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真的!全宇宙我一定是最喜欢你的!”

“可是…我对你的喜欢可能不及你的十分之一。”

罗米米从他怀里探起头,“我不怕,我能把没有喜欢变成十分之一的喜欢,我就觉得我自己好厉害了,我有信心把你变得更多!”

景阳逸揉着她头发的手移到了小脸上,“如果我真的利用…”

罗米米踮起脚捂住他的嘴,“那就利用,我愿意啊,有什么关系,我会帮你的,阿逸不是很想出道嘛,我帮你。”

景阳逸拿开她的手,在手心落下一吻,罗米米瞬间脸红,“阿……阿逸啊。”

“米米我们在一起吧,你愿意吗?”

罗米米一下子没缓过来,缓过来后兴奋的一直笑,“我愿意我愿意!我永远都愿意!”

景阳逸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真是个傻瓜……

“等等,你问我愿意吗……”罗米米盯着他,“好像结婚誓词哦。”

他摁住她的头,“才几岁啊想结婚!”

罗米米笑着扑进他怀里,“我们一定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我以后一定要嫁给你。”

景阳逸抱紧她几分,已不知是错还是对,既然有人把真心捧到你面前,何不收…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很喜欢她,又或许会是她的真心太过于吸引人,他终是自私的。

……

景月芜一直有去看汝卿,但她的情绪依旧不稳定,权威医生给出诊断是还有站立可能,但后期康复要花很大的功夫,一看恢复过程,而看病人意志。

但俩样汝卿现在都做的很差,除了景月芜她已经不愿意再见其他人,凛澈更是心头的定时炸弹,他一来她必定情绪崩溃,俩人的感情随着这次车祸恶化到极点。

明明才开始给他机会,他都没好好珍惜就没了,彼此都心力交瘁,景月芜看着也是愧疚无比,但汝卿太傻,一边哭一边说,“你一定要赢,我没事的,只要你赢了就实现一半梦想了,清赫就会签你,那我的腿也值得!”

景月芜看到她这般模样心就痛到快碎掉,她的阴暗面一直告诉她,她也要毁了眀绵杏,可是她还是狠不下心,这时的她比起以暴制暴更愿意通过法律,可是她一点证据也没有!

汝卿眼眶通红,抬手擦着眼泪,“你一定要赢!我以后还要去音乐厅看你拉小提琴呢,但我…成了残疾,怎么办啊…月芜我想到真的好难过。”

景月芜抱着她,“汝卿一定能重新站起来的,相信自己好不好?”

汝卿放声大哭,“我完了,我和凛澈也完了!凛家怎么可能让他以后娶个残废!”

“不会的,汝卿你一定会好的!”

“我一定要让我爹地找到凶手!我要让她也试试双腿不能走路的滋味!”

景月芜双手紧握,“汝卿再等等我……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一定。”

汝卿哭着点头,景月芜抽纸巾帮她擦眼泪,“再过三天就是决赛了,我答应你一定拿个冠军给你看。”

汝卿哭着点头,“好可惜……我…我之前一直想你决赛了我该怎么给你喊加油比较特别,可是现在我连现场都去不了。”

景月芜笑着摸着她的脸,“没事,决赛有直播,先在直播上看我,等我夺冠我就在医院现场给你奏一曲,好吗?”

汝卿重重点头,“好。”

……

决赛前一天。

景月芜从宿舍出门准备去海悦声学院附近的酒店入住,但沐倾灵突然在宿舍里头拦住她。

“月芜……”

“什么事?”景月芜抬头看她,但没什么好脸色,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她和眀绵杏是好朋友,她现在特别恨眀绵杏,自然连带她的朋友也恨,她真的再也不能和她好好相处了。

大概这次决赛结束后她就会直接退宿,再也不想和她同个屋檐。

沐倾灵痛苦的看着她,纠结到底说不说…眀绵杏找人撞景月芜的事她是后来知情的,没想到眀绵杏想害景月芜却反倒害了汝卿。

而且眀绵杏明天还要出手!就因为景月芜来明家晚会羞辱她那件事,她真的看不下去了,这可是决赛啊,比了那么久,努力那么久就是为了今天!

之前她和段南封闹绯闻,说来她只是离开什么都没做,但也是因为嫉妒明淮安对她那么好才会这样,她是帮凶,那件事成了她的心病,她真的不能再坐视不理看着眀绵杏害人了。

景月芜看着她内心就开始不安,“沐倾灵你不会想着害我吧,明天可是决赛,我知道你和眀绵杏那么好,她做的那些事你没少知情吧,现在又要当她的帮凶吗?”

沐倾灵害怕的往后一退,住那么久以来景月芜一直是对她客客气气的,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她忽然深深意识到,汝卿的出事真的激怒到她了,并且她知道这件事和眀绵杏有关,所以迁怒自己。

明家暗地里还给眀绵杏擦干净,根本没有证据和任何风声敢指向明家,汝家现在怕是忍气吞声等着反扑,但那是明家啊,谈何容易!简直是天书之谈。

景月芜朝她逼近,“之前绯闻的事你也是帮凶,我虽然不知道段南封为什么会出现,但我清楚你们做的那些事!我只是不说不想去计较!我不是傻!我只是更愿意相信人性是善的,可是你们一次次的得寸进尺让我明白,你们根本不值得我的善良!”

沐倾灵往后一退直接坐倒在地,眼泪直接掉了下来,“我……对不起,可我只做过那一次,其他都与我无关,我对你没有恶意。”

景月芜冷笑,“知情者不阻止,知情者纵容,那和直接看人去死有什么区别!”

沐倾灵震惊的看着她,“我……”

“告诉你,从汝卿出事那天起我就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做乖乖女,不再继续让你们这些人以为我是任人宰割的砧板肉!我不会再小心翼翼了,从今以后你们强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和我身边人身上的,我都会以一回十的报复回去。”

说罢她头也不回的开门往外走,沐倾灵坐在地上一时没起来,反应过来后立马去追她,“月芜!别走,你听我说完。”

她张开手拦住她,不让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