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广林说的一点都没夸张,每天一到公司,各种事就堆在桌子上。

公司四十多个人,除了不太重要的那些小系列,其余主要项目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经过他手。

办公室的门从早开到晚没有关过,有什么事直接象征性地敲两下门就能进来。

现在和当初十几个人的规模一点都不一样,再没那种轻松愉快的氛围,虽然福利待遇没有怎么减少,但陈瑞的分成模式让大家都努了劲的干活儿,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谁也不想放松。

十几个人的时候那种轻松,主要还是因为没那么多事情可做,而现在事情是做不完。

笃笃笃。

“进。”

秦广林头都没抬,把手上剩余的一点画完之后才放下画笔,看向坐在对面的余乐。

“林哥,这个系列收官了,这是最后一期。”余乐把手上资料推过来,给秦广林过目。

“哦,放这儿吧。”

“嗯……”

余乐把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放过去,收回手在椅子上扭动两下,挠挠头却没离开。

“还有其他事?”秦广林问。

“是,有一点。”

“说吧,有什么好犹豫的。”

余乐看他一眼,又低下头,手指扣着裤缝,小声道:“那个……我想……下个画自己来做,像赵哥那样。”

现在他还是半个助理,帮公司两个画师打下手,感觉自己火候差不多了,想要尝试自己独立做个作品。

依靠分镜师不是长久之道,他的梦想不止于能把人物画出来、画得好看,总要自己上手才能学得更快。

“嗯?”秦广林侧了侧头,思量道:“你现在画画是有点小水平了,但还不够,分镜、人设这些乱七八糟的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再跟着他们学一段时间吧。”

余乐听到他的话有些急,道:“我可以拿灰雾那种的练手!”

“你确定?”

“嗯,可以的。”余乐点头。

“虽然你现在只是协助他们画画,但那都是公司主打产品,如果自己做的话……”秦广林敲了敲桌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灰雾’是公司的低端产品,用来充库凑数的那种,也算占领小白市场,基本都是免费来吸引人气,没什么利润,画师自然也分不到多少钱。

目前余乐虽然只是助手,但协助的是公司主要项目,虽到不了核心的地步,但每月利润分的那点蚊子肉也是比较可观的。

“钱不钱不重要,我还在学习阶段。”余乐倒是认得清自己地位。

如果不是陈瑞有意培养他,他也没办法参与刚刚向秦广林汇报的项目,现在却主动想去负责那些冲人气的三流作品,就是想要弥补自己的短板,试着做个独立画师。

秦广林听闻此言不再多说,爱练就练吧,刚好公司低端作品有些太少。

他沉吟片刻,从一旁拿出一摞厚厚的文件,翻看几下后从里面抽出来一本装订好的册子,“就这个吧,好好干,有什么不懂的多问问老赵他们。”

“谢谢林哥!”

看着余乐欢欢喜喜走出办公室,秦广林坐在椅子上揉了揉脸。

好像……当初自己也是像余乐这样来着,眼下的钱赚多赚少不是重要,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

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他侧侧头没想出来,看一眼旁边画板,提起笔继续描绘未完成的工作。

……

周末。

何妨跟签售会时认识的女书友约出去逛街,秦广林陪着秦妈在老街上闲逛。

“你说你只逛不买,有什么意思?”

“这又不是买大白菜,看到什么都往家搬……就你这心浮气躁的样子,得让人坑死你。”

“我又不搞这个。”秦广林蹲下来摸摸旁边摊位上的破碗,朝秦妈道:“甭管它是哪朝哪代谁用过的,它还是个碗,碗就是用来吃饭的,你搬回去有个屁用。”

摊位老板坐在小马扎上眯着眼睛搭话:“可不能这么说,有人就是喜欢这个。”

“你这碗多少钱?”秦广林随意问。

“两万拿走。”

“……得,我觉得两百都够呛。”

“你看上了就付钱,看不上就别跟这儿磨叽,又不是卖你的。”摊位老板不耐烦地挥手赶人。

“那两百卖不卖?”

“你搞笑呢……真想要就八百块拿去。”

“嘁,八百……”秦广林对着碗上的裂纹按了按,“我看……”

咔吱。

破旧的大碗边沿被他按下来一片儿。

秦广林愣住了,摊位老板眯着眼笑了,“啥也别说了,付钱吧。”

“……”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秦广林糟心的花了五百块,把碗扔给秦妈,打定主意不再碰这些破玩意儿。

“别人都小心翼翼的轻拿轻放,你非要按按按按个屁。”秦妈还在不停念叨,“要真是两万怎么办?这么大人了……”

“我都没用力,就摸一下,这肯定是套路——下次别拉着我来了,看到就烦。”秦广林撇着嘴嫌弃。

要真两万他拿都不敢拿起来,听到两万变成八百才顺手拎起来看看。

太特么会坑人了。

还好,花五百块绝了秦妈硬拉他逛老街的心思,这波不是很亏。

“你看看这是不是慈禧她们用过的,是的话还能补补再卖出去。”

“是个屁,这就一破碗。”

没了心思逛街的俩人走回停车的地方,秦广林开着车送秦妈回家,跟着她走进客厅,坐到沙发上狗狗祟祟地瞅着秦妈。

“你有事?”秦妈看他这副模样就知道八成没什么好事。

“有点。”

“说吧,我听听你想干嘛。”

“那个……妈你坐过来。”秦广林狗腿的把秦妈拉到沙发上坐好,又屁颠捧着杯子给她倒上杯茶水,才搓着手道:“就是……我想吧……等年底找你借点钱,你现在有多少?先给我报个数,我这心里有点底。”

去年和秦妈说今年让何妨管她叫妈,结果到现在了还一点影子都没,他琢磨着不能拖了。

明年必须把结婚的事搞定。

“借钱干嘛?”

“买房啊,看看到年底能凑多少首付,然后我再考虑看哪里的房子。”

秦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润润喉咙,看着他问道:“你先说说,你存多少了?”

……

“你打扮一下挺好看的,肯定很多人追,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

“就是不想被人追呀。”

“为什么?”何妨奇怪问道,“不想的话拒绝就是了,不用把自己打扮成假小子吧?你看都晒黑了。”

顾小青背着手跟何妨走在街上,身子一晃一晃的,笑道:“懒得拒绝,就这样挺好的,我不想谈恋爱,感觉好麻烦……何姐你有男朋友了吗?”

“有了。”

“真好,他一定很爱你吧?”顾小青说完又摇了摇头,自问自答道:“不用想也知道,写出这么甜的书一定很幸福才是,不然哪来的素材,我说的对不对?”

何妨笑笑,算是默认了。

“觉得好为什么不谈?”

“看看别人好就行,我就算了,像我这样青春靓丽花一样的年纪,不该把时间浪费在臭男人身上。”

顾小青扬头道:“自由,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我才不想有个人绑住我,谈不成受伤,谈成了还得结婚生孩子,想想就可怕。”

“所以你喜欢看我的书?”

“是啊,一边享受单身的快乐,一边从书里体验到甜甜的恋爱,就像是自己谈了一场,完美了。”

“单身快乐,是因为你还没遇到对的那个人。”何妨摇了摇头,“等你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人,就会明白,有个人在身边真的很好,可以一起分享所有的喜悦和快乐。”

“也一起分担所有的烦恼和痛苦?”顾小青笑问。

“不,烦恼都自己消化掉,只分享快乐。”

“爱情是这样子吗?我觉得你在忽悠我,想骗我谈恋爱。”

“因人而论呀。”

“那我是什么样的人?”顾小青问。

“你应该是那种,别人对你好,你也会尽力对他好的那种,所以我说你如果遇到对的人,一定会幸福的。”何妨微微侧头看着她,“我说的没错吧?”

“呃……好像是。”顾小青点了点头,随即笑道:“不过我是不婚主义者,唉……可惜了我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绝世美颜~哈哈哈。”

她翘起兰花指在脸颊抹了一下,又背过手恢复蹦蹦跳跳的样子,“那还有其他哪种人啊何姐?”

“多了去了,比如男朋友对你好,你只会觉得自己很牛,从没想过以同样的态度对他好,这就刚好反过来了……”

两人一起说说笑笑,走在洛城的街头,九月的阳光没那么炙热,片片云彩飘在天上,随着风儿到处飘荡。

初秋,微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