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青铜府》洞府租住处!

就见此时,郝运石身形一闪之间拿着一块玉牌而出,向着此时自己的右侧方向,又是在身形闪动之时奔了出去。

而此时再瞧那玉牌时候,便是《八百一十六》栋号号牌写出的闪闪发亮,悦悦生辉之间,随着郝运石的身形快速离去之下,如流星划过一般消失不见。

旭日阳光普照大地,“呼呼”的清风吹送而出,显得此时的四周围环境温度适宜之中,合着此时那头顶的斜阳照射,便是春风化雨一般的和煦舒适异常。

时光飞逝,《本源世界》又是五日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已是响午时分,随着此时头顶斜阳渐渐飘下,便是使得此时的整个区域渐渐的趋于平静一般慢慢划了下来。

还是《青铜府》!

《青铜府》租住之处,八百一十六》号小洞府!

就听此时,郝运石一声:“混沌,此物还真是不一般啊!”的一声长吟传出,便是打断了此时的整个洞府宁静气氛一般唱响而出的,使得此时整个小洞府被这一声长吟而出之后,被点亮一般气氛一提的气氛活跃异常。

此时再见郝运石时候,便是在此时低头细瞧一眼自己左手之中的物品,又是一抬头对着此时的自己身旁的混沌,双目眼光一扬的瞧了过去。

一时间,随着他的长吟声音喊出,又是向着此时的四周围环境传过之间,如阵阵敲响一般,让此时的小洞府的宁静一般长吟了出来,震荡开来的使得此时的小洞府气氛,由活跃再次转变为跳脱,气氛再次一扬,缓缓地跳脱了上来。

也是与此同时,使得此时的混沌听罢,随声之间“咯咯”笑声之中,对着他随声应是的笑音符合。

而此时再观瞧郝运石左手之中那物品时候便是明白,此物品不是别的正是那个《本源星域》中心的《圆形石球》。

原来,自那日郝运石在危机关头,也是出于人急了哪管他何物,便是心念一动神魂一拧之间,一个物品就是从自己的脑识海储藏空间中,瞬间闪出到自己的左手之中,在此时自己顺手一扔的朝着那《本源星域》的中心位置《圆形石球》方向就是打了出去。

事情就是如此,没想到的是情况却是完美完成。

这。。。。。。。。。。。这不是神了!

而事后混沌收取那《圆形石球》之后,也是没看一般直接把它扔到了混沌塔之内,在郝运石离开之前做准备工作去了,那还顾得上这个。

于是间,便是和郝运石一起踏上了钟神都的路途,再也没有瞧一下此物的确切样貌。

两年时间的不停赶路和郝运石一起操纵混沌塔,更是顾不上打扫探查,奔行路途之下,也是有些忘记了此物。

而郝运石则是一入混沌塔时候,便是进入《悟性闭关室》闭关而去,根本就再也没提此事。

于是乎,直到今日来到这《青铜府》时候,郝运石与混沌塔心意相通之间,便是取出此物这才认真观瞧。

哪知这一观瞧不要紧,却是发现了一个重大的情况出来。

原来郝运石那日扔出的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星兽》少主的《星晶》。

不仅如此,那《星晶》竟然在接触《圆形石球》那一刻时间,竟然是一声轻响的相融了进去,此时正好混沌阵法捕获的那刹那之间,混沌的《世界之力》送出,也是在这一时间,同时《圆形石球》自身的《本源星域》规则《本源星域》之内,

田玉楚所说被郝运石的《吸魂**》凝练到极致的《神玄元气》,混沌的《世界之力》,这三者相合一之下,竟然是出奇的在那一刻那一点之间,合成了一个新的《本源星域》中心。

不!这已经不能称之《本源星域》中心了!

应该叫《本源星域》之心!

此时再瞧那《本源星域》之心时候,便是规则写满完美切合的不差一丝一毫的整个《本源星域之心》之内,冲蚀着满满的变异进化的《神玄元气》,

就是深灰色颜色柔和的冲出之间是那样的亘古沧奇!

而郝运石也是个钻研狂个性,自拿到这个《本源星域之心》之后,便是迫不及待的,研究之下,就是大惊了出来。

为何?

不为别的,此物不能用《吸魂**》吸取,又是自己在此时自己的神魂一拧之下,对着此物感悟境界而去之间,

感悟方面又是分毫不能感悟!

拿它作为升级,自己的《天河灵宝剑》又是光芒大闪之间,一遇到此物便是光芒闪烁不定想是怕极。

混沌是灵体,它那方面更是不用说了,自然是毫无用处。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一时间,郝运石五日之间,探查完毕之间,便是明白只有一条道理。

那就是《天河灵宝剑》和自己各个方面都是境界还低!

所以今日拿出此物,也是高兴之余,有些郁闷,有些伤感般的心情写出,自嘲式的对着混沌言了出来。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二人笑闭,便是在郝运石左手一收之间,《本源星域之心》收入到自己脑识海储藏空间之内,便是对着此时的混沌言道:“混沌,你看这《本源星域之心》,该如何使用?”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它声音落下的随声双目一张之间,目光凝聚的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就是回道:“运石,依我看,此物你提升境界,是赶不上了。。。。。。。。。。。。。”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之间又是随声的光芒一闪的闪了过来。

“哦!”

此时郝运石听罢,先是对着它哦了一声出来,就是双目目光移开此时的混沌方向,自己一低头目光前视而出,无声无语的在此时思考了起来。

嗯!对的!

此物,看来是自己现在是没什么用了!

为何?

自己现在已经是合规神境末端境界了。

虽然此时合规神境末端,吸不出那《本源星域》之心中的神玄气,那自己可以到了演化神境境界再吸取不就是了,也就是说此物在将来,自己也是可以用的上的。

但是,也就是这点。

为何?

很简单,郝运石是大圆满升级!

郝运石此时细算下来,竟然是发现,到了演化神境,一旦获得演化神境的修炼功法,那神玄气的含量肯定是又是一个天量不是。

再加上刚才所运算的合规神境巅峰到大圆满境界这一层。

那不是层层推进之下,那此时的这个《本源星域》之心之中的神玄气估计是不够的。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到演化神境之前,你是别想用此《本源星域》之心之中的神玄气了。

那另外一点,就是这玄气的质量。

也就是说,如果到了演化神境时候,神玄气质量是一个《质》的提升,那时候又要如何?

那时候,就是用《神石》也比这《本源星域之心》要好上许多。

为何?

《神石》等级有极品!

这又是为何?

钟离权的阵法凝合《玄石》之法!

不仅如此,演化神境虽然现在不知道如何修炼,但是从合规神境这层来看,那演化神境绝非是一般的等级提高那么简单。

也就是想想容易,但是做起来却非平常!

所以从这一点又是来说,这个《本源星域》之心,在此时怎么看怎么瞧,都是有些鸡肋的存在了。

一时间,随着此时二人此时的转态显现而出,就是让此时的环境四周围气氛一沉之下沉静无声。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郝运石想是在此时思考完毕,便是一抬头的双目微微一张,目光凝聚一般平静脸色写出,对着此时的混沌又是问道:“混沌,先不提这个《本源星域之心》了,这几日下来,你将这个《青铜府》勘察的如何?”

此言说完,便是有些疑问神色写出,瞧向此时的混沌而去。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对着他言道:“运石这几日下来,这《青铜府》整个阵法,已经是七七八八了,咯咯!”

此言说完,便是咯咯地笑了起来,对着此时郝运石笑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呵呵干笑一声,就是随声符合一般对着它笑声四起之间笑了过去。

一时间,二人的笑声又是扬起之间,使得此时的小洞府气氛再次一扬的活跃异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二人又是笑闭,郝运石又是对着混沌再次问道:“混沌,你说我们到了这钟神界,那钟山为何没有察觉?”

此言说完,便是朝着此时的混沌,眼角一杨的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啐了一声:“死运石!”之间,就是言道:“运石,你现在的境界,他能认识你啊。。。。。。。。。。。。。。。”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的又是让郝运石在此时听罢,微微一呆,有些尴尬一般继续无声的对着自己沉静聆听之下,又是对着他再次言道:“不过那,说起那钟山,我自来到这《青铜府》之后,探查这个钟山的《世界之力》气息之后,竟然发觉钟山本尊不在钟神界!”

此言说完,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的随声向着此时的郝运石瞧了过来。

“什么?”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惊叫了一声出来,双目一张的就是对着它再次言道:“这么说来混沌,我们可以便宜行事了。”

此言说完,便是双目惊芒冒出的对着此时的混沌,又是随声之间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一双小手虚空一摆之后,便是整个《青铜府》阵法地图,信息一般传出传到了此时郝运石的脑识海之中,对着他言道:“运石,这就是《青铜府》了!”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他晶莹身体,又是光芒一闪的闪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一瞧那《地图》,便是对着它神魂脑识海传送信息的冒了一句:“嗯!混沌,这里是哪里。”出来,就是在此时自己惊异神色写出,向着此时的混沌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那还未进化完全的小小嘴角一翘,对着它言道:“嗯!运石,那里应该是这《青铜府》钟青铜紧要之地了,否则阵法为何如此紧密。”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又是向着此时的郝运石飘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又是“哦!”了一声出来,便是对着它言道:“混沌,那既如此,我们晚上去探探,你看如何?”

此言说完,便是神色写意一般的对着它随声之间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咯咯”一笑之间,对着他随声应是的笑着回道:“咯咯!好的运石,我也是这么想的!”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呵呵”干笑之间,随声附和的合着此时混沌笑声之间,笑音传出的同声而起。

一时间,又是随着此时二人的笑声四起的又是渲染开来,顿时间渲染满满之间,使得此时的小洞府,再次活跃气氛一扬之下跳动异常!

而此时,再瞧刚刚二人谈论的那《地图》的位置时候,便是此时的整整一千万里方圆范围的《青铜府》,右侧《青铜府》牢房位置的斜上角区域,一处隐秘的五百丈范围的小庄园洞府,在此时显现而出一般呈现在两人眼前烁烁发亮!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二人再次笑闭之间,便是在郝运石朝着混沌虚空之中,轻轻一摆左手之间,双目微微合上之下,无声闭目打坐。而此时混沌晶莹身体,身形隐迹的消失在在此时的小洞府之内,

就是使得此时的小洞府环境气氛,由喧嚣将为宁静变化之间,缓缓地向着它原来的沉静气氛,就是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头顶斜阳缓慢的落下之时,慢慢的归于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