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37章永恒审判

陈扬淡淡看了寰天域一眼,说道:“寰大人,我们不必说这些废话。你应该明白,我既然出手了,就不会没想到后果。”

寰天域脸色大变,说道:“你会杀人灭口?”

陈扬说道:“不会的,活着的寰大人比死了的寰大人要有作用多了。”

寰天域的脸色不大好看,他问陈扬:“阁下到底意欲何为?”

陈扬说道:“似乎一直都是你在问我。”

寰天域微微一怔。

陈扬说道:“你心里很好奇,但你不用着急。我会让你明白的。”他顿了顿,道:“我问你,你为何这般快就清楚,我是从域外而来的?”

寰天域沉声说道:“你并不是从域外来的第一个人。之前,就有域外的高手过来,修为极其恐怖,居然意欲去找裁决所的麻烦。当然,他没有得逞。最厉害的是,他居然逃走了……在永恒府的追杀下,他闯了一番之后还能逃走。这可就不简单了。”

陈扬说道:“他?男的,女的?”

寰天域说道:“不知道,那人也做了面貌改变,来无影,去无踪。他闯了一番,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真容。就如我现在也不知道你的真容,你们是不会露出真面目的。”

陈扬暗道:“莫不他说的就是静姐?静姐的修为虽然在我之上,但能够去跟裁决所会会,说明永恒府的实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恐怖。”

他接而再次向寰天域道:“好,我现在问你第二个问题。你可知道天河神国?”

寰天域吃了一惊,说道:“阁下难道是为天河神国报仇来的?”

陈扬说道:“天河神国上有我的朋友,我从远处过来会友,没想到天河神国已经被毁,于是,一路追查过来。”

寰天域说道:“天河神国已经被毁,神国以及附近的星域也被全部毁灭,无一生还。只怕阁下的朋友已经……”

陈扬的眼睛微微眯起,说道:“你说的,我知道。但我要确定,等我完全确定了,我才会死心。如果我的朋友真的被杀了,那么,我会让永恒府从此不得安宁!”

寰天域微微一叹,说道:“阁下看来也是重情重义之人,老实来说,我也看不惯永恒府的霸道做派。只是恕我直言,阁下并不足以撼动永恒府。你这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陈扬说道:“我这一生做过许多以卵击石的事情,以前做了,现在更不妨一做。万物皆有生灭,永恒府不会永远永恒下去。不过,我也无意和永恒府为敌,如果我的朋友没事,我会带她们转身离开。”

寰天域苦涩道:“只怕,是不大可能了。”

陈扬说道:“言归正传吧,对于天河神国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寰天域也就正色起来,说道:“天河神国也在宙力的覆盖范围之内,永恒星域近千年来开始了扩张,星域不断扩大。尤其是黑暗教廷出现之后,这种扩张就更加疯狂了。三年前,皇帝陛下火伦斯执掌永恒府,他立刻就派人去和天河神国谈判,要求天河神国无条件归入到永恒星域里面。但却不知道为何,他们似乎谈得不愉快。更要命的是,永恒府派去的使者被天河神国给杀了。此举大大的激怒了火伦斯陛下,陛下震怒,直接发动了帝王攻击,将天河神国以及神国附近星域抹灭。”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具体的细节,我们这些外人并不知道。”寰天域说道:“我们唯一明白的是,谁敢和永恒府作对,那么天河神国的下场就是个例子。”

寰天域所说的细节和陈扬在雅文星那边了解的差不多。

陈扬便道:“我听说,后来卢娜公主去打扫了战场,对也不对?”

寰天域顿时恍然大悟,说道:“你是冲卢娜公主来的?”

陈扬说道:“我不想与任何人结仇,但我要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卢娜在凡尔分所里,高手太多,我不便下手。而且也怕会惊动永恒府的高层。”

寰天域说道:“荒原这边有阵法护持,而且魔人和荒兽时常出没。你在这里动手,的确可以做到不打掩人耳目。”

陈扬说道:“所以,你不会是我要杀的目标。但我需要你合作,你乖乖合作,那么咱两皆大欢喜。”

寰天域说道:“可是,我该如何相信你?万一你利用完了我,为了保密,再将我杀了呢?”

陈扬说道:“这个我没有办法跟你保证,你信我,有一线生机。你不信,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实际上,杀了你也很好办。杀了你之后,我再进荒原,引出荒兽。便可以做出魔人和荒兽袭击的假象……你被杀,又有魔人出现,那么,卢娜肯定会被惊动,且会第一时间过来。”

寰天域顿时后背发寒,道:“那你为何不这么做?”

陈扬说道:“我如果跟你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就是我的理由,你信吗?我不愿意无端多造杀戮,尤其是在还没有确定我朋友已经死了的情况下。我愿以慈悲之心待这人间,但若人间不留一丝善意给我,那我也只好大开杀戒了。”

寰天域说道:“阁下确是重情之人,那永恒府素来霸道,作威作福。若是有人,又有能力让他们头疼,那我是乐意之至。我也相信,星域之内,众生已经苦永恒府久矣,不过是没有能力反抗罢了。所以,我愿意与你合作!”

陈扬说道:“很好,我要在你脑域里放下印记,掌控你的生死。这是我的保险手段,你不负我,我绝不杀你!”

寰天域倒也爽快,说道:“来吧!”

他的生死本就已经被陈扬捏着了,所以也只能乖乖合作。

陈扬在寰天域的脑域里打下了涅槃精神印记。

之后,他又说道:“事后,我也会在你那两个手下脑域里打下印记。至于江东这些兵士,你不用担心他们外泄秘密。因为我已经度化了他们,他们会对我非常忠心。”

寰天域点点头,说道:“还未请教阁下大名?”

陈扬一笑,道:“我的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我不愿意骗你,所以,我的名字不说也罢!”

寰天域说道:“好吧!”

他又说道:“那接下来,您需要我做什么?”

陈扬道:“先不慌,我还有些问题需要你解惑。”

寰天域道:“请讲。”

陈扬说道:“你和卢娜对上,你能打赢她吗?”

寰天域摇头,说道:“当然不能,卢娜公主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在她的面前,她发动永恒审判,我连一丝宙力都发不出来。只能任其宰割!”

陈扬微微一惊,道:“永恒审判?”

寰天域说道:“卢娜公主是贵族,是真正的永恒族。我们这些人的宙力,乃是次等宙力。在真正的宙力面前,一旦被她们发出审判,我们的宙力就会失效。这就等同于生灵之间的血脉压制!”

“你们的宙力,这么不堪?”陈扬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觉得很是稀奇。

在他的修行世界里,从来没有说法力还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寰天域说道:“这个世界,是宙力的世界,法则是宙力的法则。永恒族就代表了宙力,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说了算。”

他接着又说道:“不过,你们域外过来的,并不受宙力限制。他们的审判,对你们无用。只是,在这里,你们会得不到外援,打下去,此消彼长,死路一条。”

陈扬说道:“这一点我已经知晓,我也不稀罕什么宙力。的确,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来到这里之后,无法吞食这空间里的元气。这是最大的问题!”

寰天域说道:“这就是宙力世界的恐怖。”

陈扬说道:“你并不是凯瑟人,你怎么运转宙力的?”

寰天域说道:“我们从小就会服食清宙丹改变体质,一直服食到十六岁。但我们的体质依然跟凯瑟人,还有永恒族具有鸿沟一般的差别。所以,我们实际上也只能运转次一级的宙力。太高级的宙力,会让我们身体承受不住。这虚空中的宙力,就是次一级宙力。包括天幕中的第一层宙力,也是次一级宙力。宙力分了三层,第一层是次一级,第二层是正宗的。第三层是原始宙力。那原始宙力只有永恒族才能使用。凯瑟人修炼到了宙玄境,也只能用第二层的。因为第三层原始宙力是有规则的,其他人妄动,就会死!”

陈扬不由感到目瞪口呆,永恒族真是变态得可以了。

这就像是地球人类中某些国家的阶层,阶层已经彻底固化,僵化了。

贫富已经被刻上了烙印。

普通人,就是最穷的,不可能运转宙力。

如寰天域他们,了不起算是个小中层级别的。

至于凯瑟人,那是富人。

永恒族才是真正的巨擘,大贵族,当权者!

陈扬叹了口气,说道:“那么看来,你们想要推翻永恒府,是永远没这个可能了。”

就像是寒门学子向上的通道已经被彻底堵死了一样,就像是在古代,科举被关闭了一般!

这是让底层人士寒心绝望的。

寰天域苦涩道:“没错,我们只能生生世世,永永远远被奴役。不过好在,也不是什么永恒族都能发出永恒审判的。必须修为要达到无为之境,才能够发出审判。而永恒族的无为之境是很难修炼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