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郑建国才打了卡还没走进更衣室里,顶着俩熊猫眼的普利尼不知从哪里飘了出来,满脸无语的瞅着他发出了声抱怨:“你又要请假啊——”

月初请了一天假,月中还没过去的昨天又请了半天,今天还要请下午两个小时,郑建国也知道自己最近请假有点多,只是这些事儿是无法避免的:“我也不想,可今天下午我父母从国内要过来,3点50的航班,正好请两个小时的假去接他们。”

“哦,你父母,从共和国过来?”

普利尼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只是不知是在抱怨还是发牢骚的接着开口道:“从知道我考医学院后,我父母怕是都不记得有我这么个儿子了——”

“咱们之间的传统观念和文化不一样,就像美利坚这边有大部分的州禁止对孩子进行体罚。

而有的州,比如牛仔州却可以在叫来警长后对不听话的孩子打屁股,我打赌你小时候肯定没挨过打。

但是在我家里那边,小孩子被胖揍是很正常的事情,有时候被父母,有时候被哥哥姐姐。

有时候被外人,如果你有机会去到那里生活一段时间,就会发现打孩子在共和国是件很正常的现象。”

听见这货谈起了他18岁便被爹妈赶出家门的经历,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的郑建国也就歪了歪头说过。

果然,只见普利尼俩熊猫眼中的褐色眸子露出同情之色,可郑建国知道这货找过来说请假的事儿,那肯定是有别的说法:“你准备要请假吗?”

“嗯,郑,你很聪明。”

普利尼苍白的面色闪过紧张之色,还转头看了看四周飞快开口道:“那个,后天晚上是我女朋友的生日,我准备提前下班请她吃个饭。

你能帮我顶4个小时的班吗?从18点到22点就可以了,那时候我应该把她送回家了。”

“后天——好的,没问题。”

眼瞅着对方连珠炮般解释过,郑建国倒是头次听说他还有女朋友,不禁面带微笑的答应过,又开口道:“你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以前可是没听你说过。”

“谢谢!”

接着探手拍了拍郑建国的肩膀,普利尼满脸激动泛起了几丝红润:“别人才介绍的,谢谢你了,郑,你算是帮了我大忙。”

只是随着普利尼的声音未落,伯莎的身影小跑着出现在走廊里,带动划出了完美线条的浮夸之物冲到了打卡机旁边,拿起自己的考勤卡飞快插进了打卡机里面:“咔嚓。”

“嗯,好险~”

看着考勤卡上的7:59字符,伯莎这才放下后撩起满头的金发,用咬在红唇里的丝带系住,将两个圆润的浮夸高高拉起,瞅过他后向着旁边女更衣室走去:“郑,你还没换过衣服?”

“哦,快到点了。”

齐齐和普利尼收回目光,郑建国转身进了更衣室里,打开柜子飞快换起衣服,没想到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伯莎的声音:“郑,你在里面吗?有人找你——”

“哦,我还在里面——”

利索的将短袖衬褂以及领带和鞋子塞进柜子里,郑建国拿起旁边的白大褂套在了穿着两道筋背心的身上,扣着扣子出了更衣室的门,不想穿着敞开白大褂的伯莎旁边,杰奎琳正面带忐忑的望着自己:“郑——医生,我愿意让你检查我的体液和血液。”

“哦——”

扫了眼满是打量的伯莎,郑建国扣上扣子后正色道:“你和你家里人商量过了?”

“没有,我哥哥他不同意,但是我知道你是真的在关心我,毕竟我从来没有见过有愿意为患者付钱的医生——”

杰奎琳摇了摇头,经过昨天晚上一夜的考虑,她还是被郑建国的那句负责费用,给勾的想起了当时配合瓦莱丽的原因来。

自打毕业后没多久,杰奎琳就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虽然费用方面有医保可以报销,然而她大学4年的学费可还是没着落,于是态度上便有了些许不同:“就当是占你的便宜了。”

“哦,你们俩在讨论什么?”

原本想走的伯莎飞快收住抬起的脚步,接着一双眼睛扫过两人的神情,她当然不知道就是这么个轻飘飘的问题,便改变了她未来的人生命运。

郑建国扫过正从头到脚散发着成熟女性魅力的伯莎,也就操起了手到裤兜里看向旁边的杰奎琳道:“她是我所知第三个拥有不知名症状的患者,这三人中俱都有一段时期的免疫力低下的症状,就是表现为气喘、胸闷、外加淋巴结肿大好似感冒的病征。

然而,考虑到同时伴有遍及不同体表部位的皮疹来看,这种情况和咱们已知的所有疾病都有所不同,所以我建议在她的医嘱中加入体液和血液的病毒学分析,昨天被她哥拒绝了——”

“但是她现在又同意了~”

挑了挑细细的柳眉,伯莎说着还冲郑建国展颜笑笑,只是很快转头看向旁边的杰奎琳,面带狐疑道:“你现在已经18岁了,对吧?”

“嗯,我已经18岁零8天了。”

杰奎琳警惕的扫过伯莎后点头说着,郑建国眨了眨眼后继续开口道:“要不你签个医嘱证明吧,伯莎医生,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会忙上三天四天时间,你能不能帮我跟进下她的检查结果——”

“这个当然没问题,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会上36小时的班,然后休息12小时后上24小时的班,这么算的话未来3天我只有12小时不在班上——”

伯莎歪了歪头,露出了修长的脖颈后笑笑,只是目光在郑建国修身的白大褂上扫过后,目光落在了他并不宽阔的肩膀处,满是问号的开口道:“你里面穿的那个小背心,是你们家里特有的吗?”

“嗯,你观察还挺敏锐——”

郑建国默默的看了眼还挂有纯真的成熟面颊,他是没想到伯莎会问出这么私密性的问题,只是随着他的话音未落,便见她笑了笑开口道:“昨天空调坏了,上班的医生护士们都浸透了后背,就只有你的汗渍没浸透白大褂的衣背,伯纳德说你里面还穿了件内衣——和女士差不多的那种。”

“这个家伙——”

下意识的露出了个苦笑,郑建国是没想到他能被人谈论到这个深度,也就冲着旁边的杰奎琳开口道:“既然你同意了,那就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服务台开个体液和血液的检测医嘱——”

“让我带她去吧,毕竟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的女朋友是瑟琳娜了——”

开口打断郑建国的话,伯莎说着给了他个眼神后,又看了眼旁边的杰奎琳,前者也就飞快醒悟到自己要开的检测项目,可是非常不合适带着杰奎琳同去的,便飞快从口袋里摸出了钱包,抽出三张富兰克林后交给伯莎道:“那就麻烦你了,顺便帮我把检测费用帮她交了。”

“没问题~”

伯莎接过钱后拿在手里,便冲着杰奎琳展颜一笑道:“走吧,孩子,能够遇到郑医生,你的运气不错。”

“要是没有你的话,我的运气应该是不错吧——”

对于无意中破坏自己计划的伯莎,杰奎琳是没想到她会冒出来,于是面上带着淡淡的怨念看了看旁边的郑建国后,也就跟着伯莎去了服务台。

“男医生在面对女患者诊治时,都要有女性医护人员在场,自己都差点把这点忘了。”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心中是警醒不已的郑建国便感觉伯莎不光是人长的漂亮,那心思转的也不是很慢。

望着两人的身影停在服务台前,郑建国就是不知道她乐意不乐意帮忙跟进在发现hiv病毒后的研究,否则就只能把这个共同发现者的荣耀,给到正在麻省理工学院里的西莉亚了。

可郑建国已经给西莉亚准备好了发现蓝色小药丸的名头——

当郑建国想要找出hiv病毒时,杰奎琳却并不为自己身上的症状而担心,这并不是说她因为学费而忽略了对hiv病毒的重视。

主要还是她哥哥巴里当时出皮疹都是三年前的事儿了,于是考虑到这三年来巴里身上并没有太大的问题,结果在杰奎琳的认知中即使是有问题,那么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

什么病毒能潜伏人体内三年的时间?

也许拥有这种潜伏期的病毒不少,比如最著名的狂犬病毒,其病症狂犬病一词来源于世界上最古老的语言之一——梵语,rabbahs,意为“狂暴”。

而最早关于狂犬病的记载,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300年,然而其疫苗是早在百多年前就被研制出来了,再加上杰奎琳确认自己没被狗咬过以及发病表现也不同,她心中对这种病毒是没什么认知的。

直到三天后的晚上,当杰奎琳躺在病床上看着身上只留下少许痕迹的皮疹,为即将痊愈而做着出院的准备时,郑建国带着伯莎敲开了她的病房门:“嗨,杰奎琳,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还不错——”

迎着郑建国注视的目光,杰奎琳说着还露出了白皙的胳膊,指着上面已经变淡的皮疹,神情轻松的开口道:“皮疹马上就要消失了,我也打算在后天出院,你们那个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才出来,我们在你的体液和血液中检出了某些东西,只是现在还无法确认这些东西是什么——”

郑建国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杰奎琳说过,后者神情一愣满脸不可置信:“你们无法确认是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血液在常规病毒学分析中没有找到微米级的细菌,然而在我要求使用可以检测纳米级的二十万倍电镜后,检测出了一种约为120纳米大小的——

考虑到最小的细菌也是微米级的,那么根据这个分类来看,只有单一的病毒才能这么小,嗯,我感觉这是一种病毒,只是还没办法确认,需要后续的持续研究才行。”

挠了挠下巴,郑建国说着看了眼旁边的伯莎,后者不禁飞快点了点头道:“单就显微镜下的结果来说,还不足以证明是你的血液中存在的,因为医院里实验室的研究员干活很不靠谱,这么小的东西也许只是污染了,所以我们找了个实验室想再取点你的血液进行培养——”

“那样以后就不用再麻烦你了,毕竟你现在都要准备出院的。”

郑建国下意识的接上伯莎的话说着,却不想杰奎琳直接看向了她:“伯莎医生,你能回避下吗?”

“嗯?回避?”

伯莎看了看郑建国问了,杰奎琳点了点念头道:“是的,我知道你们医院不允许男医生和女患者单独处在一个房间里面,所以你可以到门口看着我和郑医生就行了,如果你出去了,我就答应再配合你们取血培养那个什么病毒——”

“哦,那好吧。”

伯莎再次看了看郑建国,便将手操在了口袋里面后给他打了个眼色,这才转身出了病房的门,从玻璃中关注着两人,只是她没想到随着杰奎琳说了句什么,便见郑建国瞬间面现错愕之色。

然而,杰奎琳却没有任何停止的坐在病床上,不断的冲着郑建国说着什么,而后者却只是偶然间才开口说些什么,便见他的脸色再次瞬间挂满了错愕。

下一刻,郑建国在屋里面招了招手,伯莎抽出手后飞快推开门进了病房,瞅着两人都是默然的样子,开口道:“你们谈完了?”

“谈完了,杰奎琳会配合咱们取血,并且保证对其他医生保密——”

郑建国皱着眉头说过,伯莎顿时满脸喜色,饶是心头尖压着股淡淡的沉重,却也被她的笑给晃了下,然而想起接下来两人要进行的配合,便打起了精神道:“伯莎,希望你在医学院里的细胞培养课程没有忘了。”

“这个你放心,哪怕再去学一遍,我也一定会把它给培养出来。”

伯莎飞快从口袋里摸出了四个取血器,在杰奎琳的指尖和脚尖分别取着时说过,郑建国开口却没接她的话,而是改口道:“你取完后先到门外等下我,一分钟。”

“哦,好的。”

再次看了眼杰奎琳,伯莎飞快的取血完毕后用消毒棉球帮她包上,这才带着装了血的小瓶子出了病房,却不想郑建国几乎是在她关上门的十几秒后,便把什么东西放进内兜里的出了病房,好似松了口气般开口道:“好吧,咱们去消化中心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