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等!”

小茜已经决定了,就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快到中午的时候,这位经理还不肯打电话。

“经理,时间不早了!”

软磨硬泡,好说歹说,对方终于答应打电话了。

“好吧,但是马公子不同意的话,我是不会给你签字的!”经理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小茜点头。

他才拨打电话。

“喂!马公子!什么?您在医院?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听说马林住院了,经理火急火燎,比亲儿子生病都更着急。

也顾不上小茜,顾不上问她辞职的事。

“喂-理,你……”

“马公子住院了,你来辞职也不告诉我一声,害得我……算了,先不说这个,我去一趟医院!”

“可是,我的辞职报告!”

“等我回来,有时间再给你处理!”

闹了半天,被撂挑子了,小茜很委屈,但是别人不签字她也没办法。

只能先离开。

一个人默默走在路上,耷拉着脑袋,心里的委屈没有地方吐槽。

大约过了半小时。

小茜正在路边走,一台面包车停在旁边,两个穿西装的黑人跳出来,抓住她就走。

“喂!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救……”

小茜孩没来得及喊救命,已经被人捂着嘴,不知什么东西让她眼前一花,旋即脑袋一歪,昏睡过去。

“不好!”

受在暗中的影子发现情况不妙,立刻冲出来,为时已晚。

对方已经上车,并且绝尘而去。

她记下的,只有一个车牌号。

“白凤大姐,小茜被人抓走了,幸福大街方向,车牌号是……”

“好,我知道,现在就追!”

十分钟后。

在医院停车场找到那台车,人已经不见了。

“我已经联系豹爷他们,已经再想办法调取监控录像,五分钟内。”

“到了!”

邮件提示音从手机传来,白凤连忙打开手机,看了一遍。

大手一挥:“走!”

男外科,ICU病房,马林躺在病床上,马凯亲自在旁边照顾。

不多时。

两个保镖押着昏迷的小茜过来。

马凯并未容人将小茜带进病房,他亲自走出来,冷冷地扫一眼。

“我儿昨晚出事,你今天就提出辞职,这件事若说和你没有关系,打死老夫也不信。来人,跟我走!”

“是!”

两个黑人押着小茜,跟随马凯进入一间空病房。

把小茜丢在病床上。

“把她弄醒!”

一瓶药水,在小茜鼻尖喷了几下,她揉了揉鼻子,缓缓苏醒过来。

“啊!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我!”

“小丫头,你不认得我?我可是马林的父亲。而马林,是你的未婚夫啊!”马凯冷冷看着小茜。

“什么未婚夫?你胡说!”

小茜认出来,这是南风集团董事长,也就是马林的父亲,但是未婚夫之事无从谈起。

哼!

马凯冷笑,瞳孔射出令人心悸的光芒:“死丫头,你最好老实交代,我儿马林怎么会被人打断命根子,你为何如此心狠手辣,从实招来!”

充满杀意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小茜。

马凯在商场驰骋多年,威严十足,压迫力很强。

小茜吓一跳,有些害怕,但很倔强的反驳道:“马林就是个畜生!他给我下药,想强了我,要不是大哥哥及时出现救了我,那畜生就得逞了!”

“放屁!”

嘭!

马凯脸色铁青。

果然是她,果然和她有关系,马林命根子爆炸,也肯定是那个什么大哥哥干的。

“告诉我,你那个大哥哥是什么人,我饶你不死,还让允许你嫁到我们老马家,从此家财万贯都是你的。不过,你那个罪该万死的大哥哥,会被我大卸八块,丢到山里喂狼!”

马凯一脸狰狞。

如果不是经理给他汇报一些情况,他还猜不到小茜。

既然猜到了,既然抓到了。

既然确定了。

那就,必须血债血偿!

“你不敢!我就算说出来,你也没胆子动我大哥哥。如果不是我苦苦哀求,不让他杀人,马林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快放我走,不然大哥哥会杀了你!”

小茜才不信这些人能敌得过林青。

任何人都不可能。

大哥哥是很厉害,是天下无敌的。

“在南海,还有我马家不敢动的人?告诉我!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马凯不以为然:“哪个犄角旮旯里跳出来的白痴,居然敢于马家为敌,他是活腻了!”

“告诉你,我怕吓死你!”

“吓我?我马凯在商场纵横多年。商场如战场,你以为我见过的血腥还少吗?少废话,快说!”

马凯步步紧逼。

小茜向后退,靠在墙上,却又佯装很有气势地说道:“我大哥哥,他就是……林!青!天!”

噗咚!

那一瞬间,马凯冷汗如雨,差点跪在地上。

∮然,是林青天?

华夏第一,那个令全世界各方高手恨之入骨,又闻风丧胆的存在,居然是他?

“不!你撒谎!”

马凯转念一想,用力摇头。

“小贱人,你居然敢骗我。林青天什么人,那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举世无敌的华夏第一人。就凭你这个贱人,也配认识他?”

想明白其中关键,马凯更生气了。

他怕林青天,这天下几乎没有几个不怕林青天的,正因为如此,很多人都想和林青天攀上关系。

管林青天举世皆敌,很多人想弄死他。

但只要林青天一日不死,他们若能与之搭边,沾上关系,前途不可限量。

这死丫头,肯定是这个想法。

可惜,打错算盘了,我马凯眼神明亮,不是那么容易蒙骗的,否则也不可能掌控整个南风集团,在南海混得风生水起了。

“你爱信不信,反正就是!”小茜瞪着眼,嘟着嘴。

呵!

马凯笑了。

“小贱人,你别嘴硬。我儿子被你们打得下半生残缺,老夫就用你的身子,再给我们老马家生个儿子,老马家也就不用绝后了!”

那一脸笑容,很阴森,很邪恶。

“滚!你滚开!大哥哥会杀了你的!”

“别叫了。你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救得了你。居然还想用林青天吓唬我?你说林青天是你大哥哥?我还说林青天是我重孙子呢!哈哈哈……”

马凯仰天大笑,瞳孔中闪烁令人心悸的疯狂。

他已经把外套脱下,正在解腰带。

“啊H命啊H命……”

“这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你随便叫,你叫的越大声,我越开心。伤我儿子,这就是应有的代价!”马凯双目猩红,近乎疯狂。

嘭!

⊥在马凯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一声闷响如雷,病房门被人踹开。

四到身影,如鬼魅般冲进来。

“什么人!”

“给我打出去!”

砰!砰!

马凯一声令下,他的两个保镖……呃!保镖倒下了,歪着脑袋,如同两条死狗倒在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钱还是做什么?”

“我是南风集团董事长马凯,你们要钱,我现在就给,给你们一千万!”

“别乱来!”

“你们……”

嘭!

咔嚓!

差点出事,白凤心态都炸了,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马凯?一边给林青打电话,一边“照顾”马凯,她的动作很疯狂。

影子她们三个,都跑过去帮助小茜。

“你没事吧?”

“谢谢你们救了我,你们是谁呀?”小茜一边哭,一边问,泪眼朦胧,看样子吓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