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在作垂死挣扎,但自负又狠毒的他,即使死,也不想让所有的人好过,更不想让灭他族人的后代好过,所以他在临死之前,决定说出了灭悠悠草原的真相,

湘梦一听鬼魅打算说出灭她族人的人到底是谁?她竖着耳朵倾听着…

“受死吧…”就在此时,冷面忽然大声喊着,向鬼魅刺去,他想将他师傅鬼魅,沒有说出口的秘密,让他咽到肚子里。

冷面此举,不光是因为他也参与了悠悠草原的事情,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看的出来,他的兄弟无心对湘梦是动了真心的。

如果鬼魅说出了这个秘密,湘梦和无心这对苦命鸳鸯,恐怕又将再次陷入仇恨当中,他要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

“冷面,你干什么?我还没有问清楚呢!”

湘梦大吼一声,冲到鬼魅面前,扶起他恳求着:“你别死,我求求你,你别死,你还没有告诉我真相呢?到底是谁杀了我的族人,是谁?你快醒醒…。”

湘梦急切呼唤着,拍打着鬼魅的脸,恳求着,鬼魅终于提起一口气说道:“是,是李明源,还,还有…”。

鬼魅没有说完,李明源从索罗奇手里接过自己的剑,彻底斩杀了他。

李明源此时这一剑正应下了一句话,叫:“做贼心虚”这四个字。

湘梦一阵头痛欲裂,大叫一声:“啊…”。

她的耳中不断响起鬼魅讽刺的大笑声

“哈哈!全世界恐怕只有你这一个傻子,你以为李明源他把你当朋友吗?你以为无心他真的喜欢你吗?他们是把你当傻子看,你帮他们对付老夫,可你知道,你的家人,你的族人是谁杀的吗?哈哈哈…”。

鬼魅最后说出口的名字,让她有些不可思议,有些震惊,有些害怕,他不敢相信地这是事实。

她从与李明源相识,一直把他当朋友,当大哥看待,可是怎么可能?他竟然就是自己找寻多年的仇人呢?

可鬼魅说出这个名字时,声音是如此清晰,她不可能听错,是“李明源”这个名字。

孩子刚刚冷面和李明源的举动,分明在掩盖着什么…

湘梦的耳边响起了耶律政光曾经对她的提醒:“湘梦,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李明源他们。悠悠草原被灭那天,他们出现在悠悠草原不远的“云峰城,”这绝对不是巧合,只是我还没有找到证据而已…。”

“不,不…一定不是这样的,不是的,不是的…”湘梦痛苦地抱着头,大吼着。

“湘梦,湘梦,你别听我师傅他,他是胡说八道,他是骗你的,他就不想所有人好过…”寒冰看着湘梦痛苦地样子,不忍心地伸手扶起她,说着违心的假话,安慰着湘梦。

湘梦的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她曾经俩次失忆时断断续续地画面

“寒冰哥哥,他是谁?”

“他是你的仇人,灭你悠悠草原的人,只是师傅留着他,还有用,先不着急杀他…。”

还有来龙祺国的路上,自己曾经问过鬼魅

“干爹,他们是谁?”

“你的仇人…”

…………

一句句的对话,一句又一句残酷的话语,将湘梦痴傻的梦,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是你?是你杀了我的族人和我的家人?”

湘梦的剑,抖动着指向了李明源…

“这个,这个,湘梦,你听我说,这其实是个误会…”

“误会?哈哈…几万的人马?悠悠草原几万人马,说没有便没有了,你说这是误会,哈哈…太可笑了吧!”湘梦狂笑起来…

“湘梦,湘梦,你冷静点,听皇上把话说完…”寒冰走上前,拉了拉有些疯狂的湘梦一把。

湘梦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道:“寒冰哥哥,你也知道是不是?你也知道是李明源他杀了我的族人是吗?快说啊!我知道你从来不屑说谎,你告诉我,是不是李明源他灭了我的族人?”

寒冰自从知道了湘梦对他的重要性,便不忍看着湘梦受一点点委屈,更不愿意看见湘梦痛苦,可是他更不会对湘梦说谎,他没有回答,把脸转向了一旁…

“所以,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我的仇人是谁,你们却不说,更不告诉我,让我如跳梁小丑一般找寻着凶手,甚至还帮助我的仇人,你们何其残忍?何其残忍?哈哈…”

湘梦感觉自己真的好愚蠢,她把所有人当朋友,可所有人都在骗她,所有人都负了她…

“湘梦,不是的,我没有在看你的笑话,我是希望你快乐,真的,我不告诉你,是因为你对无心他有情。我不想你痛苦…”。

寒冰拼命想解释清楚,可是他发现不管他怎么解释,都越解释越乱…

果然,只见湘梦的脸色更加难看,她的眼睛忽然间充满了血色,头发瞬间竖了起来,仿佛有些走火入魔…

“所以说,无心哥哥他也知道了?还是说你们所有人都是凶手?悠悠草原被灭那会,你们同时出现在“云峰城”,那是你们刚从悠悠草原出来,是吗?好啊!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口口声声说有湘梦的地方便有他无心。原来你们都在骗我,都在玩弄我,还有你们…”西施文学

湘梦一指冷面与李明源继续说道:“我将你们当成朋友,兄弟,甚至大哥,原来你们都在耍我,看着我在你们面前,如傻子一般被你们戏耍很好笑吧!很好笑吧!…”

此时的李明源却冷静了下来,刚刚忽然被鬼魅说出自己的名字,他有些慌乱,有些不知所措,觉得对不起湘梦,此时看着湘梦疯狂的样子,他反倒冷静了下来。

“事情已经发生了,朕也无力挽回,朕当年也是年轻气盛,没有调查清楚真相,既然悠悠草原已经没有了。朕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只要你提出来,朕都可以满足你…”。

湘梦冷冷一笑,笑的有些妩媚,眼角已经没有了泪水,泪水早就伴随着苦涩,流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了。

“好,那就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悠悠草原上,上万个亡灵吧!去死吧!…”

湘梦此时脑海里,已经全部都是悠悠草原亡灵们痛苦的哀嚎声…

无数的夜晚,湘梦梦到悠悠草原绿油油的嫩草,变成了血红一片…

草原上万的亡灵,在夜里哭涕,说他们是冤枉的,自己的父亲母亲无数次在睡梦里让她替他们报仇雪恨。

湘梦夜夜在黑夜里哭醒,大哥二哥指责他只顾贪玩,不想为他们报仇。

可她一次次在睡梦里跟他们解释,她还没有找到凶手,如今才知道,她有多傻,凶手就在她的身边,可是她却傻的与仇人称兄妹,甚至还爱上了她的一个仇人无心。

她为了她的仇人,不惜跳城楼,结果却害死最关心她,最心痛她的政光哥哥。

为了仇人,一次次犯险与鬼魅作对。

为了仇人,她不惜跳下雪山,也不让鬼魅有机会威胁她…

………

一桩桩,一件一件她做过的蠢事,让湘梦彻底崩溃,成为了魔头,她不再顾及任何人般,向李明源刺去…

“湘梦,你不可以杀他,他与无心的命,是连在一起的,你杀了他,无心便没命了…”

冷面见湘梦向李明源刺去,急忙拔剑拦截着。

谁知湘梦冷冷说道:“无心?他也是该死的人,还有你,通通该死,我让你们通通去地下给悠悠草原的人陪葬,赔罪…。”

冷面直视着湘梦的眼睛,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悲伤的神情。

那样的眼神,如寒冰般冷寂,仿佛没有了灵魂一般。

冷面知道无影将武功传给了湘梦,他现在不是湘梦的对手,但他还是不自量力的缓缓拿起了剑。

因为冷面不想无心有事,他必须保护李明源,因为李明源与无心同命。

在夜明珠的照射下,冷面的剑发出了莹莹光芒,似乎和他那带有青光的剑,容为了一体。

此时湘梦的笑容中,已经没有了一丝悲哀的情感,有的只有寂寞,孤独,和狠戾之气。

她要报仇,为所有死去的人报仇,此时的湘梦完全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复仇工具,她在各种欺骗和谎言中,心也随即死了…

冷面指着湘梦呆愣了片刻,他不知道他伤了湘梦,无心会不会怪他。

但此时的湘梦,已经全然没有了这方面的犹豫,在冷面还没有来的及动手时,湘梦的那一剑已经到了近前。

冷面不得已足尖点地,急忙向退去!躲开湘梦的那一剑。

湘梦墨绿色的衣衫,加上青色的剑光,冲天而起,整个库房仿佛都成了绿色。

剑在湘梦手里,虚虚实实挽了几个剑花,宛如毒蛇吐芯一般,直刺向冷面而去。

但只在一瞬间,蓝色的剑光在冷面胸口处一闪而过。冷面都没有反应过来,便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痛。一股殷红的血,如柱般流下。

“冷面…”

“冷面…”

“你疯了…”

众人惊呼一声,可对于湘梦来说,这还没有完,她不会放过任何欺骗她,玩弄她,戏耍的她的仇人…

这样的答案让湘梦彻底崩溃,她彻底魔化,心中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她在众人过去扶冷面的时候,再次发起了进攻…

“湘梦,湘梦,你快住手,你会后悔的…”

寒冰急忙伸手拦住湘梦,可能在湘梦仅有的一丝理智里,知道寒冰不是她要寻仇的对象,她用剑将寒冰扒拉到了一边,冷冷说道:“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湘梦推开寒冰之后,用剑划着地向李明源走去…

寒冰见没有办法,他惊恐地爬向昏迷的无心,开始呼唤着:“无心,无心,你快醒醒,快醒醒,湘梦,湘梦她疯了,你赶紧起来唤醒她,也许只有你能唤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