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本该属于你

林青摊了摊手,有些无辜:“龙图腾不在我手中。都走吧!”

“其他人呢?”

“应该,差不多都死了吧!”林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清澈的眼神,带着一丝诡异。

白灵不信。

余宽的实力非同小可,红绫舞可以活下来,真阳子可以活下来,他同样……

似乎看穿她内心所想,林青微微摇头,也没说什么。

“教官,徐冉呢?”

林青出来了,徐冉还没现身,而林青说那些人差不多都死了。

虽然下去的不多,但也不算少。

有余宽、红绫舞,等各大门派的人,还有一些散修高手,都是为争夺龙图腾而来。

徐冉该不会也出事吧?

“她很好!”林青随口回答,扫视一圈没看见叶小鸢,他也没在意。

“教官,小鸢姑娘她……去广寒宫了!”周天杰汇报道。

“去广寒宫作甚?除了一个广寒阙对她还有点用,广寒宫又不可能把广寒阙送给她……”

“林青天,别太过分了!广寒宫乃三大圣地之一,历史久远,传承强悍,你根本不了解广寒宫,再胡说,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何清月生气了。

广寒宫是她的师门,也是家园,不容任何人亵渎和侵犯。

身为三大圣地,除了昆仑剑墟和瑶池圣地,没有谁可以比肩广寒宫。

而广寒阙,是她们广寒宫初代宫主留下,本门圣地核心,只有历代宫主才有资格入主并享用,在广寒阙修炼事半功倍。

她有幸进去过一次,只待了不到半分钟,感觉很不一样。

若能待上三年五载,她也有希望更进一步,成为广寒宫四星弟子,堪比凌寒月。

太难了。

除非对本门有巨大贡献,比如将龙图腾带回去,才能获得进入广寒阙修炼的资格,时间还很有限。

这是为了节约资源,同时又激励弟子奋尽。

当然,这次凌寒月带走叶小鸢,倘若检测出她和初代宫主体质相同,无比契合广寒宫传承,凌寒月能得到修炼资格,她何清月作为发现者,也能获得资格。

起码,可以在广寒阙修炼两个时辰。

最主要是,她见不得别人看不起广寒宫,侮辱广寒宫。

“抱歉,我说错了!”

林青话锋一转,引得无数人侧目,刚才不还挺牛.逼,怎么突然就认怂了?

面对广寒宫,你林青天也得低头啊。

何清月也愣了一下,没想到林青道歉这么干脆,她索性就原谅对方。

“既然……”

刚想开口,忽然听见林青的声音,她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混蛋,根本不是道歉,他是变着法羞辱广寒宫。

“广寒阙对现在的叶小鸢的确还有点用处,但再过一段时间,用处就不大了。其实有没有广寒阙,她的未来都已经注定,你们广寒宫压根配不上她。”

噗!

何清月差点没气的吐血。

广寒宫弟子素来清冷,骄傲,淡漠,对世事不屑一顾。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没有感情。

不代表她们不会发火。

“林青天,你……”

“我只是想说,广寒宫的传承,很垃圾!”

“林青,这你就过分了吧?何清月得罪你了吗?她刚才还帮你守护叶小鸢,你现在反过来骂她师门,什么意思啊!”白灵蹙眉,对林青的态度,非常不满。

“小灵子,记得叫主人!”林青郑重提醒,“其实不止她们,昆仑剑墟,包括瑶池传承,都是垃圾!”

“林青天,你……过分!”

骂一个也就算了,好歹叶小鸢成了广寒宫弟子,能帮衬一下,不至于让他祸从口出。

但你一下子辱骂三大圣地。

真活腻了!

“林青天,你辱骂广寒宫仙子,罪不容恕,我散修陈德,要挑战你!”一个身宽体胖,脑满肠肥的散修,抱着一并巨剑,迈开沉重脚步走过来,狠狠盯着林青。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个好机会。

散修也是有追求的。

“你若输了,我不杀你,交出你身上的宝藏,并且给广寒仙子道歉!即可。”陈德低吼道。

“林青天,我散修李玟,也要挑战你,输了你就放昆仑仙子自有,并且拿出你身上所有宝藏作为赔偿。我也不杀你。”一个瘦如竹竿的男子扛着重锤,与他本人体型格格不入,却充满威压。

将他们俩出头,其他人纷纷退避。

散修也有高手,比如陈德,比如李玟,但毕竟散修资源更少,其他人顶多也就宗师,甚至大多是内劲武者。

除了此前进入轩辕湖的老一辈散修高手,剩下的只有这两个武圣。

“白痴!”

林青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

“敢骂我?”

“你找死!”

李玟抡起重锤,势如破天。

陈德扛起重剑,力劈山岳。

“教官,让我来!”这种级别,周天杰就能解决,让教官亲自动手,显得太不尊重了。

“还是我来吧!”

林青诡异一笑,他分明看到,对面二人的眼神中,杀意沸腾。

他们,动了杀机的。

嘭!嘭!

两脚,两个人飞起来,如断了线的风筝落入轩辕湖,沉没下去。

林青的目光,转移到药王谷一方,落在对方大长老身上。

“本尊听闻,武林大会的最终获胜者,可以获得一枚纯阳龙血丹,传承自你们药王谷的绝世丹药,现在看来,应该是本尊拔得头筹了吧?!”

“恶魔,林青天你这个恶魔,根本不配使用纯阳龙血丹!”

“大家一起上,杀了林青天这个大魔头!”

“为那些惨死在轩辕湖中的前辈们报仇雪恨!”

“他们到现在都没出来,我们仔细回想一下红绫舞的表现,以及她说过的话,肯定是林青天害死了所有人!”

“一起上,杀!!!”

“谁杀了林青天,纯阳龙血丹就是谁的!快上啊!”

人多力量大,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巨象。

总有悍不畏死的冲上去,心存一丝侥幸,纯阳龙血丹的诱惑,太大了。

“本尊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转身,否则……死!”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屠得八百万,是为雄中雄……

有人要动手,林青不介意大开杀戒,但他绝对不是嗜杀之辈。

“这?”

“纯阳龙血丹啊,你不想要?”

“飞黄腾达的绝好机会,拼了!”

“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人耐得住诱惑,转身了。

但更多的人选择搏一搏。

单车变摩托。

“既然如此!呵!”

林青冷漠一笑,还是有聪明人的,但聪明人,毕竟只是少数。

“林青天,不要!”

似乎感应到什么,白灵发出惊呼,何清月亦是站出来阻止。

这时,一把紫金色飞剑入手。

唰!

一剑寒光耀九州!

除了转身者,其余人等,尽皆一刀两断。

轰隆隆……

轩辕湖沸腾,所有的气血沉浸,以不可思议的轨迹流淌,涌向轩辕湖。

活下来的人暗暗庆幸,感慨万千。

看一眼恐怖的,变成血海的轩辕湖,再看看杀神般的林青天,一个个转身就逃。

“林青天,你如此大开杀戒,是与天下武林为敌,各大门派,都会疯狂追杀你的!”何清月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撕碎。

真的,太可恶,太狠毒了。

这人……

“人若犯我,灭他满门!”林青眼神冰冷,狠狠盯着她:“请你记清楚,并转告给广寒宫;倘若小鸢在你们那破地方受到半点委屈,我保证,广寒阙会变成一片废墟,所有欺负她的人都得灰飞烟灭!”

哗!

何清月汗如雨下,混着泪水。

她……吓哭了。

“药王谷的,现在可以把纯阳龙血丹拿出来了吗?”林青似笑非笑看着对方,他就是想看看所谓传承多年的纯阳龙血丹,到底有没有实质作用。

“可以,可以……”药王谷大长老人都傻了。

凶残?

不!

这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