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等着你的好消息!”

最后留下一句之后,娲皇的意志从神像上离开,那一股笼罩整个山寨的威压感也骤然消失。

直到这时,众人这才心情激动地从地上站起身来。

辰月站在神像之下,大声地对众人喊道:“娲皇大人的话,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众人难掩激动,异口同声地回道。

“那好,都出发吧!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娲皇大人要的那个人找出来!”辰月挥手示意道。

“是!”

众人应了一声,立时四散开来,陆续消失在了山寨之中。

也亏得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全都拥有小宇宙之力,否则根本无法在这被原始森林覆盖的南疆生存,更不可能执行搜寻任务。

可即便如此,仅凭他们百十号人的力量,要在这地形复杂的南疆找到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这里可是号称十万大山,山峦多到无法计数。

人随便掉进一个山坳峡谷之中,再想找出来,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

辰月带人在山中找了近十二个小时,仍旧是一无所获。

众人的热情也渐渐冷却下来。

直到第二天天明,一连找了近二十个小时后,有人在一个山涧发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伤者。

“辰月大人,我找到了一个人!”他当即选择了通知上级。

收到这消息,正在山岭中苦闷搜寻的辰月顿时兴奋不已。

“告诉我具体位置,我这就赶过来!”

“嗯!”

发现者顿时将自己的位置告知辰月。

一分钟后,辰月带着数十人来到了那个山涧。

“果然有伤者坠落在了这山岭之中!”看着地上的伤者,有人点了点头。

旁边,立时有人瞪了他一眼道:“难不成,你还认为娲皇大人说谎骗你?”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担心,伤者会不会被野兽吃掉了!”那人赶忙解释道。

只是他那涨红的脸,实在没有有多少说服力。

另外有人则好奇地蹲下身,探了探伤者的鼻息及心跳,而后回头道:“辰月大人,这家伙还没死!”

对方的生命反应很微弱,但确确实实还活着。

“受了这么重的伤都还没死?”辰月很是惊讶。

地上这人浑身是血,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击中,身上完全看不到一寸完好的皮肤,仅剩零星的战甲碎片还贴附在身上。

若不用心查探,他几乎感知不到对方还有生命的气息。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检查伤势的人再次询问道。

辰月想了一下,缓缓道:“留下两个人,和我一起把他带回去向娲皇大人报告,剩下的人继续搜寻!”

“万一这家伙不是娲皇大人要找的人,也不怕耽误太多时间!”

这南疆的十万大山远离人类社会,几乎看不到有什么人来。

在这里,碰上一只野兽的概率都被碰上一个人的概率更高。

不过,找到第二个伤者的概率并不是零,他们还不能高兴得太早。

一切,还得看娲皇大人的决断。

闻言,众人当即散开,只剩下了两个还留在原地。

正当他们准备合力将地上的伤者抬起来时,其中一人的注意力落在了一块战甲碎片上。

那战甲碎片整体呈银白色,上面还镂雕着蓝色的花纹。

他感觉,那蓝色的花纹十分眼熟。

恍惚间,他开始在自己的记忆中搜寻那蓝色花纹的来源。

很快,一个穿着银色战甲,在月光下大开杀戒的圣斗士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啊——”

他惊叫一声,吓得倒退两步。

“喂,你怎么回事?”同伴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是他,是他!是那个人!”认出伤者身份的人惊慌不已。

“什么那个人?”辰月不解地问道。

他满脸惊恐地回道:“辰月大人,这家伙就是在泰山一战,仅凭一己之力就挡住了东面,屠戮了我们无数同伴的圣斗士!”

“也是毁掉了你一只胳膊的那位!”

他正是泰山一战的生还者,在被剥夺的神力变成普通人以后,他又回到了南疆,回归娲皇的麾下,重新接受神力,再一次成为了娲皇的斗士。

“什么!!”

听到这话,辰月顿时如炸毛的猫咪一般,一把抓住了那人的领口,再一次问道:“你确定吗?”

“我确定!”

他用力点了点头,认真道:“这家伙身上战甲碎片的花纹,和那个圣斗士身上的圣衣一模一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闻言,辰月松开他的领口,而后蹲下身,将自己仅剩的那一只手搭在了伤者的胸口上,并释放出自己的感知,进行深入地探知。

相同的战甲花纹并不能说明什么,他还需要进一步地分辨,才能确认这就是那个人。

随着感知深入伤者的身体,他隐隐感应到,在伤者的深处隐藏着一股极其微弱,而又异常犀利的小宇宙气息。

那股气息,与那一晚在泰山大开杀戒的那个人几乎一模一样。

这就是那个人,巨爵座殷十七!

看着辰月的脸色变得凝重,其余两人也都猜到了结果。

“怎么办,辰月大人?”一人郑重地问道。

辰月收回感知,望着地上重伤昏迷的殷十七,脸色变了又变,沉默不语。

另一人见了当即攥紧了拳头,怒不可遏道:“这还用商量吗,我这就打碎他的脑袋,为死去的同伴报仇!”

话音未落,他已然将小宇宙之力灌注拳头,瞄准目标用力砸了下去。

眼见着那一只拳头即将落在殷十七的脑袋上,一直沉默不语的辰月忽然伸手将那一只拳头死死接住,令其再不能落下半分。

“辰月大人,你这是做什么?”愤怒的同伴不明所以,但还是撤掉了手上的力量。

辰月语气复杂道:“娲皇大人有令,要将伤者平安带回去,不得动其一根汗毛!”

“可是,这家伙是圣斗士,他根本不可能是娲皇大人要找的人!”愤怒者不甘地咆哮道。

辰月冷静道:“无论是与不是,只要带回去,一切就都明白了!”

倘若巨爵座殷十七不是娲皇要的人,他们报仇也只是晚一些时间而已;但倘若巨爵座殷十七就是娲皇要的人,他们现在下杀手只会误了娲皇大人的事。

只是,他清楚记得,临来之前,娲皇刻意嘱咐,一定要将伤者平安带回。

他不禁怀疑,娲皇要的人就是巨爵座,所以才会刻意再三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