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杨琦雄的话,吕泽才算是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

这个苏荷,因为工作关系,吕泽是和她有过一些接触的,但不能说了解。

吕泽只知道,她喜欢穿一身很职业的套装,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而且工作能力非常的强,因为经她手所谈成的生意,都是大单。

其实吕泽是不想帮这样的忙的,毕竟自己和齐采珊的关系,现在已经慢慢的步入正轨,如果被齐采珊知道了,万一有什么误会的话,自己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且自己和这个苏荷的关系,并不算是非常的好,自己没有必要去帮她这样的一个忙。

对面的杨琦雄,也看出来了吕泽的犹豫,双手合十,对着吕泽那里拜托道,“老大,你就帮她一次吧,也就当是帮了我了,这个苏荷,可是帮我们拿下了不少的大单,而且我们公司的大单,大多都在她的手里握着……”

“最主要的,这件事情对你造成不了什么样的影响,到时候我就直接去跟嫂子解释一下……要是我能去,我就直接上了,关键你看我这形象,他也不合适啊……而且苏荷是一个女同,她对男人有抵触,就是对你还稍微好一些……”

“苏荷现在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有一些心不在焉了,就连工作都没有以前有动力了,这样下去可不太好……你就当是关心员工了好不好,老大,求你了!”

杨琦雄对着吕泽一阵恳求。

吕泽想了想,觉得这件事也是可以帮的,怎么说,苏荷也是为自己跟杨琦雄工作的,而且苏荷是一个女同,不用担心会被齐采珊误会。

于是,吕泽便答应了下来,“好,那我就帮一次,但是下不为例。”

杨琦雄点头如捣蒜,“一定一定,我现在就去告诉苏荷。”

兴奋的杨琦雄,赶紧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荷,苏荷有一些意外,没有想到吕泽竟然会真的答应帮助自己。

但不论如何,答应了总归是好的,自己这一次就不用再担心,找不到人了。

但是因为是吕泽帮助自己的事情,所以说,苏荷也不好不当面说一声,于是苏荷便来到了吕泽的办公室。

苏荷来到吕泽办公室的时候,吕泽正在打电话,对着苏荷比了个手势,让她先坐,吕泽便继续的打电话了。

苏荷担心影响吕泽,所以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之上。

很快,吕泽便打完了电话。

刚刚跟杨琦雄见过面,吕泽自然知道苏荷这次过来是什么意思。

于是,吕泽便直接开门见山道,“事情杨总都跟我说了,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直接告诉我便好。”

苏荷没想到吕泽这么直接,便也不再扭捏,“多谢吕总愿意帮忙,吕总的这一份人情我记下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事情,吕总尽管开口……”

客套了两句,两个人便商量好了时间地点。

因为明天就是周末,两个人约好了上午十点在公司附近见面,便各自忙工作去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因为是周末,齐采珊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两个人便也没有相约,而是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起床洗漱之后,吕泽便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现在距离十点钟还有十几分钟,吕泽想要找个地方先坐坐,便看到了一辆奥迪车缓缓驶来,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车窗摇下,苏荷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便露了出来,“吕总,这么早。”

吕泽低下头,透过车窗看着苏荷道,“我也刚刚到,我们要不要去这附近的商场买一些礼物什么的带去,毕竟空手过去不太礼貌。”

苏荷笑了笑,“不用,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直接过去就可以,咱们现在出发吧,吕总,上车吧。”

吕泽也没有客气,而是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吕泽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假扮的男朋友,所以说,由苏荷准备那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上车之后,系好安全带,便听到苏荷对着自己说道,“吕总,从这里到我家,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如果您累的话,可以靠着稍微的小憩一会儿……中控台有电影之类的,你随意……”吕泽点了点头,“好。”

车子启动,向着前方驶去。

因为跟苏荷的关系并不算是很熟悉的缘故,因此上,吕泽担心车内会有一些尴尬,于是便在中控台那里放了一个音乐。

吕泽没有想到,苏荷竟然喜欢很轻柔的歌曲,毕竟以苏荷的性格来看,她应该会喜欢那一些比较有力量的歌曲。

随便的点了一个歌曲,轻柔的音乐声音在车内萦绕着,让气氛也缓和了下来。

“我身高168,体重51,生日5月7日,爱吃酸甜口的食物,喜欢白色……”

苏荷的话,在吕泽的耳边响起。

吕泽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好,我记住了。”

苏荷眼睛看着前面的路,“谢谢吕总愿意帮忙,我爸是大学老师,妈妈做生意,还有一个弟弟,我的家人都挺好相处,只是我妈这个人,因为做生意的缘故,所以可能有点……”

苏荷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吕泽也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做生意的人都比较讲究利益,所以说苏荷的妈妈有可能会比较的势力,苏荷应该是想要提醒自己这一点,但是又不愿意说自己母亲的不是。

吕泽点了点头,“明白,我今天不会让你为难的……”

“吕总,你能够愿意来帮忙,其实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我的事情不知道杨总有没有跟你讲过,我确实跟一般人的取向不太一样,但是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敢告诉自己的父母,毕竟父母都是很传统的,我担心他们知道了之后,会有一些接受不了的……”

“所以只得来这一招缓兵之计,先把他们给安抚住,让他们不要再给我相亲,只要吕总你能够今天过得去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他们以后就不会再找乱七八糟的人给我相亲了……”

“你这可真的是算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了……到时候不管我妈妈说什么,希望吕总你不要介意,我先在这里替我妈妈道个歉……”

苏荷的这一番话,吕泽听的出来,是很真情实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