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何教授来了!”

“正主儿总算是到了呀!”

“何教授,真的是何教授!”

伴随着一辆红旗轿车停在人群后方,一个穿着红底绣铜钱唐装,面色红润器宇轩昂的老人从后排开门下车后,围观人群里,也是顿时炸起一片激动的欢呼声。

来人正是今天讲座的主角,才从帝都赶到蜀地,在机场下车后就急忙坐专车赶来的何俊杰。

正要拿出手机,打电话确认刘怀东门票真伪的周万博,一眼看到下车的老头儿后,不禁喜上眉梢,赶紧带着身边几位院长,亲自笑脸相迎上去。

“老师,您终于来了!”

周万博看到自己的恩师,就要鞠躬行个大礼,然而何俊杰却只是匆匆对他点了点头,便不再搭理这位得意门生,只是目光急切的左顾右盼起来,似乎在找寻什么。

“老师,您这是……”

看到自己恩师下车后的反常举止,周万博不禁有些懵逼,心想难不成老爷子是钱包丢了?

不过何俊杰始终没搭理这位得意门生,周万博也自然不明就里,明知道何俊杰是在寻找什么,想帮着一起找找都没法子。

就在何俊杰神色焦急,在场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时,一个比自家老婆娘还让他魂牵梦萦的熟悉身影,便突然出现在何俊杰的视线里。

当下只见这老头儿就喜上眉梢,咧嘴一笑健步如飞的朝刘怀东走了过去,“哈哈,小兄弟你真的来了啊,你能来参加我这交流会,可真是让我感到三生有幸啊!”

“呵呵,说了要来就肯定会过来,我可是一诺千金的厚道人,不像你找人给我送几张门票还是假的。”

刘怀东看到何俊杰,却是半点没有老爷子一见如故的那种喜悦,只是嘴角噙着几分戏谑的笑意,盯着地上被撕成一堆碎片的门票,揶揄调侃道。

被他这么一点拨,何俊杰这才留意到周围的情况貌似有些诡异,吴良那家伙到现在还躺在地上死命抽搐着,另外还有二十多个保安横七竖八。

刚下车的何俊杰满脑子都想着找到刘怀东了,压根就没去关注这些细节,这会儿看到如此诡谲情景,再发现刘怀东脚下的一地碎渣,不正是他亲自找人送去的贵宾票么?

当下何俊杰脸上的喜色,便被一抹严峻所替代,只见他毫不顾忌在场众人的直接大喊一声,“周万博,这是怎么回事?”

心知不妙的周校长赶紧屁颠屁颠跑过来,申请忐忑的问道:“老师,这这……这小兄弟的贵宾票,真是您让师兄送的?”

“废话,你没见过我的贵宾票吗?不知道长什么样?”何俊杰直接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堂堂医大校长周万博,此刻就跟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唯唯诺诺的站在那里大气不敢喘一口,显得格外拘谨。

而这时,前脚训斥玩自己学生的何俊杰,转而看向刘怀东时,却是瞬间换上了一张慈眉善目的笑脸,“小兄弟,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

“也没什么,

就是我拿着你给的四张门票,本来想着来给你捧个人场的,没想到检票的非说我是黄牛票,三下五除二就给我撕了,后来那个什么江院长,也一口咬定我就是来找麻烦的,直接就要让保安把我扣下报警。”

说到伤感处,刘怀东还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架势,就差脸上添两行清泪了,“我说老何啊,你瞧瞧我不过就是好心想来捧你个场,摊上这么多破事我伤心不?我难过不?”

何俊杰不无尴尬的嘴角抽动几下,只能配合的跟着点了点头,“对对,伤心伤心,这件事的确是我这学生处理不当……”

原本已经打好腹稿,准备了一大串长篇大论,然而还没等老教授酝酿好情绪,就被刘怀东直接打断。

“行了,我也知道,毕竟这么大个摊子都得周校长管理,有时候难免会出现纰漏嘛,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对对对,小兄弟你体谅就好……”

听到刘怀东这番话,下意识以为刘怀东是不计前嫌了,因此何俊杰本能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口大气出完,刘怀东就又来了句,“算了,今天这些狗屁糟糟的破事闹的我也是挺心累,没啥心情听你吹牛逼了,完事儿了打我电话,一起吃顿烧烤,算我给你接风哈。”

“别别别,别啊小兄弟,你这来都来了,还是进去歇会儿吧,等会儿完事我请各位吃顿饭,算是替学生的治下无方向你赔罪啊!”

何俊杰一听说刘怀东要走,立马慌了神,赶紧死死拽住刘怀东的衣袖,开启了死缠烂打模式,说什么就是死活不松手。

这一幕落在围观众人的眼里,竟是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滑稽,甚至就连周万博都严重怀疑自己恩师是不是上了年纪,脑子瓦特了……

好歹今天这么大场面,也算是他何俊杰的主场,那年轻人到底什么来路啊,用得着何俊杰当众如此放低姿态?

这架势,都特么快赶上三顾茅庐了……

就在周万博心中腹诽时,旁边的何俊杰却突然把目光转向自己这个得意门生,“还傻站着干什么?你的人惹出的事,你出面给我解决了,今天要是不能让小兄弟留下来,那么我也没必要开这个演讲会了!”

“啊!老师你说认真的?”

“没错,比当年教你还认真!”

何俊杰跟个老顽童似的,也不管这事儿能造成多大后果,还真就当着所有人的面重重点了点头。

这下子不光是周万博无比蛋疼,就连周围那些排队等着检票的,以及已经检完票进了报告大厅,又出来堵在门口看热闹的,都是一脸抓心挠肝的表情。

这会儿江城已经意识到自己要倒霉了,至于吴良,那傻逼还在地上抱头打滚呢。

刚才刘怀东扎了他一针后,吴良就跟被点了痒穴似的浑身奇痒无比,可到后来,痒着痒着,他特么不痒了,而是变成了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跟针扎似的刺痛难忍。

就在江城打算偷偷摸摸,不管不顾自己外甥先抽身跑路时,一个

充满敌意的目光,却是直接从身后锁定了他那臃肿肥硕的身形。

“江院长,这就打算走了?”

听到周万博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江城马上转过身来,一脸讪笑的看着周校长,“哪能的校长,那什么……没想到这位小兄弟的门票是真的啊,既然是真的,那就是一场误会嘛。”

“呵呵,周校长可别见怪,我这不也是为了学校的名声考虑么?您想想,要是有人拿着黄牛票,随随便便就混进了在我们学校举办的名师演讲会,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对本校的名声也不好是吧……”

“哦?为了我校名声着想,真的吗?”周万博眼皮一跳,满目戏谑的看着江城,就跟在看一场戏似的。

尽管江城也品出了这位校长的眼神不大友善,但刀架在了脖子上,他还是只能捣蒜一样连连点头,“真的真的,校长明鉴啊!”

“呵呵,那校园内发生聚众斗殴,而且还是二十几个保安围攻一个校外有为青年,这事儿传出去就不丢人了?”

周万博铁了心要在这事上跟江城上纲上线,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而且他最后那句画龙点睛的‘有为青年’,也是着实让刘怀东相当受用。

“这,这这这……”

江城神色慌乱,目光焦灼的开始四下打量起来,就是不敢直视周万博那满含怒火的眼睛。

这时周万博突然大喝一声,有如醍醐灌顶,“江城,到现在你还在跟我打马虎眼?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你回去必须给我写一份书面检讨,不得少于两千字,还有你必须正式向这位先生发出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如果不能取得这位先生的原谅,那么你这个院长也就不用当了,就算你那个在教育局工作的小舅子亲自说情,这事儿也没得情面可讲!”

“是是是,校长,我……我这就回去写检讨!”江城把腰弯的跟孙子似的,忙不迭连连点头。

不过就在他转身准备开溜时,周万博却是指了指正抱着脑袋满地打滚的吴良,“把他给我带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吴良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吧?”

“没有教师资格证,就因为是你外甥,就可以在我们学校任教了?那我们学校成了什么地方,菜市场吗!”

“校长息怒息怒,那个……吴良他大学毕业后是在我校实习的,我是看他实习期间表现还算不错,再加上他的教师资格证据说下周就能通过审批,所以……”

“所以你要告诉我,一个已经在我校任教半个学期的人,下周才能拿到自己的教师资格证?”

周万博直接两只眼睛瞪圆了瞅着江城,别说他这长相,光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时,还真就自带点不怒自威的属性。

被他这么盯着瞅了一眼,江城本就已经足够谦卑的姿态再次低了一大截,“是是是,校长您放心,我这就让吴良办离职手续!”

PS:更新晚点俩小时是因为电脑死机了,真想开直播给大家看看码了十来年字的电脑是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