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秀苏没有下水,一脸鄙夷看着忙碌的越阳,这么大人,却在这里玩沙子,实在是幼稚!

越阳并非是玩性大起,而是要给凌若寒一个惊喜。只见他将沙子堆积起来,逐层踏实以后,再往上添加。

在旁人看来,他只是在玩积累的游戏,但等到沙山形成,下面便围观了不少游客,啧啧称赞。

只见越阳手法极快,从上到下用封血剑雕刻沙山,很快上面的轮廓便显露出来,有人惊艳道:“哇,这是一座城堡!”

没错,就是一座高大恢弘的城堡!

半圆形拱门,层叠的菱形窗户,甚至还有蔓延而上的藤蔓,巧夺天工!

为了提速,越阳配合体内真气构建城堡,很快也累出一头大汗,而下方已经有人拍照,还有人鼓掌。

一位外国小朋友仰脸问:“先生,您是一位艺术家吗?”

“不,我只是为了迎娶我的公主!”越阳回复一句。

“她一定长得很美丽。”

“是,在我心里,她是最美的人。”

唐秀苏鄙夷一笑,之后却愣住了,越阳刚才竟然在说英文!好像,还特别地道!

“大家帮我照看下,我去寻找我的公主!”越阳站在构建好的城堡上挥挥手。

人们大笑鼓掌,纷纷表示愿意效劳。

越阳从上面直接跳下,奔入大海之中。此时,凌若寒正帮凌小溪固定好水上拖曳伞,叮嘱她一定要小心。

在游艇的牵引下,拖曳伞升起,凌小溪兴奋地在空中挥着小手。

感觉一只手揽住自己的腰,凌若寒转过头,笑了,指着上空道:“看小溪胆子多大,一个人玩儿。”

“还说,今天不还在生理期吗,就这么下水了。”越阳不由分说将其抱起。

凌若寒满脸娇羞,将头靠在越阳肩上,小声道:“我有安全措施,不怕水的。”

“那也不行,我要罚你!”

“呵呵,怎么罚?”

“把你关进城堡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凌若寒很纳闷,发现岸上围着好多人,想要下来,越阳却不肯松手。等两人近前,人们自动分出一条道路,甚至还有人打着节拍唱起了婚礼进行曲。

来到城堡前,凌若寒惊得说不出话来。一座精致的城堡,就在她的面前,比梦中的还要完美,修整特别齐整,以至于阳光洒在上面,都会映照出一层淡淡的金色毫光。

“这,你做的?”凌若寒捂住嘴。

越阳单膝跪下,在手背上深情一吻,“我的公主,送你的城堡,喜欢吗?”

越阳迎着光,眼睛自然眯起,睫毛却在脸上打下一片迷人的阴影,凌若寒开心不已,连连点头,“我喜欢,非常喜欢!”

人群中发出欢呼,越阳托着凌若寒的小手,邀请她去参观。

凌若寒双眸噙泪,却是满脸笑意,沿着蜿蜒而上的台阶,却意外发现,里面有间卧室,居然跟凌霄阁里的主卧布局一模一样!

只不过,一张大床上,有一对小沙人,相拥躺在一起,惟妙惟肖。

“你真坏。”凌若寒娇嗔打了一记粉拳。

“我觉得,好像还少十二个孩子。”越阳故作遗憾。

“要死,谁跟你生那么多,最多一个。”

凌若寒竖起一根手指,说完俏脸红了,越阳更是激动不已,能跟自己打算生孩子,说明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亲一个,亲一个!”有人开始起哄。

蓝雪舞看不下去了,下面仰头喊道:“小寒,下来,小孩子的玩意,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用,有什么好看的!”

真扫兴!

凌若寒撇撇嘴,却没听话,而是跟越阳并排坐在高大的座位上。

盛英看得很上火,唐秀苏却表情呆滞,宛若一缕孤魂,落寞的在人们的无视中,暗自欣赏城堡。

“叹什么气,丧门星!”盛英拉住唐秀苏,恶狠狠骂了一句。

“可我笑不出来。”唐秀苏黯然道。

“那就去死!”

盛英咬牙一推,唐秀苏本可以做到纹丝不动,但她实在太了解这个男人的心思,只得忍痛顺势倒下,还故意砸在镂空之处,城堡一侧坍塌,已经破坏了。

听到有人惊呼,凌若寒连忙往下看,不悦发现城堡被毁了,“哼,唐秀苏真坏,总是在捣乱。”

没听到越阳回复,凌若寒抬头发现,他正看着远处,表情惊愕,甚至带着一丝恐惧。凌若寒心里咯噔一下,顺着目光望去,惊得差点没有晕倒。

忘了凌小溪还在天上,而此时海面上突然冒出一股小小的龙卷风!

游艇似乎没有发现,竟然迎面驶去,虽然龙卷风未必能对它有实质伤害,但天上的人可就不好说了。

“小,小溪!”蓝雪舞也发现,人们的惊呼不在城堡被毁,而是龙卷风的突然到来,吓得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嗖!

一道矫捷的身影冲出人群,双**替踩在水面之上,拼命向着龙卷风的方向奔去!

是越阳!

巡视员发现了异常,向游艇发出警告,游艇察觉,连忙向岸边靠近。而龙卷风似乎长了眼睛一般,紧随其后,引来岸上阵阵惊呼。

越阳已经来到深水区,与游艇相向而行,凌若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怕二者撞上,后果不堪设想!

等到跟前,越阳利落地翻身上了游艇,伴随阵阵暴吼,脸上脖颈青筋暴起,全凭臂力往后收着缆绳。

“姐夫,救命啊,救命啊!”空中的凌小溪吓哭了。

“别怕!”越阳回头又吼一句,“你他妈会不会开啊!”

游艇驾驶员已经懵了,连忙调整方向盘,却是反了,越阳手臂一松,凌小溪连人带伞从高空坠入大海。

越阳见状,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双臂交替划了过去。

噗通!

凌小溪坠海,巨大的冲击力将越阳荡出两米远。蓝雪舞都要晕过去了,因为凌小溪身上还有安全带,慌乱之下,她是解不开的!

深吸一口气,越阳潜入水中,试图解开安全带,但过于复杂,而凌小溪慌乱之中死死抓住他的泳裤,几乎都要给拉掉!

无法提醒凌小溪,不得已,越阳只得用力将座位托起,确定凌小溪浮出水面,然后双腿用力,将她推到游艇旁边!

凌若寒捂住嘴巴,眼泪止不住的流,心中暗暗祈祷,谁都不要有事!

“女孩儿是那男的女儿吗?这么不顾命!”

“看年龄不像,应该是妹妹。”

“肯定有血缘关系,太拼了!”

岸上的人躲在安全处感慨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