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猎魔人传承下来的物品。”

“数百年前,我们猎魔人曾经受雇于教会的雇佣。”

杰洛特抬了抬帽檐,“就像是雇佣兵一样。”

“十字军东征里面曾经有我们的影子。”

“我们帮助教派训练军队,传授他们搏斗技巧。”

“包括一些暗地里的东西。”

苏雷点点头,他知道杰洛特的意思。

“那是一场交易。”

“这件东西就是从那时候到了我们的手里。”

苏雷咧咧嘴,“不过教会可真大方,竟然将它给猎魔人。”

“有些情况,是他们不得不给。”

杰洛特回忆起什么东西,有些自傲地说道。

“那时候面对超自然的生物,只有我们能够对抗,教廷的军队根本无法抵挡。”

苏雷恍然,曾经的猎魔人,存在过更为强大的一面。

终究是火箭大炮迎来了新时代。

不过只是暂时发散思维,苏雷的目的是桌子上的晶体。

魔鬼死后留下来的东西。

“看看这个。”苏雷将香烟盒大小的晶体推到杰洛特面前。

“魔鬼死后留下的,典籍里面有过记载吗?”

“奇怪。”

杰洛特小心地将晶体拿起来,放到眼前观察。

“竟没有从上面感受到魔鬼的气息。”

想了想,杰洛特将晶体重新放回到桌子上。

“我需要些时间,老板。”

“关于魔鬼被杀死的记载太少了,我需要查一查。”

“其实说起来,这是老板真正意义上杀死的第一头魔鬼。”

杰洛特有些激动,“若是在以前,足够教会为你颁发一枚大骑士徽章了。”

“我并不在乎。”

苏雷摇摇头。

自己的实力不需要靠别人的认可。

喵~

在一边的橘子突然叫了一声。

“主人,那好好像是一块精神结晶。”

猛然听到一个新词,苏雷回过头看向橘子。

喵~

橘子跳上餐桌,伸出爪子将晶体扒拉到自己面前。

在怀里把玩一会,辨认一下后。

“但我不能完全确定,它与我们妖族的精神结晶不一样。”

“它很不纯粹。”

“在妖界,像是烛龙一族,灵狐一族,精通精神力修炼的妖族,都会在死后凝聚这东西。”

橘子脑袋歪了歪,“两者一比,这东西就像是尚未提炼的海盐。”

虽然橘子平时好说一些大话,但是眼界还是有的。

苏雷暗忖道,“杰洛特,回头尽快找一下。”

“那我回去了。”

杰洛特转身离去。

老年牛仔走后,苏雷陷在沙发里,心中估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太阳已经升起老高。

一艘快艇破浪而来,拉下一溜长长的白线。

“队长,海鸥礁就在前面了。”

休姆站在甲板上,手里拿着望远镜。

“感受一下有没有其他气息。”

布鲁诺紧了紧衣服领口,海风吹得他不舒服。

休姆再度吸气,胸膛猛然鼓起,海风中带来的各种气味被他吸进体内。

时间过去一会,休姆长长地呼出气息。

“队长,气味很是斑驳。”

休姆仔细回忆道,“我们猜测的不错,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

“空气中有残留的能量,但是威力我感受不出来。”

嘶嘶——

休姆又吸了吸鼻子。

“还有血腥味,只有少量的残留,闻起来不像是人类的。”

“你的重点发现是什么?”

布鲁诺有些不耐烦,他需要的是一个答案,而不是听休姆在这里分析。

“有活人的气息!”

休姆激灵一下,停止卖弄。

“在海鸥礁的方向,有人类存活的气息。”

“要知道,死人与活人的味道是不同的……”

忍不住又卖弄自己的能力,但见到布鲁诺的神色,休姆声音小了下去。

人,难道是之前小队的成员?

一群失败者……

布鲁诺的面皮动了一下,淡淡道,“加速前进。”

“嘿嘿,我看休姆的能力,去马戏团当个吹气球的小丑不错。”

在船舱里,雅各布与巴特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在想,他若是将我的屁全部吸进去,会是什么表情?”

胖子巴特一脸贱笑,肥胖的屁股扭了扭。

“你不是要放屁吧?”

雅各布伸手去鼻子,同时将巴特用力推开。

“FU.*.K,我如果想放屁了会让你知道?”巴特拍掉雅各布的手。

“看海面上,那是什么?”

随着接近海鸥礁,一些碎片出现在附件的海面上。

染着血的木板,稻草的碎屑,不知名动物的血肉,还有带着玻璃的窗棂……

海面上,时不时有海鸥冲入海中,叼起一块块血肉升空。

水底下的鱼群也在纷纷抢食。

前方,海鸥礁模糊的影子出现。

在这附近,海水中多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大量的木板飘在上面。

在船舱里的二人也感到事情的严肃,走到甲板上戒备起来。

一双经过改造的手.枪出现在雅各布手上。

巴特身上的肥肉由以前的颤巍巍变成灰色,行走之间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岛上有人在坐着。”

雅各布的眼睛异常明亮,直接跨过数百米的距离看到海鸥礁上的景象。

“是一个女人,浑身都是伤。”

“放松点,伙计们。”

布鲁诺露出笑意,“一个女人令你们如此严肃。”

“现在,需要驱散这些家伙。”

中年男人指指头顶的海鸥还有水里的鱼群,“它们破坏了大量的研究资料。”

说着,布鲁诺双手撑开,放在两侧的太阳穴上。

休姆等人立刻猜到布鲁诺接下来要做什么,纷纷将侧过身去,将耳朵堵上。

滋滋——

以布鲁诺为中心,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开来。

不同于声波,布鲁诺散发出来的更是一种精神辐射。

空中正在飞翔的海鸥翅膀一收,险些掉下来,紧接着,一滩黄白之物落下来。

竟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海里的鱼群,松掉口里的血肉,一个甩尾消失在深海中。

十几秒的时间,众人方圆百米之内的小生物为之一空。

“保持航行,直到靠岸。”

一路前进,周边的海鸟东逃西窜。

“终于来人了。”

海鸥礁上,女人将手里的把玩着的贝壳丢下,呲牙咧嘴地站起来。

动静不小嘛。

女人见到漫天的飞鸟,眉头一挑。

看了一眼胳膊上的口子,女人伸手一挤,血液再次流出。

嘶~

你们再晚点,我这伤口都快愈合了。

这么想着,女人抄起身边的木棍,支撑着身体向岸边走去。

走出去几步,女人再度回来,弯腰,伸手。

将沙堆上的一只小熊玩偶捡起来。

“差点忘了你。”

将小熊玩偶塞进衣兜,女人小心翼翼地绕过脚下众多海妖的尸体,迎向即将靠岸的快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