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开通以来,贝拉卡瑟航空港的国际贸易业务量日益增长,但还没有达到满负荷运转的程度,通常每天有2-4艘联邦运输舰船往来于此,诺曼帝国和巴塞尔王国各有1艘运输舰船定时抵达,在航空港完成货物装卸。

抵达贝拉卡瑟后,魏斯以视察为名,带着安保人员巡查了各处仓库和卡口,并对常驻在贝拉卡瑟的外国工作人员进行了特殊的甄别。由于战争已经停止,在他特殊视野里,无论是巴塞尔还是诺曼帝国的人员,都呈现出一种白色的虚框,这意味着他们没有任何的敌对倾向。当然,仅从这一点并不能够推论他们没有协助联邦境内人员逃离以及刺探联邦情报的嫌疑,毕竟刺探情报协助相关人员潜逃,并不一定要归咎与真正意义上的敌对行为。

就在魏斯对古妮薇尔的去向一筹莫展时,在诺曼工作人员那边,他突然看到一个印象深刻的面孔,那人便是在诺曼帝国首都的免税区和皇家珍品区为他们做过向导并对古妮薇尔殷勤备至的侍从官。这个中年人长着一副人畜无欺的老管家模样,以他的身份,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他非常的低调、隐蔽,只不过一个非常凑巧的机会被魏斯认了出来。这个面孔让魏斯更加确信古妮薇尔的失踪跟贝尔拉瑟会牵扯上关系,于是,他让人给奥克塔薇尔发了封电报。告诉她,贝拉卡瑟随时欢迎她前来视察。

在发完电报之后,魏斯搭乘一艘前来运送货物的联邦运输舰离开,随同离开的还有那些先期抵达的应急小分队成员,不过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离开,而是在飞离贝拉卡瑟后不久,在视线受到阻挡的区域做了一次短暂的降落。魏斯带着应急小分队的成员们离开运输舰,徒步返回贝拉卡瑟。

在洛林游击战时期,雪山之上的夜路魏斯他们走的一点也不少,而在和平时期,在没有敌对武装人员的情况下,夜间行进仿佛是一次训练技巧锻炼意志的拉练。在贝拉卡瑟以东的区域,野兽数量很少。即便真的遭遇了那些凶狠的野兽,魏斯和应急小分队成员们所携带的自由试突击步枪可不是吃素的。他们有足足25个人,24只突击步枪以及充足的弹药,这些足以应付各种突发情况。在解决问题方面,武力往往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但智慧的力量同样不能小觑。

跋涉了一个晚上,在接近天亮的时候,魏斯一行人终于又回到了贝拉卡瑟,并在己方官员的接应下,秘密潜回到了这座国际航空港。他们躲藏在仓库的阁楼和一些隐蔽位置,密切监视着整个航空港的一举一动,而就在他们返回贝拉卡瑟的这天傍晚,当天最后一艘从联邦境内飞抵这里的运输机降落下来。

除了办理交接手续的随船人员,其他船员都只能在降落地点以及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休息区里活动,就在这些船员们陆续离开运输船之后,魏斯看到一个相对瘦弱的身影,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那个身影虽然穿的是船员的服装,但身形显得格格不入。

看到他们进入了船员休息区,魏斯悄悄离开了蹲守的位置,带着几名应急小分队的成员来到了船员休息区,在靠近诺曼人管理区的一侧等着。不多会儿,果然看到那个诺曼人的侍从官带着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摸到了休息区外墙。那有一个窗户,也许是洗手间的通风口,一个身影从那窗口翻了出来,在他们的接应下溜向了旁边的诺曼人管理区。应急小分队的成员们想要动手,但被魏斯阻止。因为从眼前这一幕来看,古妮薇尔并不是受到了胁迫,而是存在某种自主行为。是什么让她宁愿放弃大明星的身份,放弃优厚的生活,偷偷溜去诺曼帝国?难道诺曼人能给予她比大明星的待遇还有好多东西?

如果仅仅是钱财珠宝美食佳肴这些俗物,出生在格鲁曼家族的古妮薇尔没道理背弃国家而去诺曼帝国。对这样一个从小生活在优渥环境中的女士来说,什么能够让她不顾一切的冒险。答案其实不难揣测。

锁定了目标人物的动向,魏斯立即着手部署。在夜幕降临之后,即将装载着货物离开贝拉卡瑟航空港的诺曼运输舰船旁,魏斯带着应急小分队突然出现,他们没有强行登舰,而是拦在了舷梯口。被他们当场拦住的一男一女,女的是乔装打扮的古妮薇尔,而男的竟然是掌握着诺曼帝**事大权的巴拉斯王子。面对突然出现的枪口,这两人倒是没有惊慌失措。古妮薇尔低着头不说话,巴拉斯王子一脸不屑的看着魏斯。虽然周围的诺曼人并没有拔枪,但很显然,他们不会被这区区十几二十个联邦武装人员吓住。

“不介意坐下来谈谈吧?”魏斯开口道。

巴拉斯王子没有动,而是昂着头说:“想谈什么?”

“从我们这里把人带走,没有合规的手续,似乎于理不合吧!”魏斯对他说,然后看了看古妮薇尔,说道:“至于你,我觉得你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也欠奥克塔薇尔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知道你失踪,简直急疯了。可以想象,格鲁曼家族的成员们,特别是老亨利也要急疯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明白的事还很多。”巴拉斯王子插话道,“趁现在大家还没有撕破脸皮,把路给我让开。”

“如果是两年之前,这儿确实是由你说了算,但现在你决定不了这里的事情。”魏斯毫不客气的回击他。

巴拉斯王子并没有暴怒,而是冷笑了几声。黑暗中,周围响起了拉动枪栓的声音,这让应急小分队的成员们不由得紧张起来。在贝拉卡瑟航空港,有上百名负责安防的联邦军人,但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魏斯并没有把他们召集起来。以眼下的形势,如若突然交火,诺曼人未必能够占到便宜,到头来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魏斯手里没拿枪,他淡定地看了看身旁的应急小分队成员,示意他们不必惊慌,然后说道:“不久前,您还跟我说很想见识一下我们的新式武器。如今已经看到了。想必你很清楚它的性能,您瞧,我们没必要冒险把我们所有人的性命,特别是您和古妮薇尔的性命置于一场随时可能发生混乱冲突中,这完全没必要。像我这样的人,已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太多次,甚至干过从空中跳落的疯狂事情。我至今尚未婚配,而我的家族已经有了新鲜的血脉,所以,我对于生命看着比较淡,而你们不一样,你们还有各自美好的未来。”

魏斯可以将各自这个词加重了语气。

这个时候最应该说话的人,古妮薇尔,终于说话了:“很抱歉,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也给奥克塔薇尔添了很多麻烦。我知道,我的行为确实有些自私,不够的理智。我想这是一种不受控制的行为,其实我并不想背叛这个国家,只是想和我想见的人见上一面。在十分钟之前,我还没有决定离开这里,是每个少女都憧憬的梦想让我动摇……我希望有一场童话般的婚礼,我希望成为万众瞩目的王妃,而这一切,在联邦只会出现在剧场里。我勇敢的迈出这一步,跟着他离开,是奔着梦想而去,但我也知道,这是随时可能会破灭的梦幻,但我想冒险一试。”

可悲的公主梦,魏斯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他冷冷的盯着巴拉斯王子,他的甜言蜜语究竟是出于真心还是其他什么意图,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想把古妮薇尔带走。这是于情于理都是无法忍受的,可是,古妮薇尔就像是一个坠落于梦中的人,不愿意醒来。

难不成要强行把她给绑回去吗?

“我很好奇,诺曼人会接受一个来自联邦的女性成为他们的王妃甚至是王后吗?”魏斯用诺曼语问道。

因为说的是诺曼语,古妮薇尔不懂,巴拉斯王子没有那么局促,而是昂着头说:“我承诺的事情一定可以做到!我承诺过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尊贵的巴拉斯王子!”魏斯冷笑道。

“难道你就没有过一见钟情的感觉吗?”巴拉斯王子反问。

魏斯摇了摇头:“抱歉,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也不期待一见钟情,我只相信现实,我只期待平平淡淡的生活。”

“你真是一个乏味的人。”巴拉斯王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无趣的另一面,是你们无法理解的稳重和踏实。”魏斯辩驳道,然后他挑明了主题:“您知道,此刻,我无法让你走,除非你们将我和我的人都击杀于此,但这意味着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各退一步,您和古妮薇尔回到休息区。我保证你们的安全,指的是在在这里的安全。你们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完全不必这样偷偷摸摸的溜走,完全可以替古妮薇尔办正常的申请。联邦没有哪条法律禁止它的公民跟诺曼人结婚,你是一位王子,更是一位骑士,为什么不能让这些事情堂堂正正呢?”

巴拉斯王子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刚才,古妮薇尔已经说了,有些事情是因为我们想通了,情不自禁,不愿意再多呆哪怕一刻。既然走到了这一步我们不妨坦诚的谈一谈。我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带走,但你所说的那些申请和程序,在当前的形势下,我是没有办法办的,有些原因不说你也懂。”

就凭一个你懂,想把我们的联邦玫瑰摘走?魏斯再次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眼前这个诺曼帝国的王室成员。

双方就这样面对面的僵持着。不多会儿,古妮薇尔也许是出于紧张,也许是疲倦,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巴拉斯王子感觉到了她的这种状况,看到魏斯和他的随行士兵寸步不让,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如你所愿,我们回休息区把这件事好好谈一谈!”

魏斯做了个请的手势,跟在他们后面走向了诺曼人的工作休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