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铭把茶喝了:“姐姐的幸福我可给不了,还得孟书记啊。难道孟书记这么大的领导满足不了姐姐?”

这话很有勾搭的意思了,言外之意孟文景若是满足不了朔铭倒是可以代劳。

聂坤脸红心跳,这个朔铭简直就是个登徒子,与之前接触那些大肚腩老板完全不同。那些人即便是对你垂涎三尺还要装出正人君子的样子,朔铭就这么直接说出口了。

不过也好,朔铭够直接,接下来两人的谈话就干脆多了。聂坤说:“弟弟,那我们家老孟的事……你看是不是帮帮忙?都是自己人,帮老孟就是帮自己啊。”

这话说的漂亮听着还舒服,但朔铭一贯是得了好处还卖乖的人,怎么可能上套,就聂坤这点把戏别说朔铭,谁也不可能答应。朔铭说:“姐姐,怎么就是一家人了,好像还没那么亲近,我们还是要多交流多沟通才行。如果孟书记实在有心无力,我再帮忙。”

明明是谈互利互助的合作,硬是让朔铭给说成了见不得人的苟且事,聂坤也是无奈,揉揉太阳穴,有些犯难。

朔铭接着说:“姐姐,其实我觉得别墅区是挺挣钱的,你也知道我有建筑公司,那么大的公司总不能让这一个别墅区养着吧,员工要工资,谁还没个家么,老婆孩子也都要养。还有的外面红颜知己也要自己接济一点,都挺难的。”

这是嫌好处不够,但聂坤如今手头上没有赚钱的项目,拿什么填饱朔铭的肚子。聂坤想了想,又示意朔铭喝茶,气氛一下变的有些沉默。

朔铭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欣赏墙上的油画。画作如何朔铭不会评价,但画上的美女却挺不错,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女的身上基本没什么衣服,甚至关键的两点还露了一个在外面。朔铭咂咂嘴:“姐姐,这画不错。你说画画的人是看着人画的还是想象着画的。”

…过上一次,朔铭也想明白了。之前还觉得聂坤是丰城的第一夫人不敢碰,后来琢磨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一个搞公关的女人?做这个还不知被多少人碰过,恐怕他们家孟文景也深知其中三味,没准在家经常享受各种代入感极强的角色扮演。就算朔铭与聂坤发生点美妙的邂逅,聂坤会回去绘声绘色的说给孟文景听,如果真说了,那还证明孟文景有这个嗜好。

“应该是照着画的吧。”聂坤想着事,抠心挖胆的琢磨还有什么方面能让朔铭心动。不自觉的回答了朔铭的问题,聂坤就斜眼打量一下朔铭,难道朔铭是看上自己了?那前面这些话可都是铺垫,一句接着一句的调戏自己,现在干脆直勾勾的欣赏画里的女人,难道是暗有所指。

朔铭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怎么说自己都是孟文景的老婆。不过聂坤随即就想明白了,朔铭有邢璇做靠山,孟文景还真不敢得罪。可也不对,邢璇如此漂亮,祸国殃民了,怎么就对自己感兴趣。还真是那句话,男人都一样,肥的吃腻了就想吃点清淡的。无论多漂亮的女人,背后都会有一个上她上到吐的男人。

朔铭笑:“若是照着姐姐画,肯定比这个漂亮多了。画挂在这也不上档次,应该挂到市政府的墙上。”

聂坤讪笑,没敢接话茬,心里有点打鼓,如果朔铭提了非分要求自己应该如何应对。奋死反抗?自己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随随便便就从了,那也太不值钱了。男人嘛,觉得能看到能碰到但却得不到才是最珍贵的。一旦到手,都不珍惜,等失去了又后悔莫及的惋惜。再看到更漂亮的就把之前的忘了,苍蝇追逐鲜血一样恬着脸凑上去。

聂坤不是烈女,相反也需要朔铭这种年轻的伴侣,只是嫁给了孟文景,也算是有得有失吧。聂坤与朔铭属于一类人,不见兔子不撒鹰。朔铭没做出任何承诺,就是被占点便宜都是吃亏。

朔铭瞧了眼聂坤,脸色微红还真有点诱人,花瓣一般的红唇微启正品着香茗。朔铭说:“姐姐,我倒是有个不错的消息,或许你会感兴趣。”

说了个题目就不说答案,聂坤也知道朔铭是什么意思,这是让她也有所表示。聂坤想了想,干脆放开了,靠近朔铭差点坐到朔铭大腿上,口气若兰:“弟弟就别卖关子了,我肯定感兴趣啊。”

说着话,聂坤就把手搭在朔铭肩头。

朔铭闻着聂坤身上淡淡的清香,立即就有点心猿意马了。曾经朔铭觉得女人都一样,关上灯管他谁是谁,除了每个人反应不同声音大小不同之外其余的差别不大。这一次朔铭又有了另一番感受,女人与女人还真就大不一样。

即便是长相身材相同的两个女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同。一个是普通女人,另一个是被人所熟知的小明星。两个女人如果放到一起看起来没什么分别,但人们就喜欢小明星。这是一种征服欲,征服地位越高的人就越有成就感。聂坤是孟文景的老婆,要说相貌身材也不是太出挑,但朔铭就有探索的好奇心。大多数男人不会仔细想这些弯弯绕,只要有本钱,愿意花更多的代价去上一个能带来强烈征服感的女人。纵然另一个女人在服务方面表现的更好,相比之下依然会弃之如鄙履。

朔铭抬手把聂坤的手拉下来,双手握住缓缓摩挲,望着聂坤娇艳如血的红唇:“我听说群星新城短时间不会设立办事机构,不出意外应该是丰城管理,毕竟群星新城大部分土地都是丰城的。”

“哦?你说的是真的吗?”聂坤有点不信,难道孟文景得到的消息有误?

朔铭说:“这可是邢璇周旋的结果,难道姐姐不相信我女朋友?”

“怎么会。”聂坤笑,既然得到想知道的就想把手从朔铭手里抽出来。如果真是这样孟文景还需要邢璇活动关系吗?邢璇帮了忙,不忘朔铭就行了,等新城开始建设,那么多工程朔铭忙都忙不完,这种相互利用的关系会持续很久,而大多数时间都是朔铭有求于孟文景,孟文景也算把朔铭纳入自己的势力之内,朔铭做的工程肯定也会有孟文景的一部分。

本以为朔铭还能纠缠,至少会拉着聂坤吃点豆腐,没想到朔铭顺势就放手了。端起茶杯很悠闲的喝掉,一脸古怪的表情盯着聂坤的胸口:“姐姐,你觉得这个消息有多好呢?你再猜猜我有没有坏消息。”

坏消息?聂坤眨眨眼。朔铭的行为的确有点古怪,既然色眯眯的看着自己,又怎么会轻易放手,如果真有这么简单朔铭也不会这么轻松的说出来,很多人都是说一半留一半的。

聂坤想问什么坏消息,可刚把手抽出来拉开距离,这时候再贴上去有些尴尬。用的着的时候凑上去拉着手,为了一句消息差点都卖身了,朔铭话音一落立即就变脸保持距离,这么对待谁都会让对方反感。

聂坤干笑:“什么坏消息,弟弟你可真调皮,别吓我啊。”

这一次聂坤把手放在朔铭腿上,但朔铭却无动于衷没什么感觉。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很享受的喝着茶水:“姐姐,这茶不错,是会所提供的?档次可以啊。”

知道朔铭是没话找话转移话题,聂坤脸上青一阵紫一阵,都怪自己着急了,或者说是轻看朔铭了。朔铭也不过是三十岁,虽然比聂坤小了四五岁,但这生活阅历也是一个比较丰富的人,一般的三十岁小年轻哪有朔铭这么步步为营的心机。

老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就是说年轻人办事不靠谱。可现在的年轻人,虽然大多数还没成长起来,但依然有小部分已经进化到能与老狐狸比肩的沉稳心机。

聂坤知道,如果这一个小误会过不去很可能没法继续谈了,什么是合作,不仅是平等,还要言而有信。聂坤贴上去就是在说可以让你过过瘾占点便宜吃豆腐,一旦对方把话说完,立即断了朔铭的念想,这就与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几则小故事的主人翁差不多了。

揉捏着朔铭裤子的布料,聂坤五味杂陈,老娘经历的场面多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要对朔铭这样年轻后生使出浑身手段。叹口气,为了自家的老头子也只能拼命了。可聂坤有点不甘心,当初遇到孟文景的以后聂坤就很少这么谈业务。如果有机会哪个女人不想清白着身子跟着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孟文景看上聂坤,聂坤知道机会来了,所以从那以后,他只是孟文景的太太,并非一切都能用做交易的公关。

聂坤做着思想斗争,朔铭却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水。心里腹诽,上一次倒是挺豪放的,怎么这一次变的扭捏了。虽然心里想着肮脏事,但朔铭也没忘了正事,从聂坤这得到很多的利益,并且今天就要谈成,丢了这次机会,上面的消息一旦被孟文景知道,孟文景怎么会傻到买朔铭的账。朔铭心里冷笑,这一次谁公关谁还说不好呢。

聂坤心一横,随即脸上挤出虚伪的笑容,舔了下嘴唇,放在朔铭腿上的玉手前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