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烽阳带着柳叶到学员处办理手续,有了首席掌事的批条,自然一切顺利,当然车语一直也站在一边。35xs.co

暂别了车语,岳烽阳三人回到了学员居住区。柳叶并没有什么钱,所以岳烽阳大手一挥,在自己住处附近租下一个独立院落,干脆让幸布和平山火语也都住过来。

一切安排好,岳烽阳小跑着回到自己的住处,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四道身姿卓越的靓影。古香带着三美正在院子里打扫。

过去一手一个拉住贝儿和风铃儿的小手,就往屋里拽“快跟我进屋”

“岳烽阳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古香喊道。

贝儿和风铃儿小脸儿通红的扭捏着,可是脚步还是随着岳烽阳往屋里走去。

“还有你们两个,都给我进来,快点”

“给你们一个惊喜”

公山之柔扔下扫把,就跑了过去。

古香愣在原地,脑子里有些短路,让我进去干什么

“古香导师快进来啊我就等你呢进来吧早晚都要进来的,不然你肯定后悔接下来你们会体验到做女人的幸福的”岳烽阳站在屋门口不停的招着手。

“什么做女人的幸福岳烽阳你这个臭流氓”古香举着扫把冲进岳烽阳屋里,抬手就打。

岳烽阳一个闪身,躲开扫把,咣当把门关严,插销别好。

“哈哈哈哈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爷们儿”

三美羞的都捂住了脸,乖乖的坐在岳烽阳的床上。古香气的咬牙切齿,举着扫把,怒目而视。

“岳烽阳,你要敢过来,我就和你拼命”

“我必须过去啊不然怎么让你们见识”

“站住你你你别逼我出刀”

“出刀干什么不用的,我们需要打孔,不然没法用”岳烽阳开心的说道。

把五国学府的制服一脱,一只手搓着另一只手,一步步的走向古香。

“岳烽阳我可是你的导师”

“知道,不然还不让你进来呢”

岳烽阳摩挲着储物戒,脸上的笑容意味很深。 35xs.co

“你们看”

咣当

在古香和三美惊愕的眼神中,一个脸盆拍在地上,里面满满冒尖儿的鸽子蛋大小的白色珍珠,泛着毫光。

古香和三美都愣住了,看看地上又看看一脸得意的岳烽阳。

“这这是珍珠”古香问道。

“怎么样长见识了吧都送给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做女人的幸福是不是觉得我特爷们儿”岳烽阳双手叉腰大笑着。

“哦是这个意思啊”古香恍然,看来自己想歪了,不过那家伙说的话就是让人会想歪了。

“对啊古香导师想的是什么”岳烽阳人畜无害的看着古香。

“我想我想的是我想你奶奶个孙子”古香气急败坏的骂道,一把推开岳烽阳,和三美一起蹲在地上十分投入的摆弄着那些珍珠。

哗啦哗啦物品散落一地的声音响起。

古香和三美就看到地上滚过来一堆金色的鸽子蛋。

“艾玛你这人,怎么随便往地上扔啊你们三个快跟我把这些捡到床上去,别伤着珠面儿”古香招呼着。

四个女人忙乎的不亦乐乎,每人都捧着一大捧金色的珍珠来到床边。岳烽阳抢先

一步,把一个麻袋往床上一倒,无数个黑色泛光的鸽子蛋滚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分外醒目

四个女人谁都没站稳,全扑在床上,手里捧着的金色珍珠也撒在了床上。

“天哪你不会出去当了一个月的强盗吧不对,就算你把贯灵大陆上所有国家的皇室都抢了,也凑不出这么多珍珠吧这是幻觉,你一定是学了什么刀术”古香已经被震惊到怀疑眼前事物的真实性了。

三美根本不管那些,趴在一床的珍珠上来回翻滚着,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放心吧这都是别人送的,别忘了我是丹者”

这话一出,古香不再怀疑了,眼前的东西确实很值钱,但是要是和丹药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我去的那个地方盛产这些,在那里这都不算好东西,很不值钱你们自己分分吧不够我这里还有”岳烽阳财大气粗的往椅子里一坐,笑呵呵的看着四个财迷一样的女人。 35xs.co

古香“我听说珍珠粉可以美容,我们砸一些吧”

贝儿“行,砸一些试试”

风铃儿“多砸一些,反正烽阳哥那里有的是”

公山之柔“我去拿锤子”

岳烽阳眼角一抽“我去”

古香“好你去”

得意却不能忘形,岳烽阳严肃的叮嘱了古香和三美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看来这小家伙去的海边啊”车语说道。

“有海是没错,但是不是海边就不一定了”首席掌事把玩着手里的珍珠。

“这小家伙有点儿意思,小小年纪能耐和成就可是不小,为人也正派,难怪那么多小女孩喜欢他”

车语点点头“这孩子父母死的早,他一路走来也是艰难,现在的岳家也是以他为主心骨的。”

“是啊呵呵呵”首席掌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新入学的学员,也是我们的同班同学,柳叶”岳烽阳站在院里的石桌前介绍道。

石桌上摆满了各式菜肴,幸布、平山火语、柳叶都过来了。

岳烽阳又将古香介绍给了柳叶。

古香微笑道“光听你的名字,谁会想到本人会如此充实呢”

岳烽阳“他小名叫竹竿儿,你们受得了吗”

哈哈哈咯咯咯

众人在欢快的气氛中,一直热闹到午夜,岳烽阳还讲了一路上的见闻,当然随意岛的事情是绝口不能提的。

后半夜,岳烽阳坐在床上,仔细看着手里的锦盒,几支翎羽静静地躺在里面。

一阵香风飘过,水芝坐在了岳烽阳身边,眼睛也盯着锦盒中的翎羽。

“水芝姐,珍珠就放在储物戒里,让墨焰拿给你,随便拿”

水芝笑道“还是小色胚子好啊墨焰那王八蛋从来也没送过我什么好东西”

墨焰蹲在一边的地上闷头抽着烟,他真的记不得很久以前是否送过水芝什么礼物了,因为刀灵的记忆只保留了和上一任主人的过往。

“别这么说,我的就是你们的,没有你和墨焰教我的本领,也不会有我的今天谢谢你们”

“不过水芝姐,我真的看不出这几支翎羽有什么奇特之处”

“你用灵魂之力探探试试。”墨焰说道。

岳烽阳眼前一亮,自己倒是把这个忘了,随即把手抚在翎羽之上。

“小心点儿,也许没那么简单”水芝神色有些凝重,可是她也说不好为什么。

一丝灵魂之力缓缓的探进了翎羽之中,岳烽阳极力控制着灵魂之力进入的速度,生怕出现什么意外。不过一切似乎都很平静

轰的一声巨响,毫无征兆的在岳烽阳的脑海中炸开,一阵晕眩传来,精神有些恍惚,面前的景象,徒然变化。

岳烽阳身体摇晃了两下,最终还是稳住了,眉头紧皱,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不会有事吧”水芝担心的说道。

“他没有那么脆弱,而且很顽强”墨焰吐了一口烟,走过来拉住了水芝的手。

这是哪里岳烽阳感觉耳边风声呼呼直响,身体好像在上下起伏着。他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视线所及之处,他看到了一截粗壮的被羽毛覆盖的脖颈,再往上是一颗巨大的鸟头。而在自己视线的正对面,是一只庞大的正在扇动的翅膀。

认真的感受了一下,自己似乎是在这只大鸟的翅膀位置,所以才会随着翅膀的扇动上下起伏着。岳烽阳又将视线转向下方,果不其然,这里是万丈的高空之上,地面上的景物只有谈谈的轮廓。

想着动一动身体,岳烽阳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感觉不到手脚四肢,急的他努力的想抬起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情况。

可是,哪里有头呢

天哪自己到底是什么无头、无四肢可是我又是如何被固定在这翅膀上的他的心里不仅充满了疑惑,也充满了恐惧,对未知的恐惧。

不要慌岳烽阳告诫着自己,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想到了将灵魂之力外放,这样可以感知一下具体的情况。

随着心念动,灵魂之力扩散了出去。他也踏实了许多,灵魂之力还在

细细的感知着自己周边的情况,渐渐的在面前形成了一幅画面。画面中一只大鸟在飞行着,但是他看到的只是这只大鸟的部分身体。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可能,这只大鸟巨大到超出了自己灵魂之力外放的距离极限

自己的灵魂之力外放极限是五百米左右,那么这只大鸟该有多大啊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灵兽,或者也许不是灵兽。

再次看向那副画面,认真的来回看了几遍,在大鸟翅膀上岳烽阳并没有看到自己在上面啊翅膀上除了羽毛没有任何其他物体,那羽毛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很漂亮

等等

羽毛

翎羽

难道自己现在是一支翎羽对没错岳烽阳想起来了,自己将灵魂之力探入了锦盒中的翎羽里,那么刚才看到的景象,应该是翎羽离开大鸟身体前的情况。

叽叽

正在岳烽阳思考时,突然传来了大鸟尖利刺耳的叫声,而那叫声里有一丝颤抖。

一道疾风袭来,一只利爪探入了画面,正好抓在大鸟的翅膀上,顿时带下数不清的羽毛,大鸟回头,用尖利的鸟嘴啄在利爪之上,力道之大,砸下无数的鳞片,黑色的鳞片。

而岳烽阳此时也被影响到了,无法坚持外放灵魂之力,意识又回到了翎羽之中。

随着黑色利爪的收回,又带下了几支翎羽,岳烽阳顿时感觉视线打起转儿来,自己也在旋转着,而且还在下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