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人心如魔

一鬼厉声道:“你是何人?竟敢向地府拘魂使动手?”林夕勒紧黑龙链,道:“你们两个小鬼又是谁?竟敢私贩鬼魂,可知何罪?”那鬼道:“你是谁?我阴间的事还不需要你管,快放了我们!”

林夕将黑龙链一拉,又紧了几分,厉声道:“你看这个!”两鬼低声痛哼。那鬼见他也用黑链子,顿时明白了几分,道:“你是拘魂使,我们也是。我属阎王管,你敢私自捉我,阎王知道了定把你充当十八重地狱中去!”林夕嘿嘿冷笑,道:“我不归阎王管,可阎王还得归我管!我问你们,之前那伙人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另一鬼早已怯了,道:“他们是小传教的人,以前与我们做买卖的。”林夕道:“以一个厉鬼换一个平民百姓的魂魄吗?”另一鬼道:“是。厉鬼到地府中不好教化,尚要审查、批判、用刑,或押入地牢、或打入十八重地狱、或转世为畜、或转生为人。所以地府中不喜欢厉鬼。若是平民百姓则简单得多,直接发去转世便是。我们抓到厉鬼时也不愿带回阴间,大多私下了了,却又怕阴间那空了位,于是便以鬼易鬼。”

前一鬼道:“以鬼易鬼本是常事,小传教抓来人,先把他们十条命弄掉九条,又让他们心甘情愿受死,所以我们愿跟他换。阁下你没见过,误抓了好鬼。”后一鬼连声哀求道:“阁下把我们放了吧!”

林夕道:“助纣为虐竟还不以为然,嘿嘿,嘿嘿!”二鬼齐声道:“不敢,不敢。”林夕道:“若放了你们去不知还要害了多少人。”

后一鬼惊道:“上仙饶命!我们不敢了。”前一鬼道:“我们只归阎王管辖,上仙你管不了我们,还是放了我们吧,日后在阴间也好相见。”

林夕道:“阴间中也不用相见了,我饶你们不得!”将抓鬼的袋子扯开,把两鬼收了进去。他回到躯壳中,见莫怜守在身旁,道了声谢。莫怜道:“你去追那两个小鬼了?”林夕道:“是。”

莫怜打了个呵欠,道:“他们快走了,我们还跟不跟?”林夕道:“跟上去瞧瞧。”

见天色刚亮,那白长使便叫醒了乡民,乡民们陆续醒来,有的发现同伴气绝身死,心中剧痛,大声啕哭起来。

朱长使喝道:“哭什么哭?你们该高兴才是,还哭什么?他们不是死了,而是化去人尸,登仙去了!”众乡民有的愕然,有的将信未信。朱长使道:“他们昨晚修行已满,故脱去旧躯,如今已到了仙国了!”

有乡民问道:“死了就是去到仙国吗?”白长使道:“他们并非死了,乃是魂升仙界,留下尸体。张二业薛军薛花他们修行心诚,方那么快上得仙界,如今已享长生不老之福,与天齐寿之乐也!何来死了?”

黄长使呵呵笑道:“如今脱了死躯,通了神灵,这是好事!好事啊!”众乡民被他们一番哄骗,信以为真,个个乐了起来,化啼为笑,羡慕万分。黄长使道:“把尸体拖了埋了,我们这就上路。你们好好修行,日后便可在仙国相见,共享天长地久之乐。”

其实那些死者的亲人尚感悲伤,听到这话,悲伤一扫而空,更加虔诚向道。将尸体埋了后便又起程。又走了三数天,一日来到大河边头。

白长使兴奋万分的道:“此河正可通仙界。”叫了三个乡民过来,吩咐他们把另外三个乡民砍成两段。那些乡民起先尚有疑虑,白长使又道:“此乃以死升仙,杀了他们便是渡了他们上仙国,渡人更是渡己。你们若是不愿升仙,便换了其他人。”

乡民狂喜,在黄长使手上拿过刀,便把指定的三人乱刀砍死。那三个人也不反抗,欣喜接受。

林夕在远处看得勃然大怒,火气烧上九重天,提着铁链便要出去。莫怜忙拉住了他,道:“你别去了,现在小传教的人放个屁,那些乡民都会信而从之。你出去有什么用?”林夕忍怒压气,道:“我且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只见白长使祭了河后,又吩咐上路,中午走到一座佛庙,又杀了早上杀人的三个乡民祭了佛。白长使道:“他们先渡人又渡己,心如菩萨,今已去了西天佛界,唉!虽永享长生不老之乐,但那佛界怎么比得上我仙国?”其余乡民愈加虔诚狂热。

走到傍晚,来到一片山林之中,落日斜斜坠在半山腰上,欲下不下,似病奄奄。白长使吩咐乡民休息,与朱长使商议道:“我们已祭了河神、地神,就差山神未祭了。只要祭了山神,大事可成也!”待村民休息够后,朱长使吩咐六名教人把众乡民带到山间一处坑洞,自己与白长使、黄长使又带人离开。

莫怜见他们分开走了,奇道:“咦!那三位长使往那边走了,那些乡民又往另一边。我们跟哪边?”林夕道:“我们跟着乡民。”便悄悄起来,跟上村民。

只见那三名教众轻脚熟路,带着乡民在山林中绕着。此时乡民只剩八个人,一个个身躯瘦如枯干,脸无血色,双眼布满红丝,怎似刚开始出来那样?

绕了一圈后,到了半山腰上一个天然坑洞,洞上有块石碑,书写着“山神”二字。一名教徒道:“你们都脱了衣服!”那些乡民连日奔行,早已不成人样,只还存了登仙念头。早不知羞耻,都脱下了衣服。那教人道:“都跳进去,潜心念着上主。那样上主才会保佑你们上到仙国。”众乡民一一跳了进去,口中喃喃的唤着上主。

那教人很是满意,道:“如今我们修行已经到了,只剩最后一层考验,便是以死祭生。过了这重,便能得仙道升仙而去了!”吩咐另外两名教人带来柴木,扔进坑洞,放起大火了。

林夕脸色大变,道:“不好!他们要烧死乡民!”就要出手相救。

这时,只见那三名教人快速除下衣服,高声道:“上主在天,护我魂灵,登极仙界!”以极快的速度念了三遍,都跳到火坑中去。只见满坑的人,入火之后啊啊痛叫,却仍高呼着“上主在天,护我魂灵”。

林夕冲将出去,黑龙链甩出,将柴火拉出,吐一片阴风,吹熄了火。抢到坑中把人都带了起来。只见那三名教众与乡民们早烧得不成模样,脸焦皮烂,气也没了一口,已经死绝。

林夕见救不来一个,恨恨道:“小传教真乃魔教也!我们追,看看那朱长使去了哪。”与莫怜往回追去。追出了一段路后,却也没见到一个小传教的人。林夕正皱眉担忧,莫怜忽道:“咦!这路怎么有点熟悉。”林夕问道:“你来过这里?”

莫怜往一条山路走去,边行边望,道:“似乎来过,有点眼熟。什么时候来过呢……”缘路走着。来到一棵大树下时,只听前面有人声传来。莫怜道:“前面有人,走。”与林夕贴着树走去,那山道由窄转宽,前面豁然开朗。只见七、八个白衣人正守在一条山路上张望着,正是小传教的人。

忽听前面有一声尖锐口哨响起,七、八个白衣人闻声变色,急从路上跑去。林夕、莫怜也追过去。

只见远处火光四映,本来如抹布似的黑天空竟映得一片红。火声夹风声而起,万树临风,竦竦而响。

林夕见那些白衣人冲进林间,也急忙跟上。远远望见一幕,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整片山峰都烧了起来,火势托天,远远离着尚觉炙热无比。那几个白衣人脸显狂热、迟疑之色,突然高呼道:“上主在天,护我魂灵!”猛然往火势一面冲去,冲出百来丈后撞入火焰中烧了起来。

林夕只看得呆了,眼前也模糊了,耳边只剩那一句“上主在天,护我魂灵”的话。莫怜拉着林夕往后走,道:“火烧起来了。”跑出老远才停了下来,吁吁喘气道:“怎么会起这么大的火呢,这得烧了多少东西。”

突听不远处有女子声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我!”林夕与莫怜对视一眼,往声音方向追去,出了二十多步,只见三、四个白衣人将一个女子绑着推到推车上,正往山下走。那女子又惊又怒,连连开口大骂,道:“你们敢烧我仙山,我师父不会放过你们的!”

莫怜见到那女子,道:“悠悠!”突然心中如镜,叫道:“这里是浮母墩,这里就是浮母墩!江晴烟住的地方!”那被绑的女子自然是云悠悠。只是当时火势太大,莫怜声音虽大,却只有林夕听见。

林夕愕然道:“这里便是浮母墩?”莫怜道:“对对!这里就是浮母墩,我上次来过这里。难怪感觉那般熟眼。那棵树上次我们在树下歇过。”只见那几个白衣人迅速的把云悠悠带下山,莫怜叫道:“给我放了她!”急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