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之下,水面漂流远比在地面行走安全。

更不用说省力了。

要不然怎么说船运是人类历史上发展的一个重大节点呢。

除了偶尔会遇见瀑布一般的高落差水涧,大多数时候水势越来越平坦。

碰见鳄鱼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近在咫尺的鳄鱼群就在溪流中进进出出,刚开始佘莹萱和刘空姐还会惊呼下。

后来也熟视无睹。

因为这些野生鳄鱼,就像他们时不时能在岸边看见的东南亚虎、犀牛、甚至巨蜥一样。

基本上都没有攻击人类的念头。

只要不冒犯野兽们的领地,野兽比人类更友善。

从来没见过人类的骨溜溜大眼睛里面,更多是好奇。

靠在松软的草垫上,易海舟忽然笑起来:“这下我终于有点明白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意义了,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家,我们才是外来客,有什么资格到别人家里拍桌子砸板凳呢。”

佘莹萱已经能张开手臂做深呼吸:“回头我也资助点动保组织去拿个头衔,这个动物园一定要做出特色,既吸引游客,又具备环保动保的名声,名利兼收!”

说到这里还狠狠的握拳,做出成年人全都要的态度。

易海舟毕竟有专业的方位感,用烧出来的炭条在衬衫布上绘制一路走来的路线图:“这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只在乎探险。”

然后就把这张几乎丢了命才探索出来的线路图丢给富婆。

佘莹萱又笑着从易海舟嘴上把雪茄拿过来抽两口:“你这有点古人传书的感觉啊,等着瞧吧,未来这就是旅游路线的基础。”

她见识多,只要配备较好的汽艇、风力艇,又或者直升机,都能把这些从未开发过的原始美景,带给游客。

但如何把握这个人类涉足的度,就非常重要。

好在现在坐在木筏上的这俩男女,对这件事已经达成了深刻共识。

不用细说到底是谁救了谁的命,起码是共同抽一支雪茄的交情。

但另外两位的交情就很难说了。

刘芷羽明显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照顾老潘上。

以她商务机空姐的全面素养,温柔耐心又细致体贴。

除了照料所有的吃喝拉撒,只要能坐下来,就扶住老潘的右手做按摩。

这接近十天下来,国际名人易海舟的韧带和锁骨都只能自我恢复,亿万富婆的肋部创口也是自己愈合。

唯独没了用的赌神,那条手享受着五星级护理,慢慢的竟然褪掉了青黑色死气。

这也成了易海舟和佘莹萱闲极无聊的主要消遣。

相互用眼神示意对方轮流偷看那俩人之间的气氛。

老潘开始还会发脾气撵人,叫空姐滚开,不要靠近他。

刘芷羽就像哄坏脾气的孩子,完全包容的逆来顺受。

神色自若的巧笑嫣然,一举一动都充分展现出亚洲女性的以柔克刚特点。

稀疏头发还花白的老潘,很快就变得不敢看空姐的脸。

其实刘芷羽大概已经接近三十岁,不是那种嫩得满脸胶原蛋白的小姑娘。

可越是这样的年龄,越像熟透的水蜜桃。

随便说话、扭头、做表情,都会带着小小的类似耸肩、歪头、眨眼的附加小动作。

平添那种称之为魅惑的诱人风情。

佘莹萱偷眼咬牙切齿的恨恨:“长得漂亮就可以应有尽有吗?!分明就是两个发情的狗男女!”

易海舟笑:“漂亮就是可以让人赏心悦目啊,他们这……你说有几分真感情?”

吃饱了狗粮的佘莹萱忿忿:“没我们真!”

易海舟哈哈笑,低头继续玩自己的木头,水上漂着就比较闲暇,他又对这种丛林景色挺审美疲劳的,无聊到居然找了块木头来雕刻成手枪!

三四天下来已经基本成型,他正在用合金条慢慢切削打磨。

佘莹萱也笑着扭回头不再看那边:“如果钓金龟婿,你可不比老潘更合适?别跟我提什么高美雅,挖墙脚的女人从来不在乎正宫美不美,男人特么感觉来了,对一坨屎都会出轨!”

易海舟纳闷:“我怎么觉得你在骂我呢,我是一坨屎还是对屎出轨的那个?”

佘莹萱难得温情:“所以可能还是有点感情吧,毕竟这点照料用在你我身上的回报都会更大,以后需要的话你我要拉他俩一把,毕竟也是同生共死过了。”

易海舟还是那个腔调:“同生共死过的都要帮,我可能就忙不过来了,顺其自然吧。”

佘莹萱靠躺在他旁边也放松:“这种顺其自然的日子也蛮舒服哦?”

易海舟嗯。

佘莹萱仰望周围青翠跟蓝天白云:“从小就包围在各种各样的媒体跟关注里面,家里更是各种压力倾轧,好像从记事起都没有这样完全放空轻松的感觉,更不用防备谁,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太珍贵了,我甚至想多漂流些日子。”

易海舟鄙视:“你们都一样的矫情,真叫你在这树林里生活个一年半载,就还是想念原来的生活,如果完全放弃财富待在这里做野人,绝对没有答应的,人都是这样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佘莹萱居然抬手撑头靠在他头上:“但你就能游走在锅里和碗里。”

易海舟侧目:“老板,你这算不算信骚扰?”

富婆哈哈哈:“我如果年轻个二十岁,肯定会想方设法追求你,要不我把我妹妹介绍给你好不好,二十一岁那个,挺喜欢户外运动,最近也是空窗期……”

易海舟冷漠得像面对街头发传单的健身教练:“谢谢,不需要,忙不过来。”

佘莹萱刚要说什么,后面传来刘芷羽的轻呼,她回头一看,一只色彩艳丽的鹦鹉居然飞落到这木筏上,好奇的看着这些从未见过的生物。

空姐满脸发光的神情就是陷入爱情的样子,一瞬不眨的看着鹦鹉,情不自禁的就抱住了老潘胳膊低语。

老潘身体是抵抗的,表情却像个掉进蜘蛛网的蚊子,随便蜘蛛精你怎么着吧。

有点那种浪漫的味道了。

佘莹萱讪讪的收回目光:“真是羡慕这种心思简单的女人,我就是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

终于承认,自己和易海舟这种关系也是有目的了。

所以易海舟没感情呢,不过他看了眼鹦鹉,却是惊喜:“卧槽!要到了!”

佘莹萱吃惊:“你怎么知道?”

易海舟指鹦鹉:“红色蓝耳的鹦鹉在两千米海拔居多,翠绿色的就落到一千米左右,这种黄绿色的就是五百米以下,很多甚至会在洼地,差不多要出丛林山区,靠近平原了。”

佘莹萱佩服:“这么冷门的知识你也能知道。”

易海舟不在意:“这特么是我的专业好不好,成天都在这种地方转悠……”

佘莹萱已经开始憧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了,要是能看见我那些兄弟姐妹的反应就好了。”

她这思路果然异于常人。

但外界确实是已经震动各界。

实在是多年来在东南亚和HK、马坎等地,关于佘家的新闻八卦都能传得飞快。

目前当家担纲的大家姐,竟然私人飞机失事坠毁在东南亚海岛上!

这种凶多吉少的新闻一出来,就传到爆!

因为隶属于HK的这家商务机公司立刻公开了机长在无线电中的最后求救信息:“天啊!我们被雷暴击中,失去了一个引擎,紧急求救,紧急……”

后面再怎么呼叫该航班的时候,都没有回应了。

所以从HK发起,佘家以及国际博彩集团投入的救援行动立刻在当天下午就展开了。

只是因为距离太远,更主要是当时的天气条件确实很糟糕。

而且这种救援,速度快也没什么用。

高速喷气式飞机在丛林上空再怎么飞,也不可能发现什么痕迹,更没法停留救援。

所以还得是先调集救援人员和航空器。

专用的慢速螺旋桨式飞机跟直升机来逐渐靠近事发点。

可是这片世界第二的热带雨林又太大了,周围很难找到补给点。

这些航空器的航程有限,只能建立一个个前进基地再靠近。

哪怕有精确坐标,等单发螺旋桨飞机发现残骸痕迹,直升机靠近降落。

那都是第三天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