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跑啊……”

一家院子里,几只放出来的鸡啄食着地上的谷子,院子边的杂草,

一个小孩迈着腿,追着撵着一只鸡,被撵着的鸡扑腾着翅膀往前,

“……小心着,别摔着了。 35xs.co”

院子边,台阶上,一个女人正忙碌着,似乎是纳着鞋底,抬起头,笑着,看着自己孩子,喊了声。

“知道了……”

小孩应了声,继续撵着鸡。

“……好了,别闹了,进屋里吃早饭了。”

女人说着话,收起了手上的东西,站起了身,往着堂屋里走去。

“好……”小孩脆生生应了声,看了看已经缩着,趴在不动的鸡,又转回头,看了看堂屋里,转回身,朝着堂屋里跑了去,

“妈妈,早上吃什么啊……”

……

“……冀叔,这是出村啊,去镇上?”

“对,去镇上有些事情。”

村道上,手里拿着件折好的雨衣,之前挨家给发请帖的老人从一户户人家门前走过,笑呵呵着同院子里的人搭着话,

“……老冀,这么早出门,去镇上?”

“对,去镇上办点事情。”

“看老冀你这红光满面的,家里孩子好事将近?”

“快了快了,还是之前说得,就后天,后天办席。”

笑呵呵着,老人应着,

“等下午我从镇上回来,再给你递张喜帖,到时候请你过来喝杯喜酒。 35xs.co”

“要什么喜帖啊,这乡里乡亲的就不用请了,我自己过来就成了。”

“喜帖还是要的。”

“那也成……那这会儿老冀你去镇上也是为了婚礼酒席的事儿?”

“对,这后天就要办席了,再去和办席的师傅再说说,看有没有什么变动的。”

“那成,那我就不耽搁你了,老冀你慢去……”

“成,你也忙,你也忙……”

笑呵呵着,老人应着。

……

沿着村道,廉歌继续往前走着,听着,看着,

一户户人家院子里,一道道身影或是吃着早饭,或是忙碌着些家务琐碎事,说着些家常里短,

村道上,村里人或是拿着农具往田间地头去,或是带着伞,带着雨衣,提着些东西往村外去,

一道道话语声随着阵阵清风,混杂着远处山林中的虫鸣鸟啼声,村子里反而愈加显得安静。

……

“……这是去河边下网?”

“这不是今天天气好了点吗,去河边下两网……”

一手拿着理好的渔网,一手提着个水桶,踩着筒靴的村里人,沿着村道,往着村子外走了去。

村道边,那位让舍了碗水给廉歌的老人,拉开了自家堂屋门,端着个碗,拿着筷子,从堂屋里走了出来,在堂屋外,屋檐下门槛边坐了下来。 35xs.co

“……老邱,吃着呢,吃得什么啊?”

“下了碗面,要不一起吃点。”

一位提着簸箕的村里人,从院前走过,笑着招呼着,搭着话,

“不了,吃过了,吃过了……老邱你这又吃面啊,还是煮点别得东西吃啊。”

“屋里就老头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下碗面吃也快些。”

“也是,那我先去地里了,老邱你慢慢吃。”

“成,你忙……”

坐在门槛边,老人吃着面,笑呵呵着过路的人搭着话,

吃完了面,又顿了顿,老人才站起身,拿着碗,朝着屋子里走去。

……

微微顿足,看了眼那老人,廉歌转过了视线,朝着身后那村子口望去,

村口外不远,几道浑噩着的身影站着,

两位身穿着迷彩的身影,望着村子里,目光浑噩着,背却依旧挺着笔直。

看了眼那两位军人,廉歌顿了顿视线,收回了目光,

转过身,继续朝着村子里走去。

……

“……小心着点,这么大岁数了,还以为小年轻呢,一会把腰扭了,你可别在那儿叫疼。”

村口边,一户人家堂屋门边,一个老太太收拾着早饭过后的碗筷,一边笑着朝着院子里喊道,

院子里,一个老人正拿着根鞭子,抽着地上的木陀螺,

“……嘿,我这岁数怎么了,我这身板硬朗着呢……去年咱家那谷子不也是我打的。”

“是是是,你身子硬朗,也不知道是谁,打了天谷子,捂着腰,喊了一整天。”

老太太端着碗筷,笑着说道,

“你个老婆子,怎么尽乱说,我哪有喊……”

老人蹲下身,拿起了地上的木陀螺,又转过头看着老太太问道,

“……老婆子,我记得屋里是不是哪还放着几颗钢珠……这木陀螺没个钢珠还是不成啊……上回外孙过来,就想要我给他做个陀螺,也没做成……等下回他在过来,就能有个陀螺给他玩了……老婆子你看我这手艺还成吧。”

“成,成……多大岁数了,还跟个小娃娃似的……那钢珠不就在那抽屉里吗……这一直下雨,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再过来……”

老太太端着碗,走进了后屋,老人拿着陀螺,重新站起身,往着堂屋里走去。

……

“……爸,吃早饭了,我扶你起来吧。”

又一户人家里,传出话语声,

“……爸你慢着点,我扶着你。”

“……是爸拖累你了……”

“爸你说什么呢,你是我爸……我小的那会儿我妈就走了,村里人给您介绍对象,你都没同意,怕别人对我不好。一个人拉扯我长大,那时候爸你都没嫌弃我拖累了你,现在爸你岁数大了,我照顾也是应该的。”

“……爸,吃饭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

沿着村道,廉歌往着村子里走着,听着,看着。

再顿住脚,廉歌走至昨晚那中年男人家院子前,

微微顿足,转过身,廉歌朝着院子里走去。

“……月霞,今天慧慧要从市里回来。虽说她说她要自己回来,不过还是去镇上接下她吧……我那儿等收了工回来,怕是就有点晚了,一会儿你去趟镇上吧。”

“记着呢,等中午我就往镇上去,我到了镇上,她也差不多该到了。”

堂屋里,话语声透过屋门,在屋外响起,

紧随着,屋里传出些窸窣的声音,

“……不吃了啊,这面才吃了半碗。”

“不吃了,再吃就赶不及,我跟人说了,我今天早点去,下午就早点走,这样就赶得上人卖自行车店里还开着,给慧慧买辆自行车回来……”

“那成……那我去给你拿钱……”

“……那你路上小心点,晚上能早点回就早点回,在路上别太赶,这下雨天的,路也不太好走。”

“……成……”

屋外,廉歌走至了这堂屋门前,屋里传出的话语声也渐近。

紧随着,堂屋门被从内打开。那中年男人和女人,出现在门后,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和这女人,廉歌转回了目光,

“老哥,我是个过路的人,有些口渴,不知道能不能讨杯水喝?”

闻言,中年男人和女人顿了顿动作,紧随着,才转过头,看向廉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