原来如此...

岳烽阳明白了,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就是这支翎羽在脱离大鸟之前发生的事情,被翎羽中存在的大鸟的灵魂之力记录了下来。

按照刚才看到的不完全画面,应该是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和大鸟产生了战斗,才导致这几支翎羽落了下来,如今就躺在岳烽阳面前的锦盒里。

不过这大鸟又是什么?那只黑色的利爪又是什么?

“也许我知道。”岳烽阳的脑海里水芝的声音响起。

“嗯,也许我也猜到了什么。”墨焰跟着说道。

岳烽阳赶紧将灵魂之力从翎羽中退了出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墨焰和水芝。

水芝手里把玩着几个珍珠,一脸的欣喜。是啊,哪里会有不喜欢珠宝的女人呢?

“水芝姐!你快说说啊!”岳烽阳有些着急,一摸储物戒又拿出半麻袋的金色珍珠,连同麻袋一下扔到了水芝怀里。

“都给你!”

“哎呀!小色胚子!你这太粗暴了!不过姐姐喜欢!”

“是这样,刚才你看到的我也看到了,其实一开始我让你把翎羽买下来,就是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觉得翎羽和我有些关系。”

“不过通过看到的那副画面,尤其是那大鸟的鸟头,你不觉得很像凤凰吗?”

岳烽阳一愣,努力的回忆着刚才看到的细节,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那你再看看这几支翎羽,颜色是不是红得发紫?”

定睛观瞧下,确实红得有些泛紫,岳烽阳张大了嘴,惊讶道:“你是说这是紫翼蓝晶凰的翎羽?!”

“我只能说也许是,别看我是紫翼蓝晶凰眼泪里的灵魂之力所化,但是我也没见过紫翼蓝晶凰的本体,或者说我不记得见没见过了,我们刀灵的记忆是有限的,你也知道,所以无从查证了。”

“按照水芝的推断,我猜那只黑色利爪的主人,也许是墨龙!”墨焰认真的说道。

“都说龙凤呈祥,龙凤不应该是一对儿吗?怎么会打斗?”虽然没有看到结果,但是岳烽阳觉得两只上古神兽之间的较量动静能小得了吗?

“我呸!小色胚子,你真是没文化啊!”水芝啐了一口。

“哦,那应该是龙和凤凰是一对儿,这没错吧?”岳烽阳改口道。

“我呸呸呸!越说越不像话!”水芝有些嫌弃的看着岳烽阳。

“哦...那这是...”岳烽阳搞不明白了。

“凤和凰才是一对儿,凤为雄,凰为雌。龙凤要是一对儿的话,那是同性恋!龙也为雄啊!”

“如果是龙和凤凰的话,龙就成了第三者插足了,这更乱了!”

“所以,我才是女刀灵,因为我是紫翼蓝晶凰的眼泪中残存的灵魂之力幻化出来的。而墨焰是墨龙骨骼里残存的灵魂之力幻化出来的,他就男的。”

水芝的解释让岳烽阳大开眼界,他从不曾听说过这些说法。

想了想,岳烽阳恍然大悟:“我知道墨龙为什么要和紫翼蓝晶凰打斗了!”

墨焰和水芝:“嗯?”

“按照水芝姐说的,还应该有紫翼蓝晶凤,他和

紫翼蓝晶凰是一对儿,两个人日子过得非常幸福。突然有一天墨龙出现了,喜欢上了紫翼蓝晶凤,为了得到他,所以就要干掉碍事的紫翼蓝晶凰,这样才能龙凤呈祥!”

“而紫翼蓝晶凰为什么会有怨念和愤怒?你们想想自己的男人要是被别的女人抢走了,还算说得过去。但是自己的男人是被别的男人抢走了!能不愤怒吗?”

“伤心欲绝的紫翼蓝晶凰本来想找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孤独终老,没想到又被墨龙追击,暴揍一顿,临死前就流下了含有怨念和愤怒的眼泪。”

“而这眼泪后来就化为了蓝晶,进而被制成了灵刀水姬,残存的灵魂之力也就成了水芝姐,所以水芝姐,是恨同性恋的,是吗?”

墨焰和水芝听傻了,这故事编的先不说剧情老不老套,恶俗是肯定的!还有些重口味!

“但事实并不是那样的!紫翼蓝晶凰并没有被揍死!”岳烽阳突然提高了声音。

“事实是,紫翼蓝晶凤没有在墨龙的因为下屈服,自杀明志,宁死不从!而墨龙是个男女通吃的家伙,又去追求紫翼蓝晶凰,紫翼蓝晶凰当然不从,于是墨龙就暴力相加,打到你从了为止。而这时的紫翼蓝晶凰并不知道紫翼蓝晶凤已经死了,她为了有一天能再和爱人相见,只能含恨屈辱的活下去,也就流下了带有怨念的,屈辱、愤怒的眼泪!”

“但是自那以后,紫翼蓝晶凤再无任何消息,紫翼蓝晶凰也终于意识到了那最坏的结果。可是时间是能够消磨掉一切,当然也包括仇恨。随着年深日久,墨龙和紫翼蓝晶凰还是产生的情愫,走在了一起。这也就印证了你和水芝姐为什么会在一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岳烽阳猛灌了几口水。

“你以前真的揍过我吗?”水芝可怜楚楚的看着墨焰。

“哦我...”

“你真的男女通吃吗?”水芝认真的看着墨焰。

“我...我特么...岳烽阳!我艹你奶奶个孙子!”墨焰抓起一把珍珠砸向岳烽阳。

墨焰是真急了,这不是挑事儿吗?恨不得掐死岳烽阳!

岳烽阳逃到屋子的角落里,不好意思的笑着:“别生气,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呵呵,我就是练习一下剧情构思而已。”

“你是不是还有一麻袋黑珍珠?”墨焰仍旧很气愤。

“哦,是有。”岳烽阳感觉不太好。

“作为补偿吧!你差点断送了我和水芝的幸福,这点儿惩罚便宜你了!”墨焰已经不那么生气了。

“是啊,小色胚子,你也吓到姐姐了,水芝姐平时对你多好啊!”水芝擦着眼角的泪珠。

岳烽阳:“这...我...”

在拿到那一麻袋黑珍珠后,墨焰立刻不生气了,水芝立刻也不哭了。

而岳烽阳怀疑自己是被耍了。

心情大好的墨焰哈哈的笑着:“别那么看着我,你不吃亏的!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就会不觉得这一麻袋黑珍珠送的冤了。”

“什么事?”岳烽阳很在沮丧。

“你可以试着炼化那几只紫翼蓝晶凰的翎羽,也许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墨焰笑容里露出了一丝神秘

“这几支翎羽之中还残存着紫翼蓝晶凰的一些灵魂之力,也许能给带来新的什么技能!”水芝应和道。

岳烽阳将信将疑的看着墨焰和水芝:“我还能相信你们吗?”

墨焰耸了耸肩:“试一下又不会死。”

水芝摊了摊手:“龙灵精火难道还炼化不了几根羽毛吗?”

墨焰也许是坏人,但是水芝姐总不会骗我的,这么好看的女人,能是坏人吗?

说干就干,岳烽阳也很期待炼化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拿出了炉鼎,他盘坐在炉鼎前,手里腾起的火焰被他甩入炉中。

“先放一只翎羽进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保守一些!”墨焰说道。

岳烽阳点头,将刚才探查过的那一只翎羽投入火中。

翎羽被龙灵精火包裹的瞬间,一股暴戾的情绪或者说是气息涌了出来,岳烽阳感觉脑子有些不听使唤。

“守住你的心智!”墨焰提醒道,随手拿出一颗定心丸塞到了岳烽阳嘴里。

丹药入口,一丝清凉让岳烽阳清醒了许多,他立刻将一部分灵魂之力转移到大脑部位,将之包裹住,以防再被那暴戾的气息入侵。

“为何如此?我刚才在探查时,翎羽中并没有这股气息啊?”岳烽阳很是不解。

“毕竟你的灵魂之力里也是混有着一些紫翼蓝晶凰的灵魂之力的,探查翎羽自然不会激发什么反抗。但是龙灵精火就不同了,你使用龙灵精火煅烧翎羽,就是在宣战!”墨焰解释着。

叽!叽!

这时炉鼎中,被龙灵精火包裹着的翎羽中发出了尖利刺耳的鸣叫声,而那支翎羽逐渐的消失不见了,确切的说是化为了一团气息,这股气息又化形出了一只迷你的紫翼蓝晶凰。

这只看上去迷你可爱的紫翼蓝晶凰其实并不好惹,它在龙灵精火中猛烈的扇动着翅膀,一次次的撞向火焰,试图冲破出来。

岳烽阳不得不加大的火焰,增加着火焰的强度和厚度,让这个火焰的牢笼坚固不可摧。

紫翼蓝晶凰并不气馁,一次次顽强的撞击着,每一次的撞击,都会让岳烽阳的神志产生瞬间的恍惚。好在有定心丸辅助着,岳烽阳又加强了大脑部位灵魂之力的强度,才堪堪的在对抗中站住脚。

叽!叽!

又是两声撕心裂肺的鸣叫,这一次火焰中的紫翼蓝晶凰是正面冲着岳烽阳鸣叫的,声波瞬间就冲出了火焰,袭向岳烽阳。

不好!岳烽阳感到了一丝恐惧,他知道一些灵兽也会使用声波攻击,而且还有适合人类修炼的声波武技,威力不俗!何况这是上古神兽发出的鸣叫,如果被击中...

“水晶屏障!”一声娇喝,水芝挥了挥手。

岳烽阳面前立刻出现了一道透明的水晶薄壁。而同时,那声波也撞在了水晶屏障之上。

嘭嘭嘭嘭...

一道道的撞击声响起,水晶屏障也被震得发颤!在水晶屏障上爆发出一阵阵涟漪。

岳烽阳旋即脸色微微一变,他略感惊骇的发现,这声波似乎要将这水晶屏障震碎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