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几次三番都没能搞定这个任务者,最后竟然还措施一个坑对方的绝佳机会。

好吧,就像之前枳所推算的那样,就算是那个委托者的诅咒真落到芩谷身上,也不一定能干掉。

然而,对于苍梧的主神空间而言,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管的那诅咒有没有用,你帮别的天道系统的任务者,那就是对我的背叛——关键是还如此地没用。

所以,对于主神苍梧而言,将他与这个可恶的家伙一起打入永生域也只是挥挥手的事情吧。

在苍梧的偌大的主神空间里,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

枳现在觉得一股悲凉之情油然而生。

然后,只见那节竹子突然飞向芩谷,扑倒在地上,枝条展开环住芩谷的双腿……

芩谷被对方这突如其来的操作弄得有些懵,不过,看对方这样子,让她突然想到一个词——抱大腿。

芩谷道:“你确定是在抱我大腿而不是准备把我往坑里带?”

枳仰了仰竹子头,“谷谷,天地良心,我我这次真没把你往坑里带。我我们都要掉坑里了啊。你千万不要丢下我,我只是一个系统,我保证,以后我都绝对听从和辅佐你,如有违背,我我就……变成竹片儿……”

芩谷不管对方此时样子看起来多么的真切,然则她内心并不相信。

她只想到时候把这家伙种进自己时空小屋前的自留地里!

被坑的多了,就算是对方因为多次失败而被对方的主神抛弃,相当于苍梧主动将这个系统推向了她,她也对这家伙生不出丝毫怜悯之心。

嗯,她要更努力修炼,把牙口练好——学学神兽,啃竹子!

不知道为什么,枳看着对方脸上淡淡的笑容,不由得竹心传来一颤。有种被人当做食物的感觉。

阴险,这家伙果真阴险!

不过,再阴险,现在也只能抱紧这个大腿了。

芩谷努力运转先天炼气术,调息静心。

虽然身体内部还没有完全符合生命体的条件,不能积累灵力,但是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放空心灵,整理纷乱的思绪。

算起来,芩谷自从被坑进这个苍梧体系下的小时空,已经经历过很多个小时空和身体了。

积累了很多原主身体所留下的一些记忆。

以前她每次都会在任务完成后进入灵液中洗涤灵魂,把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和灵魂印记清除掉,才能让灵魂无所牵绊地轻装上阵。

而这次,没有灵液洗涤灵魂,那么就只能用这种方法,让她的灵魂保持纯净和清醒状态。

不过,就算是芩谷每次都很努力不让上一任原主的信息影响到自己,但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些残留。

这些残留的印记会让她在做出某些判断的时候,可能出现偏激。

芩谷在静心修炼,努力将思绪中的杂念抛开。

枳则一直抱着芩谷的腿没松开过,最后干脆缩小,变成一截竹制的挂件,坠在芩谷的脚踝上。

这次传送的稍微有些久,大概过去了一天多的时间吧,芩谷终于感应到灵魂再次着陆。

咦……这是什么?

怎么感觉这个新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啊。

挂在芩谷脚踝的枳轻轻晃动着,连忙应道:“谷谷,主人,我我们被送进一块石头了……”

“石头?”

芩谷也愣住了,下意识反问。

难怪她觉得这次着陆的触感不一样了呢。

“身体”的信息反馈到意识中。

这的确是一块石头,而且是,是非常普通的那种。

既不是人见人爱的玉石,也不是某种名贵的石头,总之,就是山上随便找到的那种。

石头的属性:

角色名称:破石头

硬度:6(仅仅比土块略强一点,很快就要风化的那种)

体积:0.3个单位(相当于普通磨盘大)

用途:可以供人坐,或是做成碎石铺路等等

角色要求:100功德

失败惩罚:无(我会给你机会,直到你能达到角色要求为止,所以没有惩罚的哦。)

……芩谷看完新的角色和角色要求,她也是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她想,相对于之前的那些没有任何酬劳回报的角色,其实这个才算是真正的坑吧。

超级巨坑!

丫的,这样一块杵在山上的,就连鸟屎都不会落到上面的破石头。

既没有挡在山路中间,也没有在显眼的位置,更不是什么有用的石头——就连做磨盘都不够格,只能给别人当坐凳,当垫脚石。关键是谁会发现这旮旯里的石头?到处都有石头,为什么要天远地远地搬她这一块?

恐怕等到地老天荒,等到这块石头被自然力量风化的时候,也不一定能有人发现她吧。

就算是这样,竟然还要求她达成100功德?

还什么没有惩罚……直到达成角色要求为止……

摔,果真是主神出手就是不一样啊。

呵,苍梧是吧,以后最好祈祷不要落到她手里!

——呃,好吧,等她把这个坎迈过先。

芩谷低下头,视线落到枳身上。

“现在总算是如你所愿了,我现在的确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有一百多年的灵魂时间。解除契约吧。就算是你不在,我现在也被坑在这里了。”

枳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我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会好好辅佐你,如果再给你挖坑,我我就变成竹笋,天天被你吃……”

他现在的样子有几分做作,但也有几分真诚在里面。

毕竟身为系统,首先需要练就的一项本领就是什么样的宿主说什么样的话。

于枳而言,芩谷可不是怀安,芩谷虽然还没有直接吃掉竹子的牙口,但是他更是奈何不了芩谷,而现在必须与对方协作或许才有机会脱离困境。

当然要收起高高在上的范儿。

芩谷眉梢微不可查地挑了挑,呵,这个倒是挺合她的意呢。

算起来,自从她死了成为任务者后,除了在任务小时空里,以委托者的身体享受过一些美食之外,她的灵魂本体还从来没吃过什么东西呢。

但那些久未的美食记忆仍旧不时萦绕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