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雪就这么要死了吗?神剑门就这么要被灭门了吗?我……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看着白眉长老一掌按下的那一刻,慕容燕心中除了一阵阵的恐惧之外,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只是最终这些都化作了一声叹息,就这么缓缓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不过良久之后,慕容燕没有感到任何痛楚,甚至连之前那一直压制在她头顶上的,那种来自白眉长老他们那三位渡劫强者的强大气息,都渐渐消失不见。

“我回来了!”

一声熟悉的声音,让慕容燕慢慢疑惑的睁开了双眼,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开始了变化。

先是不信,之后是惊讶,最后则是激动!

因为这是一个黑衣黑发面容冷峻的身影,也是那个曾经萦绕在慕容燕心中无数遍的,那个曾经傲立在天元城、缥缈秘境,乃至神剑门上空的身影!

“你……你终于回来了!杨……杨天!”

慕容燕那美丽双眸之中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甚至想要立刻投入杨天的怀抱。

不过,她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赶紧看向杨天身边的灵剑长老道:“见……见到师尊!”

“苦了你了!”

灵剑长老微微点头,然后一脸愤恨的扫了一眼天空中的白眉长老。

在无涯海上偶遇鬼煞长老,已经让这位本来对三宗有着无限敬畏的神剑门长老,见识到了三宗的真面目。

此刻看到神剑门在鬼王宗白眉长老等人的手下,居然变成了眼前这个样子,对于鬼王宗的印象更是直接降到了冰点!

要知道,若不是杨天感应到了陈雪的危机,带着她及时回来,只怕此刻神剑门就真要不复存在了!

所以灵剑长老几乎是满腔怒火的冲着白眉长老吼道:“鬼王宗!我神剑门与你们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

本来还在观察着杨天的白眉长老,在听到灵剑长老的话,顿时收回了目光,就这么冷笑道:“灵剑,就凭你那弱小的实力,也配吗?比起你,我对你身边的那个小子更感兴趣!”

说着,白眉长老目光如炬的直接射到了杨天身上,冷冷的说道:“看上去只有分神初期,但是却能挡下本长老的一掌,你就是伤了鬼煞的那个归元天尊吧?”

只是杨天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般,就这么蹲下身子,看了看躺在慕容燕怀中的陈雪,直接将一枚丹药塞进了她的嘴里。

“呜……杨……杨大哥,你……你回来了?”

服下丹药的陈雪,瞬间脸上的苍白就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红晕,立刻转醒过来,微笑着说道。

杨天见状,轻抚了一下陈雪的秀发,柔声道:“恩,回来了!只是我不在的时候,小雪你辛苦了!”

“小雪……小雪不辛苦!毕竟神剑门也算……也算是我自己的宗门嘛!”陈雪立刻回应道。

只是可能因为精力损耗过大,没过一会儿,又昏睡过去了。

慕容燕见状,立刻担心的说道:“小雪她……小雪她为了抵挡鬼王宗的进攻,所以一人撑起了神龙剑阵,可是剑阵被攻破,她也身受重伤,甚至那个白眉毛的还说……还说小雪可能以后都不能修炼了!”

“放心,没事的!”

杨天再次笑了笑。

以他的实力,自然看得出陈雪之前伤的不轻,可有着虚空炼丹术在身的杨天,身上的灵药也有不少。

刚才给陈雪服下的,就是一枚就算在宇宙星空之中,都属于比较珍贵的极品丹药,白魂断续丹!

这种丹药专门修复伤者体内经脉,加上他赶回来的及时,所以此刻陈雪已经无碍。

只是杨天知道白魂断续丹的功效,其他人哪里知道!

尤其是天空中站立的鬼王宗三人,更是一脸冷笑。

其中一个站在白眉长老身后的男子,听到杨天说没事,立刻哈哈大笑道:“没事?经脉尽断也没事吗?哈哈,看来这小丫头真是倒霉,好不容易盼来了救星,结果居然是个蠢货!”

说着,那男子见杨天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立刻叫嚣道:“小子,本长老在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白眉长老喊你你不应,本长老喊你你还不应,莫非要等着我们将你全身经脉也给震断,你才应声吗?”

说着,那男子就这么单手伸出,直接祭起了幽冥鬼爪,对着杨天一爪按去!

只是一瞬间,幽冥鬼爪上燃起的蓝色火焰,就转化为了火海,再次铺天盖地的扑了下来,许多之前见过此招的神剑门弟子,见状都是脸色大变,再次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甚至有些因为杨天到来,才刚刚站立起来的弟子,更是忍不住的就要再次跪下。

看到自己一招就让神剑门所有人如此,男子更是猖狂的大笑道:“对了!这就对了!面对强者,就要像蝼蚁一般的跪在地上,这才是你们最正确的选择!”

“狄海!”

⊥在男子猖狂大笑的这一刻,杨天终于有所反应了。

只见杨天就这么看也不看的对着身边那个白袍老者道:“苍蝇很吵!”

“是!天尊!”

白袍老者,也就是狄海,没有半句废话,就这么点了点头,身形立刻一闪而逝。

“恩?”

看到这一幕,白眉长老脸上瞬间一愣,不过还是很快反应道:“不好!”

只是他的反应快,狄海这位混乱之都昼王的速度更快!

那出手攻击杨天的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即将扑到杨天身上的火海,瞬间被一只大手掐爆,随后,他自己就毫无反抗能力的被那只大手拎了起来,直接封印了全身的真元。

扑通!

一声闷响,当狄海身形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杨天的身边,而那男子则是一脸呆滞的跪在了杨天面前,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似乎到了这一刻他都还没有想清楚,自己是怎么被擒,又是怎么跪在了杨天面前。

但是周围所有人却是在这一瞬间,都呆住了。

堂堂鬼王宗的长老,渡劫期的强者,就这么……这么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