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斌杉转身就走。

而狄子凡似乎早就料到她现在的反应,脸上的笑容更是丝毫都没有变过半分,看着她即将从房间走出去的时候,声音淡淡道,

“岳斌杉,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

她脚步一顿。

回眸。

就看到狄子凡眸子深邃的看着她,似乎已经将她整个人都看透了一般,眼神儿里有和她一样的野心和不甘,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应该在一起,因为他们才是一路人!都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更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那种。

“我考虑一天。”

“好。”

狄子凡毫不犹豫的应声。

似乎已经猜到了她最终的答案一般,连眼神儿都丝毫没有变过,而岳斌杉则是心绪复杂的转身从房间里向着外面走去,手里的茶叶似乎也让她的心静不下来。

**

另一边。

车上,气氛略显暧昧。

程华年开着车,透过后视镜不断看着女子的情况,看着她整个人红彤彤的似乎如煮熟的大虾一般,嘴里更是不时溢出一丝**,似乎整个人很难受的模样儿,嘴边还嘀嘀咕咕的说着醉话,

“刘奕然,我再也不管你的事儿了,居然那样说我......”

“唔,我才不在乎呢...”

“......”

他眼神儿暗了暗。

顿时反应了过来,心里也猜测出来了几分。

明玉和刘奕然之间似乎还有一段过去?而这次明玉就是为了和刘奕然生米煮成熟饭才在酒里动了心思,却阴差阳错的被她喝了?

那刘奕然呢?

他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他们的人影了。

思及此,程华年的眼神儿更是深邃了几分,若是这次不是正巧他在的话,那她就算刚刚没有受伤,等药劲儿一上来之后,在人员杂乱的酒吧里,她的下场更是可想而知......

这笔账,他还要好好算回来的。

“程华年......唔,我才不喜欢你......”

她忽然开口。

喃喃的声音,顿时让他的心也随着沉了几分,看着躺在后座上翘着嘴巴嘟嘟囔囔的女孩儿,眼神中闪过一抹温柔,声音更是宠溺的能滴出水来一般,

“没事,我喜欢你就够了...”

“才不够...那么沉着一张脸,每次都是自己决定一切,都不和别人商量...自大的臭男人,唔......我怎么会喜欢你的,不对,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的,我都是别有用心我......”

她嘟嘟囔囔。

他满脸笑意。

即便是听着她毫不掩饰的说自己‘别有用心’,心里也是软软的,更是莫名的有种将她抱在自己怀里狠狠揉捏几下的冲动。

喜欢一个人到了极致,真的是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

抑制不住的想要咬她一口的冲动。

程华年看着她在后座嘟嘟囔囔着,小脸红扑扑的不断的说着他的坏话,心里更像是被什么填满一般,充实甜蜜的让他抑制不住的勾着唇角,眼里的笑意更是藏都藏不住的甜蜜。

连微风似乎都是甜甜的。

不留意间,便到了两人院子里。

程华年将她小心翼翼的从后座上抱了下来,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一般,轻柔的怕捏到她一下都会觉得痛,将她的小脸摁在了自己怀中,想要抱紧却又怕她痛,连进门的这几步都变得煎熬了起来,直到走到床边上,脚步才缓缓停了下来。

他脸色有些犹疑。

好像,不舍得将她放下来。

她难得的乖巧,他甚至想就这样一直抱住她也是非常好。

所以。

他坐在床边。

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垂眸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更是轻柔无比的在她额间落下了一吻。

轻柔,却又有些不满足。

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脸上,一点点想下倾斜着,当目光落在她的唇上时,更是眸子暗了暗,温热的手在她的唇角上轻轻的摩擦着,喉结微动,脑海中的理智更是一点点消失,尤其是当看到她下意识的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后,更是再也忍不住。

声音沙哑,

“是你先诱惑我的。”

话落。

薄凉的唇顿时落在了她的唇上,轻轻地辗转着,一点点深入,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吃掉一般,向来淡漠的眸子中此时也染上了一抹暗色,手下在她的身上轻轻游走,当感受到身下温热的触感时,所有的理智都荡然无存。

眼里,只剩下怀中这个妖娆的小女人。

宋锦瑟只觉得身上火热一片,脑子里似乎混混沌沌的任由眼前的男人侵略,只觉得浑身的燥热似乎在他的动作间稍稍舒缓了一些,但潜意识里却还是想要更多。

手。

也落在了男人的脖间,微微的凑上去。

浑身燥热的,更是让她忍不住发出猫儿一般的声音,沙哑着透着暧昧,微微喘息着更是犹如一个夜晚的妖精一般,勾人魂魄,

“唔...还要......”

“......”

程华年身子一僵。

在她这声**下,理智忽然渐渐回笼,感受着手下的温热滑腻的触感,更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强迫着自己的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不行。

他不能这样。

等她醒了,只会更恨他。

他胡乱的扯了毛毯裹在了她身上,却被她烦躁的扯开,身上燥热的随着男人的离开而渐渐的加剧,此时心里只要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儿带着几分迷离的走了过去,缓缓停在了他面前,

“我去给你放水......”

他声音急促。

转身要走,却被她扯住,

“要...”

她垫脚。

红唇顿时落在他的唇上,微微探出额小舌头更是透着几分急切,双手紧紧的环着他,感受到男人微凉的体温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喟叹,而程华年则是整个人都绷紧了,眼神中更是充斥着渴望,看着这个一次次挑战自己忍耐极限的小女人,声音沙哑,

“宋锦瑟,我是谁?”

“程华年......唔,我要......”

她话音未落。

顿时被男人打抱而起,将她整个人放在了床上,欺身压了上去,沙哑着再一次开口,

“你要什么?”

“要你~要你~~程华年,我要你......”

“你说的!”

他眼神深邃,整个人俯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