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门旁边的纪景琛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脸的坏笑。

这样子,山大王地头蛇似的。

温甜甜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

“你要干什么?不是说好,等我吃完饭就可以离开的吗?”

“我反悔了。”纪景琛直言。

温甜甜微微睁大了眼睛。

“堂堂M.I集团的创始人和总裁,统领整个公司,这么多公司等着和你合作,若是被他们听见这句话,知道你经常出尔反尔,不知道会怎么想?”

纪景琛闻言,眼中染上几分笑意,走了过来。

一面道:“在工作上,自然是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但是如果是对自己的妻子的话,偶尔用一些小手段也无伤大雅。”

说着,他抬手拉住了温甜甜,继续道:“更何况我是为了甜甜好。”

“这几天你一直在公司,就算稍微有些时间,回去之后还要修复从彭老那儿拿来的收藏品,肯定没有时间好好锻炼。刚好可以趁这个时间,好好运动运动。”

温甜甜不解地看着他。

在卧室里?怎么锻炼身体?

纪景琛笑得别有深意,道:“既然都已经到这儿了,当然是一些饭后运动,然后再回去吧。”

温甜甜听到这儿,正准备询问,紧接着却看到纪景琛眼中的笑意,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

下一秒,脸颊已经开始微微发红。

“你、你胡说什么呢?要是被管家他们听到……“

“我已经告诉他们,晚饭过后不谁上二楼了,你放心。”

温甜甜一听,更是气道:“你这么说的话,他们岂不是不用上来就知道了?”

纪景琛微微挑眉。

“那我现在就让他们离开古堡,趁机放个假,如何?”

“就连离开了,不也知道……”

温甜甜嘟囔了一句,见纪景琛笑得得意,顿时明白过来,分明就是自己被耍了。

紧接着又道:“可是我还没有和徐平说过,他可能还会等我。”

纪景琛的手轻轻扶在温甜甜腰上,似有若无地摩挲着。

“现在说也不迟。”

说着,他的手掌便顺着温甜甜的腰摩挲起来,手掌似乎带着高温,就算隔着衣服,也让腰上的皮肤微微发热起来。

温甜甜的思绪因为纪景琛的动作而转动得越来越慢,只能被动地跟着纪景琛的动作。

但她还勉强保持着一丝理智,抬手压在了纪景琛的手上。

“先等等……”

纪景琛抬起头来看向她。

温甜甜抿了抿嘴唇。

“就算真的要留下来的话,还是要先打电话,和徐平说过比较好。“

纪景琛停了,终于笑起来。

“不用麻烦了,我已经让管家先通知了阮家的人,他们知道你会留在这边。”

温甜甜闻言。

这么说,纪景琛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布置好陷阱,就等自己踩进来了?

或许从昨天,纪景琛说要带她回古堡,什么厨娘设计考虑新菜色开始,就已经想好一切了?

她心中稍有怨言,瞪了纪景琛一眼。

但却不知道此时自己眼中带着水光,眼尾微微发红,一眼看过来的时候,带着娇嗔,数不尽的风情尽在其中,

纪景琛看得心里直发痒,猛地上前,直接将温甜甜抱起来。

温甜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

纪景琛将头埋在她肩窝,不断细碎地亲吻着。

温甜甜微微扬起头,被他推得向后,靠在了书桌上。

纪景琛低语道:“是温甜甜先诱惑我的。”

温甜甜来不及多思考,便已经忘记了思考为何物。

本来应该将纪景琛推开的双手,渐渐改为抱住了他的腰,手指微微弯曲,抓住了纪景琛的衬衫。

微用力,便留下了一些些微褶皱。

纪景琛将她抱起来,抬脚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一边笑着道:“温甜甜喜欢什么运动呢?一定能让你满意。“

温甜甜闻言,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却换来了纪景琛的轻笑。

很快,就将温甜甜放在床上,覆身而上。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刚刚接到消息,得知温甜甜今天晚上不会回来的管家徐平通知了其他人,不用等到温甜甜回来。

坐在客厅的阮佳妮听见这话,脑海中顿时想到了一个主意,目光一直直勾勾地盯着徐平腰上挂着的要是。

她今天一整天都在找机会打开那扇门,却发现除了钥匙,根本就打不开。

阮佳妮一直跟在徐平身边,可没想到那个老家伙十分警惕,她一直找不到机会。

现在听见这话,她悄悄地走到徐平身旁。

见他要离开,迅速上前一撞。

阮佳妮的力气不小,直接把人撞得摔在地上。

趁着徐平没反应过来,她迅速上前,将管家挂在腰上的钥匙偷过来,藏在袖子里。

脸上还带着满脸的怒气,不满道:“怎么走路的?不长眼睛吗?”

说完,瞪了几人一眼,抬脚朝上面走去。

听见动静过来的几人听见她这般说话,心中有些不满。

徐平道:“算了吧。”

几人还是心中不爽。

“这个阮佳妮未免也太嚣张了!不过是小姐可怜收留他们,没想到还越来越放肆。”

“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寄人篱下吗?”

徐平回头看了看已经上楼梯的阮佳妮,这才收回目光。

“算了,扶我去休息一会儿就好。”

这几人这才带着徐平转身,回到了他的房间。

匆匆上楼的阮佳妮一直跑到了工作室门口,将钥匙拿出来查看了一番,见周围没有人,急匆匆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间房间是临时收拾出来,用做工作室的。

看上去有些空旷,出了放在墙边的沙发,就只剩下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些工具。

之前被温甜甜小心翼翼拿进来的红色盒子此时就放在桌上。

阮佳妮一见,连忙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开。

一个碎裂成两半的瓷器出现在眼前,上面已经有了一些修复的痕迹。

“这就是温甜甜一直在修复的东西?”

阮佳妮拿起来看了看,想起温甜甜那天小心翼翼的模样,料想这东西肯定十分珍贵。管它原来的主人是谁,要是被打碎了,对方肯定不会放过温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