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的鼓声响彻郑县这片地界。

听着鼓声,大家都爬了起来。

穿好了自己的衣物。

向大校场走去。

想去看看那所谓的第一届军官联赛。

大家都很开心。

因为他们昨天就知道了,最后几名的惩罚是什么!

那就是去挑粪。

大家想知道是那几个倒霉蛋,会排在最后。

“褚儿,今天比试,你怎么不穿铠甲过去?”一个老妇,看见那穿着一身短打的项褚好奇问道。

她是项诸的娘,叫项刘氏。

项褚看了看四周,没有外人:“娘,你这就不明白了吧?穿那东西去,我百分百就输定了。”

“为什么?上场比试难道不跟上阵杀敌一般吗?”项刘氏问道。

“不是,监军大人说了,是比跑步,举重,扔铁球……”项褚把需要比试的项目说了一遍。

“对啊!比武不用穿铠甲吗?”

“娘,就算我穿了那东西,我又能打的过谁?那六十来个兄弟姐妹,叔伯长辈,我除了少数几个能打过,其他厉害的那几个,估计能让我双手再加一只脚,我穿与不穿不是一样吗?”

“谁叫你不好好的学习你爹留下来的武学!”

“娘,现在就算我想学也来不及了。”

“你这叫活该,那么胖,去挑三个月粪也好,也好打打练武的基础。”

“娘,看你说的,这次弄不好,我根本就不用去挑!”

“就你?”妇人显然不相信!

“你别不相信啊!你等下看着就行了。”

“那我看你怎么输……”

“……”

两母子,刚走出自家院子。

迎面就看见几个熟人。

是项成荫一家。

“成荫,你怎么也没有穿盔甲啊?”项刘氏看着这个后辈好奇的问道。

项成荫与项褚两人相视看了一眼,各自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老荫庇!”

“婶子,褚哥儿不也没穿吗?我怕穿那东西热,所以就没穿。”

“是吗?”项刘氏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着两个穿着短打的后辈。

他们两可是凤凰军中公认的“聪明”人。

看他们这不约而同的举动,显然这就是一个“聪明”之举。

为什么聪明两字上打引号,这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

……

曹焱看着面前的这六十一个校尉。

他们的着装各有不同。

有穿官服的,有穿便甲的,这些人占了五十九个。

只有两个人穿的是短打。

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非常的般配。

那个胖子曹焱知道他的名字好像叫项诸(像猪)这名字别人只说一次,自己就记得了,当然这想不记得也难。

可那个瘦子?

曹焱只记得姓项,叫什么荫来着,有点记不清了。

反正昨天那挑粪的阴损主意就是他出的。

看的出来,这人只要一懒一阴,就会变的聪明起来。

要不然,早就死透了。

曹焱有点欣赏他们俩。

当然曹焱欣赏,别人看着他们就感觉眼跳了。

他们两是卡了点才来的。

也就是三遍鼓的最后那遍。

当他们一出现在众人面前。

就可以看见其他的校尉看见他们的打扮后,先是一愣。

接着就有点咬牙切齿了。

有几个与他们关系不错的更是围了上去,拿着他们两就是一阵猛盘:“你们两个没义气的!穿成这样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原因也简单。

在曹焱面前是要注意形象的。

那怕再想脱衣服,现在你也要忍着。

何况自己也没带换的的衣物来。

正盘着。

“啪!”两人的腰间掉出来几个水壶,是被那些人拉扯掉出来的。

“这特么的可以啊!”曹焱暗自嘀咕了一句。

他走了过去,在众人一片静止不动的注视下。

捡起了其中一个水壶,看着两人笑问道:“这是什么?”

“回监军大人的话,这是水壶,装的是糖水!”他们没要曹焱问第二遍,就把事情说清楚了,跟聪明人说话就这点好,不用问两次。

原来昨天,两人听到那些要比的项目后,为了不挑粪,便开始琢磨考试的内容来,当两人看见曹焱让人,围着大校场测量的时候,他们就暗暗猜测,曹焱应该是要让他们,围着校场跑。

这个校场东西长四里,南北宽三里,跑一圈就是十四里路。

为了今天能顺利跑完,两人便偷偷的在怀里藏了糖水。

准备等下跑步的时候喝。

曹焱笑了,指导了一句:“下次弄葡萄水更好!好了既然大家都来齐了,那么就开始吧,黑子,把号码别在他们背后。”

孩子们得到吩咐,拿着一张张写着号码的方布,用别针别在了这六十一个人的背后。

“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你们围着校场的栅栏,跑一圈就行,去吧!”

曹焱的话刚一落音。

众人就冲了出去。

看的出来有些人的功夫还挺不错的,最少在开始就用上了轻功。

不过,当大家跑到第一个拐弯的时候,很多人就停了下来。

穿着盔甲的人,纷纷把自己的盔甲脱了下去。

那些传了宽大官服的,也把外面的官服脱了。

只留下了简单的衣物。

当然这就浪费了一些时间。

特别是那些本身就不怎么厉害的人,那就落在更后面了。

……

跑在第一集团的就是那些武力值高的。

虽然他们有些人穿着轻甲,可是也不影响他们的发挥。

当然,那一胖一瘦也在此列,正努力的跟在第一集团的最后两位。

“阿雪,呼,阿雪,呼,给你一袋糖水,我今早特意帮你准备的!”项诸喘着粗气,递出了一个水壶,虽然美人跑步那姿势让人看得很心动,可这个前进速度他快顶不住了。

他只是不想得到后十位,而不是想得到前十位。

他准备把自己讨好女神的水壶送给女神之后,那自己就放慢速度,得个中间位置就行了。

项雪鄙视的偏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他,继续向前跑着。

“呵呵!”项成荫非常开心的笑了一声。

之后,在小胖子愤怒的表情下,把小胖子挤到了一边。

“阿雪,要我的,非常甜,我叫三丫头,帮你弄的!”看的出来项成荫一如既往的阴,而且还懂得迂回战术。

三丫头是项成荫的三妹,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现在正跟项雪在练习武艺,与项雪的关系不错。

这下项雪接过了项成荫递来的水袋,拧开喝了一口。

她今天穿的也是轻甲。

第一集团的基本上也都是轻甲。

开始跑的时候,还没感觉到什么,可这跑了一半,这穿了盔甲的不良效果就体现出来了。

首先是跑动的时候,盔甲随着身体起伏,一抛一压,勒在身上特别难受。

这第二,以前自己穿盔甲可没跑过这么远的路,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盔甲也越来越重,越来越难跑。

这第三,这跑久了一出汗,那嗓子眼是真的干,而且自己早上还是随便喝了点粥,这营养那跟的上去啊?

没办法,虽然自己看他们两这哼哈两将不顺眼,可现在这关键时候,也只能向现实屈服了。

“猪头,你那壶水给我吧!”这时一个在前面的军汉喊道。

“做梦!”

“我给钱!”

一听给钱,项诸来了兴趣:“多少?”

“一贯!”

“一贯?”

“嗯!”

“你打发要饭的?我可是加了好几勺糖,就那点糖估计就去了一贯了。”

“我出两贯。”另一个人喊道。

“三贯!”

“四贯……”

最终这壶水以6贯的价格成交了,是项雷拍到了。

“还是雷哥大器,给!”项诸把水递了过去。

项雷有点肉疼的接过了水,不过他没有犹豫,拧开喝了几口,只要拿到了第一,那就是三十万,也就是三百贯,这买卖不亏。

项成荫看着前面跑的快没影的项雪,她手里的水壶格外的扎眼,他有点心疼。

是问她要回来呢?还是要回来呢?还是要钱呢?

这可是一个多月的工资啊!

“你们剩下的水壶卖不卖?”显然看见项雷与项雪两人喝了糖水,立刻一马当先的跑远了,其他人也醒悟了过来,这就是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

这话问的两人也很纠结!

这给的话,后面的路估计自己要跪。

可不卖的话,这钱不赚,两人觉得自己回去了几天都吃不好饭。

这是个艰难的选择。

不过两人好歹是这军中最聪明的两个。

“现在不整壶卖了,只一口口的卖了!”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说了出来。

接着两人向对方投去了一个英雄所见略同的眼色。

“那多少钱一口?”有人问道。

两人看了看自己水壶的大小,在估摸一了一下眼前这些人的无耻程度,估计最多也只能给十个人喝上一口。

“一贯一口,不二价。”项诸喊了出来。

这让项成荫那刚想喊两贯的话收了回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骂道:“这头猪!这么便宜就放过他们了!”

“行!给我来一口。”

“我也是……”

最后达到终点的时候,是项雷第一名,项雪差了二十来米,跑了第二,第三就是戚峻……

比较这些人没两人加体力加的多。

而项诸与项成荫两人非常诡异的跑到了各自组的第一名。

这让他们两在看到成绩的时候有点不敢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