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一把将叶萱萱抱起,问:“你最近怎么样啊,囡囡,有没想哥哥!”

“有啊,特别想!”

说罢,还在陆天脸上亲了口,引得周围人呵呵发笑。

叶滔则有些拘谨,他当年还脑子犯糊涂,想让女儿罢演。

如今见陆天,总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陆天却没空跟他计较那些,再者颁奖典礼嘉宾众多,没时间跟他说太多。

刘芳菲走过来,穿一身黑色连衣短裙,一改往日仙女气息,看着很妖娆。

因为等下会作为嘉宾登台献艺,表演劲歌热舞。

她过来就是道一声恭喜,说两句人就走了,却惹的唐绾脸色不快,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没多久典礼开始,奖项公布,却令现场嘉宾、观众和媒体记者哗然。

一部颂扬革命时期牺牲的战士的传记电影,荣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三项中量级大奖。

而华语电影目前的票房冠军《哪吒之魔童降世》,仅获最佳视觉效果奖。

青果网上评分9.4的《盗梦空间》,仅获最佳编剧奖。

陆天多少有些心理准备,陆文昭真叫一个大失所望。

他还指望拿个奖项,巩固一下自己的大导演地位。哪知就分一个“最佳视觉效果”,这种技术类的奖项,能有什么逼格?

对于他这种期望成为大导演的人,不是荣誉,而是羞辱好不好!

他是压着火,坐到典礼结束,脸色铁青的带着焦妍离开。

陆天作为儿子,自然要帮老爹,把他没法说的话,讲出来。

“嗯,应该算是意料之外,意料之中吧!

毕竟我们爷俩拍的是商业片,不受奖项待见,也没什么稀奇的。

我就好奇一件事,咱们这个金龙奖,不是号称群众奖项吗?谁获奖都是群众投票选出来的。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内地拿下八亿多票房,要按说群众基础,没有哪部片子能跟《哪吒》比了。

这个成绩,真的挺意外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那八亿多票房,是刷出来的呢!

嗯,晚宴就不去了,我们自己找饭吃!

告辞!”

说罢,扯着唐绾的手,快步离开,丝毫没顾忌那些脸色难看的组委会成员。

陆文昭下榻的酒店房间内,老爹犹愤愤不平,太让他伤心了。

自《哪吒》票房大卖后,他从未受过如此重大的打击。

闻听陆天在颁奖现场的发言,心中欣慰不少。

他自重身份,那些话他讲了是不合适的。陆天说的,正合他心意。

“儿子,你那些话说的好,他们真是,太不像话了!”

焦妍在旁劝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生气了,老陆,回头再气坏身子。”

陆文昭愤愤道:“我就觉得,他们太不像话,咱们的《哪吒》、《盗梦空间》,拍的那么好,却连个像样的大奖都没有!”

焦妍道:“不还有个最佳编剧!”

陆文昭白了焦妍一眼,心说:“我郁闷的,是《哪吒》没得大奖啊,那最佳视觉效果,论理也是归这小子的奖杯!”

但这话,又不好说的太透,哼了一声坐那生闷气。

陆天笑了,“行了,爸,别跟他们置那气了,你回头接着拍文艺片,那些奖杯,早晚都是你的!”

陆文昭道:“还拍什么啊?”

陆天笑道:“我这脑子里,合适剧本点子多着呢,回头再帮你想一想,肯定叫你得奖!”

陆文昭听这话,心中宽慰不少,嘿嘿道:“有你小子这话,我就放心多了!”

焦妍心中暗暗道:“外面都传,这陆文昭是靠儿子成的大导演,这么一瞧,一点不假啊!”

老陆平时蛮注意形象,虽然跟焦妍好了,也不说陆天的帮助。

今儿这是情绪激动,才露了馅。

唐绾则暗暗窃笑,觉得这父子俩蛮有意思的,也为自己的眼光感到自豪。

她与陆天,是能好好走下去,往婚姻上发展的。

焦妍与陆文昭,估计也就三五年。

这种情况再娱乐圈太常见了,那名导、大佬,多数一扒都是不少烂事。

只希望,陆天不是那样的人。

不过瞧陆天平日里的做派,确实不像那种。

在临安住了一夜,转过天,陆天正想回横店。

同样来参加电影节的俞小婉,忽然打来电话。

“喂,陆导,方便说话吗?”

正准备出门的陆天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啊,什么事?”

“哦,有些话,想跟你当面说,我在酒店大堂!”

作为公众人物,下榻的酒店名称,还是很容易被人查到的,只要不是具体的房间号就好。

却说:“什么事,你先给我个心里准备!”

那边咯咯较笑:“怎么,陆导怕我吃了你,还是怕你家的小美人,不高兴啊?”

陆天有些无语,直接道:“你要没事,那就挂了!”

俞小婉娇嗔道:“你啊,真不识逗,好啦,不和你兜圈子。我们博艺,想跟你合作一部特效大片,制作费用很贵呦!”

陆天愣了几秒,才道:“好吧,那你等我会!”

陆氏父子跟博艺的俞家兄妹关系很一般,如果有别的订单,他是不愿意接博艺的订单的。

可问题是,他对海外的特效订单报价很高,所以客户不多。

而国内嘛,这会能玩大制作的公司也不多。

他的特效系统,除了要让自家发达外,也是想提高华语电影的竞争力。

所以,好些特效订单,改接也是要接的。

收拾妥当后,陆天发了个信息给唐绾,告诉她自己出去谈点事。

这妹子平日里还好,休息时爱睡个懒觉,这会估计还没醒呢。

下了楼,来到大堂休息区。见俞小婉穿一袭白色长裙,头上戴一顶遮阳帽,烈焰红唇,有那么点贵妇、淑女范。

“等你等的我都饿了,先去吃点东西吧!”俞小婉娇嗔道。

陆天点头,没有异议。

俞小婉轻轻伸手在半空,轻声道:“扶我起来!”一副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架势。

陆天笑了笑,不知该怎么形容这女人了。

抓了她的手,将其从沙发上扶起。

“小陆导演,真的是一表人才,我要年轻个几岁,肯定大着胆子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