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白是男是女这个问题暂且不论,前方的千叶云鬼已经掏出一把苦无朝鸣人冲过来了!

为什么不用忍术?

这就是这些非大国忍者的痛处所在了,他们能学习到的忍术一般是比较低级的忍术,往往还十分杂乱,除开少数特例外,绝大多数非大国忍者的忍术都是比不过大国忍者的。

大国的忍术有着系统的分类与相对良好的教学,以及上百年的传承,这些根本不是其他小国忍者或者流浪忍者所能比的。

千叶云鬼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忍者,他一眼就认出了刚刚出现的两人是木叶忍者,毕竟鸣人头上还带着木叶护额。

在知道对方是木叶忍者的情况下,千叶云鬼十分干脆的放弃了忍术对拼的想法。

非大国忍者很难在忍术方面强过大国忍者,可在体术方面却有些反过来了,体术这种东西,不管怎么修炼,最终还是要看个人的身体与实战经验的,不像忍术,只要学会相应的查克拉运转方式与结印手法就能施展出强大的忍术。

体术这种东西,在忍界里不是很吃天赋,吃的是努力刻苦,因此,经常需要战斗的小国忍者、流浪忍者等,在体术方面往往会稍胜大国忍者一筹。

因此,千叶云鬼立马掏出苦无冲过来,就是为了不给鸣人施展忍术的机会,他要近身,体术是千叶云鬼唯一的胜机!

千叶云鬼的决定很果断,实力也很强,如果面对一年前的鸣人,他估计能瞬杀鸣人也说不定。

可惜的是,他现在面对的是修炼一年后的鸣人!

原著中,鸣人修炼两年后,回去就有干掉角都的实力,现在虽然才修炼的一年,但也绝不是一个连影级实力都没有的千叶云鬼可以欺负的!

千叶云鬼手中的苦无直接刺穿了鸣人的胸口。

“嘭!”

影分身!

还来不及惊讶,一记重拳已经狠狠的击打在千叶云鬼的脸上,将千叶云鬼直接打飞出去。

鸣人甩了甩手,看着千叶云鬼飞出去的方向开口道。

“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追杀这位大姐......哥哥,但是,能请你们就此退去吗?”

千叶云鬼落到地上,卸掉冲力后,捂着脸站起来,开口道。

“怎么?木叶也参与到这场追杀中了么?”

鸣人皱了皱眉。

“并没有,我们是来救他的,劝你们还是放弃吧。”

千叶云鬼眼神闪烁,脑海里不停的思考着,身为一个优秀的忍者,他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的,说实话,他心里已经有些退意了,可是,钱帛动人心啊!这笔任务的奖励实在是有些丰富,以至于,哪怕现在面对的是第一忍村木叶的忍者,千叶云鬼也有些犹豫不决。

......

就在鸣人和千叶云鬼交谈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颗树木上,隐藏着三个人,正是从云隐过来的萨姆依、卡鲁伊、奥摩伊三人。

红发的卡鲁伊率先开口。

“喂,我们要动手么?看样子那个不知名的忍者有要跑的意思,真是弱啊,我看那个金发的小子也不是很强来着,我们动手吧?!”

依旧含着一棒棒糖的奥摩伊则是愁眉满面的开口。

“要是我们出手,那个不知名的忍者跑了怎么办?我们不就少了一个助力了么?还有,万一那个金发忍者其实强的过分怎么办?啊,真是的,还是村子里好啊,雷影大人为什么要派我来执行这种危险的任务,说到底,观察人这种事我本来就不擅长,还有,我们的目标,看起来不是一个小女孩么?我们这么追踪一个小女孩真的好吗?如果有机会还要亲自动手杀死那样一个小女孩。

啊,真是太残忍了,对了,我说万一,万一那个小女孩其实隐藏实力了,我们一出手,就立马被她解决了,那可怎么办?还有金发小子后面那个白发大叔,看起来也不好对付啊,我会死在这里吗?会吗?”

卡鲁伊气的怒容满面,直接给了奥摩伊一拳。

“闭嘴!”

奥摩伊这个家伙,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他想的太多了!而且大多数时候还是朝悲观方面去想。

萨姆依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们俩都别吵了,身为忍者,你们应该更酷一些。”

萨姆依口中的【酷】,是指沉稳、冷静。

正如雷影所想的,卡鲁伊脾气太过暴躁,而奥摩伊又太过谨慎,唯有萨姆依,才是最适合带领小队的人物。

萨姆依盯着自来也开口道。

“这次奥摩伊的猜测有一个地方是对的,那个白发大叔确实不好对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油字护额,白发,他应该就是木叶三忍之一的自来也。”

此话一出,不管是卡鲁伊还是奥摩伊都被镇住了。

木叶三忍,忍界大名鼎鼎的人物!

公认的忍界至强忍者之一。

没有人敢小瞧他们!

就连暴躁的卡鲁伊都咽了一口口水,开口道。

“要不,我们就在远处悄悄观察着他们?”

而奥摩伊则是眼神无光的小声嘀咕道。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绝对会死的......”

萨姆依却是摇了摇头,说出了一番令奥摩伊和卡鲁伊脸色惨白的话。

“不,我们出去见他,去与那位大名鼎鼎的三忍之一对峙。”

卡鲁伊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数秒后,卡鲁伊干笑着开口。

“哈...哈,那个,萨姆依,我们果然还是在远处悄悄观察好吧?”

奥摩伊则是在听到萨姆依的话后,目瞪口呆,连嘴里一直含着的棒棒糖也掉了下来。

“呐,我说,我刚刚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萨姆依说要去与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对峙?我一定是幻听了吧?对吧?”

萨姆依扶了扶额头,解释道。

“冷静些,你们俩。我们此刻代表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我们身后的云隐村!乃至是雷之国!你们要清楚这几十年里,木叶实力不停的衰减,先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大族宇智波的覆灭,然后又是三代火影与忍界之暗志村团藏的死亡,此刻的木叶,实力是相对微弱的,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主动挑衅我们云隐村。

所以,那个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是不可能对我们动手的,如果他真的为木叶着想的话,此刻就不可能主动招惹我们云隐,好了,解释的话就说到这,现在我是队长,你们俩听我的,跟我走!”

说完,萨姆依一马当先,直接从树上跃了出去。

卡鲁伊揉了揉额头,没有再说什么,立马跟了上去。

奥摩伊叹了一口气,也跟了上去,他只是谨慎,不是胆小,没做事之前,他可能会表现的有些“胆小”的感觉,但一旦决定要做了,他是不会有害怕心理的。

......

“咻!咻!咻!”

三道身影突然出现,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自来也开口道。

“哦,云隐的忍者,我还以为你们只是在一旁观察呢,可现在看来,你们既然现身了,就不是观察那么简单了啊。”

萨姆依有些惊讶的开口。

“您察觉到我们了?”

自来也撇了撇嘴。

“好歹我也是三忍之一,不至于连几个小孩躲在自己身边都察觉不出来,好了,别说这些虚的,你就直说吧,你们云隐的目的是什么。”

另一边,千叶云鬼的头瞬间就大的不行,本来出现一个木叶就有些吃不消了,现在还来一个云隐?怎么回事,这个任务的报酬虽然丰富,但大国应该不缺那么点钱财吧?

在这一瞬间,千叶云鬼察觉到了,他们追杀的目标,恐怕没那么简单,越想,千叶云鬼就越是恐惧。

牵扯上两个大国的事情,他是绝对不敢参与进去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下组织首领,根本没资格和大国角力,说句不好听的,他连给大国擦鞋子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顶尖上忍而已,大国里面有一大把这种实力的忍者。

【不行!得走!立马走!】

几乎是一瞬间,千叶云鬼就下了决定。

也就是这个时候,萨姆依也代表云隐做出了回答。

“我们是为了您身边那个小女孩来的,听说她是宇智波镜人的同伴。”

萨姆依没有隐瞒,因为,在忍界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里,木叶和宇智波镜人都是属于那种不死不休的关系,就算有人直言要杀了宇智波镜人,木叶也应该高兴才对。

只是,萨姆依并不知道木叶里有个一个人叫漩涡鸣人,就像原著中,许多忍者不能理解木叶为何不将佐助列入通缉名单一样。

“不行!”

这句话是鸣人回答的。

“这位大哥哥不能交给你们!我就是为了保护他才来的!”

萨姆依愣了愣,然后用一种不信任的眼光看向鸣人。

“大哥哥?她不是女孩子么?算了,这个不重要,你刚刚说保护?她可是那个宇智波镜人的同伴,你确定你没说错吗?不,我应该要问你,你能代表木叶吗?”

鸣人刚要说话,却被自来也伸手示意闭嘴,自来也顿了顿,开口道。

“这是谁的意思?雷影的吗?”

萨姆依点了点头。

“是的,这是雷影大人的命令。”

萨姆依之所以现身,就是怕木叶直接带着他们的目标离开了,那样一来,他们就没办法勾引宇智波镜人出现了,何况,雷影也说过,如果有机会,是可以杀死目标的。

萨姆依的目标很简单,她观察了半天,也没见到宇智波镜人的出现,那么不如趁此机会杀了这两人好了,而这一点,从萨姆依的角度来看,木叶应该也是很赞同的。

自来也眯了眯眼。

“你们要带走他?”

“也不是非要带走才行,实在不行的话,就请在这里杀了她吧,相信贵村也是很乐意杀死宇智波镜人的同伴的,如果贵村害怕报复的话,可以让我们云隐来动手。”

“原来如此,那你回去告诉雷影吧,这个人,我保下了。”

“自来也大人,您是认真的?”

“不然呢?”

“请给我一个理由,自来也大人!”

“理由?这个问题,你还是让雷影来问吧,至于你,那就算了。”

言下之意,就是萨姆依不配问自来也理由。

萨姆依皱了皱眉,也没敢反驳,三忍终究是三忍,说一句她不配,有什么不对吗?

“是我冒犯了,我确实没资格询问您理由,但我想提醒您的是,我们毕竟是代表着雷影的意志,您确定要保下这个人吗?”

自来也这一次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有些拿不准雷影对这件事的坚持程度,木叶现在还处于一个弱势期,是绝不能主动招惹其他大国的,如果雷影真的对这件事很坚持的话,那自来也说不定也得放人才行。

一时间,自来也有些犹豫了起来。

“我确定!”

只是,自来也犹豫了,但自来也身旁的鸣人,却从未犹豫过!

萨姆依有些不耐烦的看向鸣人。

“我再问一遍,你能代表木叶吗?”

鸣人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能不能代表木叶,但至少,可以代表漩涡鸣人,在这里跟你说,我绝不容许你动他分毫!他是我的同伴!”

“同伴?她可是宇智波镜人的同伴!”

“镜人也是我的同伴!他的同伴就是我的同伴!”

“你这小子,疯了?”

“不,我没疯!总之,我不允许你动他!”

看着眼前金发小子坚决的眼神,萨姆依有些捉摸不定,眼前这个人,到底是疯了还是没疯?

如果疯了,那还好说,可若是没疯呢?那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宇智波镜人是他的同伴?

可是,木叶与宇智波镜人的关系,应该是不死不休那种啊!

一下有些摸不透鸣人的萨姆依,只好将眼神移向自来也,希望他能做出确定,那个金发小子能不能代表木叶,萨姆依不知道,但眼前这个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是肯定可以代表木叶的!

自来也深吸一口气,张开口,准备回答。

只是......

“嘭!”

一瞬间,萨姆依的腹部遭受了巨大的冲击,连带着整个人狠狠的撞向身后的树木,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口中吐出,奄奄一息,只差一点,萨姆依就要死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

是谁?

攻击来的太快,太突然,没有人任何一个人提前察觉到!

而这,就是最恐怖的地方!他们连攻击都没办法察觉!

一颗有些瘪的人头滚到地上,慢慢的停了下来。

这颗人头,正是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千叶云鬼!

一只手不知何时出现在萨姆依身前,掐住奄奄一息的萨姆依的脖颈,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我来问你,你能代表雷影吗?我现在想问问雷影,如果宰了你们三人,他会是什么感受?”

一双有着复杂条纹的猩红色眼瞳盯着萨姆依,里面蕴含的,是无尽的怒火!

宇智波镜人,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