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那北幽王冲着段飞这边一笑,露出了白深深的牙齿,甚是吓人,据说这北幽王喜好嗜血!看着这一笑,段飞身旁的那个喃喃自语的家伙顿时戛然而止!段飞顺着北幽王的目光,感到神魂里有一丝威压,这家伙应该已经踏出了半步!不然不会如此敏感!

“两个小子,境界太低了,没啥意思!”瞟了一眼后,北幽王浑然没把这两人放在心上,只是目光若有如无的看了下不远去的一个身影,眼神有点凝重!

那也是个魔族,可是却打扮成一个人族,身穿一袭白袍,在这百人里最为醒目,“嗯,刚才那小子旁边的好像也是人族!”北幽王想了起来,有点古怪,人族啥时候能进这竞技场了!

只是这念头一闪而过,眼神再次被前面的那个白袍青年吸引着!

“万魔那个老贼的大弟子居然也来了,这次有点热闹了!”北幽王私下想!那白袍青年正是万魔至尊的大弟子君天候!平日里居然以人族自称,真是忘本啊!只是这小子实力强横,小小年纪就到了至尊神中期境,又被那万魔至尊厚爱,身上法器宝物不少,是万魔域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北幽王狠狠的想道!

感受到身后的目光,君天候神色淡然,只是那目光里居然有一丝熟悉的味道,君天候想了想,猛地的记了起来!“北幽那个老狐狸!”

就在北幽王准备看向其他人的时候,“当!”天空中猛地响起一声巨响,竞技场总算开启了,随着这声巨响,那竞技场的上空开启了一道门户,上面三个金色的大字“竞技场!”门后面闪着一阵阵金色的光芒,这就是远古大神们倾力打造的“竞技场!”也是赫赫有名的神祗战场!每一个天骄们都跃跃欲试,这儿即使九死一生,可变得更强的决心却充满在这些天骄们的心头,每一次开启后,只要能活着出来,那日后的修炼几乎没有什么瓶颈,只是至尊神中期巅峰到至高神只有一人能在这里破境,那就是万魔至尊,其他的都失败了!

“呵呵,北幽这个老家伙也来凑热闹,这儿的天意已经被师父取走,他还想再这儿踏出那步,简直是痴人说梦!”君天候暗暗想道!

随着那大门的开启,百名竞技场的参加者们纷纷进入可那大门,段飞不紧不慢的随着人流靠近了大门,突然一道白光闪过,段飞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等到清醒的时候,已经进入了竞技场的这方小世界!

这片世界极其苍凉,四处全是残破不堪的景象,如同末日般,一个巨大的红日悬挂在半空,那炙热的火焰烧烤着这片大陆,段飞极目望去,除了四处残破的城墙外,廖无人烟,这方世界究竟有着什么隐秘,居然引得万魔域无数的天骄们来到如此荒凉之地,段飞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边走边看了!

此刻的北幽王正拿着一副地图,对比着周边的环境,找那传说中的魔族圣地!这是他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副小世界的残缺地图,据说万魔至尊就是由于去了那圣地,才得以破境至高神,从此后一路成为这万魔域的主人!

北幽王皱起了眉头,这幅地图有些残缺,自己的身处之地只能隐约可见,只是从这儿通往圣地的路一共有两条,究竟选那条更适合不好决断,北幽王最后决定选最近的那条,选好了方向,北幽**心满满的踏上了征途!

“圣城!”此刻万魔至尊的大弟子君天候盯着手里的地图,那有一处猩红的标记,血一般的猩红,那标记上写着圣城两个大字,这是这小世界的隐秘,只有几位少数的人知道这方小世界里有着魔族传说中的圣城!这是一幅完整的地图,很快君天候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师父说过这圣城极为诡异,各人自凭机缘了!君天候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残缺的世界深处!

段飞隐约中感到这世界的不凡,只是自己身为人族,无法像那些魔族般感应这小世界的奇特,隐隐中极远处似乎与自己的血脉有一丝淡淡的联系!段飞顿感诧异,这里居然能感应血脉的联系!顺着这一丝联系,段飞也开始了这方小世界的之旅!

段飞行走在这小世界里,除了满目的苍凉外,别无他物,段飞很是奇怪,按道理应该会遗留一些骸骨,这小世界每次开启都是九成的死亡,可满目下却未成见着一具骸骨!段飞谨慎的走向那一缕血脉的联系,这缕联系居然是和那龙神血脉交织在一起!

穿过一段残缺的城墙后,沿着那缕联系,段飞来到了一处湖畔,只见是一个巨大的湖泊,一眼望去仅有数里之遥,湖中心有一处岛屿,那缕联系正是从那岛屿里传出来的,接近了这湖泊,段飞血脉里的那一丝龙神血脉越发的狂躁,居然有一种破体而出的感觉,段飞大惊失色,这湖中心究竟是何物,居然引燃了自己的龙神血脉!

段飞停下了脚步,盯着那岛屿,岛屿被一层薄薄的迷雾环绕着,忽隐忽现,看上去极为神秘!“竞技场!”这分明是处小世界,可却被命名为竞技场,段飞深感茫然,还有这岛屿,隐隐中居然令他有点心悸的感觉,只是既然来了,感受着那高亢的龙神血脉之力,这岛屿必须探个究竟,到底是啥原因!

段飞踏着湖面的波纹,向那湖心的岛屿走去,紫海守护在段飞的身旁,远远看去仿佛被一团紫云凑拥着,慢慢的靠近了那岛屿,段飞显得格外的小心 ,只是体内的那龙神血脉似乎变得更加的狂暴,“轰!”一道金色的光柱破开了紫海,直奔云霄,一条金色的巨龙在光柱里舞动!此刻的段飞,连至尊神的血脉也变得蠢蠢欲动!

段飞大骇,这还没进入岛屿,龙神血脉就迫不及待的破体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