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自找的!”

宛如一道魔咒从林青口中幽幽吐出,一双厉眸寒光显。

啪!

声音清脆!

吴良如人形陀螺原地转了三圈才勉强停下来。

左脸上火辣辣,血红色的掌印令人发指。

噗!!!

一口腥血喷涌,混着四颗槽牙,当啷落地。

他满脸不可思议神色,抬眼望向那张冷漠面孔,内心不禁狠狠痉挛,唇角猛烈抽搐,腿脚宛如在寒冬腊月浸泡于冰水之中,瑟瑟发抖。

“啊啊啊……”

猛然一声尖叫响起,吴良瞬间惊醒。

他才蓦然发现是自己在尖叫,疼痛的感觉顺着脸颊弥漫开来。

羞辱,疼痛,一下子席卷身心。

瞳孔深处,射出怨毒光芒,嘴唇猛地噏动,低沉怒吼:“你敢打我?你他妈居然敢打我?我这么多兄弟在此,有种你再打一下试试!”

吴良举起棒球棍,斜指前方,直逼林青正脸。

凶狠之意,瞬间迸发。

啪!

反手一巴掌扇得他倒转三圈,左右脸瞬间对称,血红的掌印宛如死神在抚慰他的脸颊。

那一刻,呈现出另类的凄美。

“啊啊啊!”

吴良彻底承受不住,爆发了。

“真打?你他妈真敢打啊!兄弟们,给我上,给我废了他!”

吴良几乎疯狂,扯着嗓子咆哮着。

与此同时,他第一个举起钢制棒球棍,冰冷的金属光泽在灯光、日光的斜照下,更显阴森。

荡起“呜呜”风声,对准一颗脑袋砸下去。

叮!

林青眼眸闪烁,一缕精光耀眼。

抬手,如钢铁巨臂般轻易抓住呼啸而来的钢制棒球棍。

顺势夺下。

咔!咔!

随意挥洒,棒球棍如同屠刀般落在吴良身上,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刺耳的尖锐惨叫声,在大厅中回荡。

不消片刻,吴良已经躺在地上,痛苦地嚎叫着。

而另外十个随他一起过来的人们,眼睛里射出不可思议的光彩,下意识地握紧棒球棍,脚步却不受控制在向后退缩。

他们瑟瑟发抖,盯着林青,用力摇头,道:“别!别过来!”

这是个魔鬼,是恶魔!

他不计后果,他快把吴良打死了!

林青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一脚踩住吴良的手掌,在地板上摩擦。

“告诉我,谁指使你的!”

虹月集团地下室那块土地中埋藏的人皮明显非同寻常,而这块地一年来无人问津也并非没人想要,也许是根本不敢出手,或者中途被人阻拦,打消了念头。

这个吴良,便是其中一环。

十指连心。

而林青这一下踩着吴良五根手指头,在地面上搓动,骨头都快碎了,皮肉都要裂了。

疼痛,无法言喻。

吴良惨嚎不止,艰难地喊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既然要承接虹月集团留下的地盘,自然也要承担他们留下来的债务!”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咚!

林青抬脚,却是将棒球棍狠狠杵下去,正对吴良的左手。

原本只是被踩破皮的手,瞬间崩溃。

这一幕,导致那些跟随吴良来的人瑟瑟发抖,更加不敢靠近。

吴良快疯了。

这简直就是恶魔!

“有种,你杀了我!有种你杀了老子!”吴良咬牙,居然还在发狠,“欠债还钱,你不仅不还还打人,你这是犯法!”

咔!

咔!

咔……

林青眼神如冰,精准的控制棒球棍,将其手指一根一根敲得粉碎。

钻心的痛,彻骨的寒,令得吴良再也承受不住。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别再折磨我了!”

“我的话,不想再问第二遍!”林青冷漠开口,抬起棒球棍,作势对准吴良的右手。

左手已经废的彻底,即便全世界最好的医院也不可能让他恢复如初。

∨成九的可能,是直接截掉。

倘若右手再受同样的伤,吴良难以想象自己若是还活着,以后该如何自理。

他能感觉到。

这是个魔鬼,恶魔,他是不会让自己轻易死掉的,他会折磨自己,让自己生不如死。

“别!别……说!我说!!!”

吴良惊恐地开口,终于承受不住痛苦和恐惧,把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交代出来。

至于幕后之人会如何对待自己,他已经顾不得了。

只求眼下不再遭罪。

林青眼神如刀,抓着棒球棍,将其捏碎。

簌簌铁屑飞落,骇人听闻。

吴良和他带来的十个人,哪曾见识过如此恐怖的手段?即便那些练气功的高手,也远远做不到。

“这个魔鬼!我居然敢招惹一个魔鬼,我……”

吴良内心一片冰冷。

他感觉自己没死,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只是可惜没有提前认清事实,没有提前说出真相,否则怕是也不必如此遭罪,废掉一只手了。

“你们几个,每人自掌一百个耳光!”

林青看向另外十个人。

“我们也是迫于生计,再说了,虹月集团是真的欠我们工资没有发下来,你凭什么打我们?”其中一人虽然惊恐,但还是发表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人面面相觑,也都多少有些犹豫。

一百个巴掌,疼啊!

“对啊,我们也是可怜人,你不能这么欺负我们!”

“可怜?”

沈秋墨很无语的摇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们不努力工作赚钱,反而就想通过一些歪门邪道的手段弄到钱,那些被你们打断腿的人,就活该吗?”

“好!姑且说他们不是被你们几个打断了腿,但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就应该吗?”

“倘若我们没有自保之力,也不愿意给你们掏钱,是不是会被打断腿?”

“难道我们,就活该吗?”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自己造下的孽,自己犯下的错,当然要为之承担责任!一百个巴掌,对你们来说已经是很轻的了!”

这种时候,沈秋墨可不会有任何心软。

她最恶心的还是那吴良。

当真人如其名,无良。

倘若真被他得逞,自己岂不是很有可能被卖到那种脏地方?想想就可怕。

而这十个人,都是从犯,是帮凶。

无良受重罚,他们起码也得受到轻罚。

“你们蛮不讲理!”对方很不满的辩解道。

“那要不,我帮你们一把?”见他们不肯动手,林青戏谑一笑,很随意的抬起巴掌。

啪!

与沈秋墨犯犟之人,原地转了五个圈,脸颊火辣辣的五道指印高高肿起。

嘴角,溢出腥红的血水。

“我这一巴掌,抵十个!谁需要帮忙?”

哗!

现场,鸦雀无声!

别说一个抵十个,就是抵二十个,他们也不愿意。

太狠了!

一巴掌打烂了嘴不说,槽牙都给打掉了。

这要是多来几下,还不直接脑震荡,被拍傻了不成。

“不!不需要了!”

“我们自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