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半夜战到天亮。

周天杰被虐的惨不忍睹,内心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心说:教官你这哪里是陪练?我怎么感觉就是你心情不好,拿我撒气来了。

与林青交手是一种痛苦折磨,可林青能够清楚的找准他的弱点,并针对这个弱点帮他纠正。

短短几个小时惨无人道的折磨过后,周天杰发现,进步是很显著的。

他咬咬牙,道:“再来!”

“行了,过犹不及,每天四到五个小时足矣,剩下的时间你自己慢慢琢磨!”料理完周天杰的事,林青驾车打道回府,周天杰自觉留在这片空旷无人之地勤奋苦练……

玉仙缘高档别墅小区西南方向直线距离约两公里位置的一段路上,一台价值二百多万的玛莎拉蒂GT停在路边,车前躺着一个脸色灰白,满头华发的老者,抽搐着,时不时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嚎。

“哎哟!”

“我的腿啊,我的腰啊,疼死了我!”

“怎么开车的?长没长眼啊!”

车门打开,一个邋遢青年拎着银色手提箱走下来,司机也跟着下来。

“老人家,我们距离你还有一米就停下来了,根本没撞到你啊!”司机很认真的解释道。

“胡说,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们撞散了,你居然还在这里狡辩,现在的年轻人啊,手里有几个臭钱,就嚣张跋扈横行无忌,哎哟,可疼死了我啊!”华发老者惨嚎道。

夸张的动作,刻意张扬的惨嚎声,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

司机解释道:“我真没撞着你,你可不能不讲理啊!碰瓷的吧?”

这么一说,老人急眼了。

“谁碰瓷的?谁碰瓷了?你们撞了人还想跑,现在又诬陷我碰瓷,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出来碰瓷?我不要命了啊!”

老人这么一喊,周围的人们纷纷点头。

这老人年纪不小了,在这车来车往的大马路上碰瓷,很危险,搞不好真会丢了老命。

这时,一个年轻人提醒道:“这位先生,你们开这么好的车,一定有行车记录仪,你查一下不就行了,真要是他碰瓷,我们大家都给你作证!”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响应。

“对!查一下行车记录仪!”

尤其是一些自己也开车的人们,对“碰瓷”这个不要脸的“行业”深恶痛绝。

但首先,也得搞清楚情况才能下结论。

老人明显脸色一变,眼神有些不太自然,但还是躺在地上发出哀嚎。

司机脸色有些苦逼,摇头道:“行车记录仪出故障了!昨晚赶路比较急,还没来得及修理。”

且!

顿时有人发出鄙夷的声音。

那老人的脸色也瞬间舒缓开来,发出更大的惨嚎声:“救命啊!杀人啦!撞死人啦!”

“我们真没撞你!”

“撞没撞人不是你们空口无凭,得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老人躺在地上,这就是证据。而你们拿不出证据,依我看,就是你们撞了老人!”刚才说话的年轻人义正言辞,铿锵有力的斥责道。

“对!没错!他们就是撞了我,哎哟!疼死了我,哎呦……”

“没撞人就拿出证据啊!”

“拿不出证据就赶紧商量赔偿的事吧!”

“还是先把人送医院吧,这么大年纪了,大冷天的躺在地上,就是原来没毛病,也给冻出毛病了!”

老人惨嚎着。

周围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司机的目光落在邋遢青年身上,问道:“刘先生,现在怎么办?对方讹上我们了啊!”

“讹钱?你们还要不要点脸?老人都倒下了,你们居然还说讹人?要证据,你们不开行车记录仪,谎称行车记录仪坏掉,依我看是你们心里有鬼,不敢看吧!”那年轻人冷笑道。

“刘先生,要不,我们把他送医院?”司机有些郁闷。

邋遢青年想了想,微微点头:“可以!但不能让他上我们的车,打120报警,让急救车拉他去医院。”

“你们什么意思?老人被你们撞了,你们不送他赶紧去医院,还在这磨叽,老人出事了怎么办,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啊!我告诉你们,我赵德胜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绝不允许你们如此欺凌老人,你们必须马上送老人去医院,不能耽搁了!”那青年大声喊道。

“要不,让他上你车?”邋遢青年眉毛一挑,看向赵德胜。

“不行!你们万一趁机逃跑怎么办!除非你们先交出一百万保证金,就算你们真跑了,我也起码能够给老人交住院费和治疗费用!”赵德胜义愤填膺,振振有词。

老人也跟着嚷嚷道:“小伙子,你们开这么好的车,还在乎这点钱?我老头子可是快不行了啊!”

“刘健,什么情况?!”

清冷的声音悠悠传来,一位身材略显瘦削的青年挤进人群,拍拍邋遢青年的肩膀,问道。

林青回家路过此地,隔老远就听见刘健的声音。

把车靠边停好,便走了过来。

“林先生?没事,有人碰瓷!”邋遢青年,正是刘健,当初林青在武安县老家的时候,发掘的人才。

“我没碰瓷,他们撞了我不认账!”老头嚷嚷道。

“没错,我可以替老人作证!”赵德胜拍拍胸脯,很认真的说道。

“方经年?”

林青扫了一眼,发现那老人居然是当初在燕京中医院装神弄鬼,声称可以给他老妈治病的方大师。

还真巧啊。

虽然当初方经年只是装神弄鬼糊弄人,真正的幕后操作之人是黎夫人,但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

方经年也看到林青,瞳孔喂喂一缩,他在替雨家办事的时候听过说林青。

此时,不禁有些忌惮。

“老人家不用怕,我帮你作证,我可是张家的表亲,在燕京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就不信他们撞了人还能逍遥法外,还想一走了之?我赵德胜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赵德胜看出方经年害怕,马上过去安慰他。

“我们不走,方经年,既然你说是我的人撞了你,那行,我送你去医院!”林青悠悠开口。

“林先生,这?他们……”刘健现在跟着林青赚到钱了,但他不舍得花,大多拿出去做慈善了。

如今被人讹钱,碰瓷儿,他很无语。

但不管怎么说,不能连累林先生,这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没关系,做错了事,就得为此付出代价,不是吗?”林青咧咧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赵德胜扶着颤抖的方经年,冷笑道:“别在这装模做样,有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在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赵德胜还真没怕过谁!今天你们撞了人,休想逃脱,必须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