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一会儿,唐一一将手机拿到面前,确定电话还是处于接通状态的,更是困惑,索性直接挂断电话。

唐一一把手机放到一旁,发现苏子若似乎停止了哭声,于是温柔地安慰道:“没事的,苏子若,我就在这里,你不用害怕。”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便再次响了起来,依然是刚才的那个陌生号码,一个数字都不差,唐一一狐疑地接通,仍旧没有人说话。

唐一一只好再次挂断。

苏子若此时终于抬起头来,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望向唐一一,努力抑制住因为长时间哭泣而有些颤抖的声音:“一一。”

“我在。”唐一一赶紧抛开疑虑,转过头去看向苏子若。

无奈手机铃声又第三次响起。

唐一一挤出一丝抱歉的笑容,接通电话,依然是那个号码,依然是没有人开口说话,唐一一干脆直接挂断电话,还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收进提包里放好。

苏子若不说话,轻轻地把脑袋枕放在唐一一的肩膀上,重重地叹息一声。

唐一一也不多问,舒展开紧蹙的眉头,抬手拍一拍苏子若的背。

时间宛如滴落在叶尖的水珠,顷刻间流淌……

办公室内,皇甫尚安正埋头于文件中,却总不能完完全全地沉下心思来。

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亮了亮屏幕,发出清脆的提示声响,皇甫尚安没有予以理睬,他打算快点把文件处理完,早点下班回家。

日暮时分还没有到,皇甫尚安便从公司赶回了家里,别墅上下都被沉寂和安静填满。

皇甫尚安脱下西服挂在衣架上,鬼使神差地上了楼,明明是要去书房,可是路过唐一一房间的时候,皇甫尚安还是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往里面扫了一眼。

门是半掩着的,透过门缝,皇甫尚安发现房间里并没有唐一一的身影,心里的烦躁瞬间增加了不少。

她去哪儿了?

皇甫尚安的眉心狠狠地皱了一下,他转步下楼,想要询问下别墅内的佣人,可是在走完楼梯后,他忽然顿住脚步。

唐一一到时候自然会回来,他又何必这么着急着要见她?

怀揣着这样的思绪,皇甫尚安微抬眼皮,冷峻坚毅的面庞上依旧淡然,心里却总生出一些隐隐约约的担忧。

时间逐渐往前推移,书房内的皇甫尚安放下一份文件,抬臂看了一眼手表,深邃的黑眸里蓦地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都已经这么晚了,唐一一怎么还不回来?真是让他头疼。

皇甫尚安忽然间没了吃晚饭的胃口,拿出手机,想要给唐一一打一个电话,却又想到冷战的事情,再次把手机放了回去。

再也没有了看文件的心思,皇甫尚安从座椅上优雅地站起身,推开房门走出去。

确实,唐一一还没有回来。

他刚才一直都在注意门外的动静,如今更是亲眼所见,得到了猜想的证实。

皇甫尚安再次拿出手机,却意外地看到了一条短信。

“您的太太已经被我们绑架了。识相点就把钱打到这张卡上,卡号是XXXXXX。”

简短的一句话,皇甫尚安的脸色突然阴沉不已,这条短信的发送时间是在下午,而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管不了那么多,皇甫尚安匆忙地拨通了唐一一的电话。

“嘟,嘟,嘟……”

手机第三次传来短促的忙音,皇甫尚安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灯火阑珊的夜色,动作极慢地放下电话,黑眸里掠过一丝暗色,暗流深处埋着隐藏得极好的担忧。

皇甫尚安的手忽而攥紧,全身的气场冷冽阴森得可怕,他紧抿薄唇,心底的担忧不停地弥漫。

墙角放着的落地摆钟已经指向晚上十点,唐一一还没有回来,电话也无法接通。

皇甫尚安的目光不经意地瞥向别墅群的门口,那里也没有任何归来的车灯。

将胸腔的气息吐出,皇甫尚安手指下了力气,扣上一边雕花的实木座椅扶手。

该死……

几乎没做任何思考,皇甫尚安便开始拨打发来短信的那个电话号码。

正在这时,手机忽然短促的震动了一下。

皇甫尚安用了比平时快几倍的动作将手机屏幕举到眼前,打开收件箱,却没有看到期待的人发来的消息,取而代之弹出来的,还是那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上面的短信同之前那条的意思几乎如出一辙。

“你的太太已经被我们绑架了,识相的话,赶紧把钱汇到我们卡上。不然,我们等得及的话,你太太可等不及了——过了今晚,立马撕票。”

是个短号。后面附了一长串银行卡号码。

皇甫尚安指节分明的手掌立刻握紧,几乎要把手机攥进血肉里。然后,当机立断地立马回拨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话筒里传来机械的女音。

一声闷响,拳头狠狠地掼在水晶石的茶几上。皇甫尚安强迫自己深呼吸了一下,接着打开通讯录,翻出另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这次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喂,皇甫尚安,怎么了?”

皇甫尚安眯起眼睛,盯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马上召集所有人,到公司门口集合。”

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陆十三立马也警惕起来,“是,先生。”

说着就要挂断。

“等一下。”皇甫尚安把手机拿开,又看了看那个号码,才继续开口,“帮我破解一个号码。”

这种短号,一看就是为了隐藏身份而故意在网络上拨出,其实真实IP与之并不相符。

“啊?”陆十三明显楞了一下,但多年来的职业素养让他养成了不多说不多问的性格,“好,先生,我马上就去处理。”

皇甫尚安早已把那串号码铭记于心,此刻便流利的背了出来,“五分钟内,把我吩咐给你的两件事情都办好。”

那边陆十三匆匆应了,收了线。

皇甫尚安把手机放进西装的口袋里,拿起桌上的车钥匙,一刻不停地下楼,驱车往公司的位置赶去。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