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滚开!贱民。”黑衣人怒吼了声,一拳头挥了出去。

石三也是挥出了拳头。

双方拳头刚刚一接触。

黑衣人瞬间被震飞。

阎罗判官有些动容。

其他黑衣人连忙一拥而上。

石三的拳头虎虎生威。

每一拳出去,必定有个黑衣人倒地。

很快就将一群黑衣人全都解决后。

推着妻女,喊道:“快走。”

妻子拉着女儿的手连忙跑远。

阎罗判官慢慢靠近,他现在对女人没有丝毫兴趣。

反倒是很好奇,石三是怎么在瞬间爆发出,这么强的实力。

“石三,你很会隐藏实力呀,这么彪悍的拳法,即然隐藏了这么久。”阎罗判官悄咪咪的靠近石三。

石三满头大汗的站着,他太了解阎罗判官。

也就语气中带着诱惑着讲道:“想要得到我的拳法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放走我的妻女。”

“这当然没问题,我说话最言而有信了。”阎罗判官笑着讲道。

石三根本不信他。

目送妻女走远后,回首看着阎罗判官。

阎罗判官讲道:“你的妻女已经走远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拳法了吧?”

“哈哈哈哈…”石三大声笑着。

笑声非常刺耳,仿佛在嘲讽阎罗判官的无知。

阎罗判官很疑惑,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无知,我石三就算死,也不会把拳法交给你。”说完,石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扑向了阎罗判官。

阎罗判官大怒,转眼来到石三眼前。

掐住他的脖子,非常轻松的把他按在地上。

“怎么可能!你刚刚那么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弱。”阎罗判官有些意外。

石三咧开嘴笑着讲道:“那套拳不适合你,一旦使用了他,必死无疑,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来生再见。”

话音刚落,石三已经没了气息。

阎罗判官被气的半死。

站起身子,用力的踹了石三几脚。

刚刚被石三一拳干趴下的黑衣人领袖这时候也走了过来。

抬起脚就去踹石三。

阎罗判官突然动手,秒杀了黑衣人。

抬起脚还在他的脸上用力的踩了几脚,说道:“这是我的人,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踹他。”

其他的黑衣人间见了,心里有些胆寒。

阎罗判官很不屑的看着这群自傲的黑衣人,说道:“你们的老大已经死了,现在你们都是我的人,谁要是敢反抗我,我立马会杀了他。”

一群黑衣人对视了眼,同时下跪。

“拜见老大。”

“哈哈哈哈…”阎罗判官非常嚣张的笑着。

这时候石三的妻女也跑到了市区。

女人感觉到背后有追兵。

让女儿跟自己分开跑。

女儿虽然有些怕,但是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建议。

朝着另外一边跑去。

女人看着女儿跑远。

站在原地,等了半分钟左右。

阎罗判官赶到。

看着没跑的女人,饶有兴致的看着。

“你不怕我?”

“怕,但是我老公死了,现在只有我能保护女儿。”女人平静的讲道。

尽管微胖的体型,让她显得丝毫没有武人的气质。

“你实在太单纯了,如果你死了,我估计在这西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怜悯你的女儿,除了那些要命的人贩子。”阎罗判官满脸的不屑。

女人咬着牙没说话。

她在西国生活了这么多年。

对于世界常态,也是略懂。

但是现在她也无可奈何。

毕竟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好了,时间浪费的够多了,是时候该结束了。”阎罗判官就这么静静的走向女人。

女人有些喘不过气,莫名的压力,让她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

“我说,你就真的不会武功?”阎罗判官很好奇。

毕竟石三也算是一号人物。

她的老婆如果什么都不会,阎罗判官自己反正是不信。

“给我去死!”女人朝前跨出一步。

一脚没踩稳,直接趴在了地上。

这一刻阎罗判官明白了。

这个女人好像真的不懂武功。

“唉,看来石三不但做人有问题,连看人的眼光都如此的差。”阎罗判官感叹了句。

走过女人身边。

女人感觉脑袋就像裂开了一样。

瞬间咳出了一口血痰,无力的倒在地上。

“老公,我尽力了。”女人最后说了一声,便没了气息。

阎罗判官继续朝前走着。

看似走路不紧不慢,但是身影却如同鬼魅。

转眼就出现在了数十米以外。

某个路人见了,连忙擦了擦眼球,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下一秒阎罗判官已经消失。

这时候石三的女儿也在一路狂奔之下。

赶到了曹魏家楼下。

见到看门爷爷后,立马喊道:“爷爷,快去找大哥哥,我爸爸妈妈出事了,快去救他们。”

看门大爷一脸懵逼。

曹魏这时候凑巧下楼,准备出门。

见到小女孩后,问道:“你怎么还在这?你爸妈呢?”

“哥哥,你快去救救我爸妈,他们被坏人追杀了。”石小兰扯着曹魏的手。

曹魏有种不详的预感。

跟着小女孩跑到了之前她跟妈妈分开的地方。

只见这里已经围了一群老外。

曹魏深呼了口气,牵着小女孩的手,挤进了人群。

当看见某个被白布盖着的人时,连忙捂住了小女孩的眼睛。

小女孩问道:“哥哥你干什么?”

“没什么,我带你回家。”曹魏讲道。

“回家?为什么回家?”小女孩有些懵懂。

曹魏却不想让她看见什么,直接扯着她回了家。

小女孩一路上,都吵吵着要去找爸爸妈妈。

曹魏却直接把她带回了家。

让她坐在客厅里。

自己出了门。

来到楼下,刚刚出了门。

没走几步,阎罗判官就出现在了曹魏身后。

“你救不了她。”阎罗判官讲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曹魏质问道。

“没有为什么,只是喜欢。”阎罗判官很无情。

曹魏忍不住走过去,想扯住他的衣领,好好教训他一顿。

可是阎罗判官的身法照样很诡异。

很快拉开了和曹魏的距离后,讲道:“零号关心的人,就是我讨厌的人,所以石三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