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这龙凤玉佩都有什么功效?”

回到后宫之后,洛尘便忍不住问了一句,轻声道:“难不成只是一块饰品?”

他相信,这两块玉佩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宿主,这两块玉乃是系统精品,具有诸多功效,本系统不一一声明!”

洛尘撇撇嘴,轻声道:“今天心情不错,使用先秦召唤卡!”

“是否使用先秦召唤卡?”

“是!”

洛尘点头之后,系统页面便出现一个属性页面!

“恭喜宿主,获得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廉颇!”

“老将廉颇!”

洛尘的面色狠狠地颤抖了一下,真是没想到,今日竟然如此人品大爆发,竟然召唤出来和白起同列为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廉颇!

“系统,你说廉颇和白起相见之后能否打起来?”

洛尘又不免有些担忧,当年,赵国被秦国的间谍鼓动,将廉颇用纸上谈兵的赵括换了下来,又暗中派遣白起为帅,如此才有了长平之战!

若是当年廉颇为将,长平之战还真未必能打的起来!

许久之后,洛尘低声道:“廉颇现在何处?”

“就在御书房之中!”

洛尘退出系统页面,便看到一个人影不知已经在他面前站了多久!

“廉颇,参见夏皇!”

洛尘微微颔首,看着面前年过花甲的老将,缓缓起身道:“廉公请起!”

廉颇起身之后,一双虎目便落在了洛尘的身上,轻声道:“不知廉公可愿为我大夏效力?”

廉颇的脸上带着一丝肃穆,一丝深沉,凝声道:“陛下,据老将所知,如今之大夏兵强马壮,后辈武者尽出,可谓猛将如云,廉颇已老,不想在上战场,望陛下赎罪!”

说完之后,直接单膝跪地!

洛尘眼中尽是笑意,轻声道:“莫不是因为白起?”

听到白起两个字从洛尘的口中脱口而出,廉颇猛然抬头:“这个屠夫莫不是也在?”

看着廉颇的一双虎目之中带着一丝复杂!

洛尘微微颔首,沉声道:“郑和何在?”

“在!”

郑和急匆匆的从殿外走了进来,恭敬行礼!

洛尘稍作思忖,沉声道:“传旨,着令工部在原胤王府之中,建造一阁楼,名为春秋阁!”

“春秋阁之构造要贴合军营,将胤王府进行改造!”

“自此之后,我大夏凡是入主春秋阁的将领,位列公候!”

郑和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震惊之色,要知道,这件事完全是没有一点风声的!

甚至,如此干系重大之事,陛下未曾与诸位大臣商议,这说明什么?

此事乃是陛下临时起意!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陛下做出如此决断?

郑和派人传旨,自己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洛尘看向廉颇,面色也是颇为复杂:“廉公,前尘往事都放下吧!”

“此处不是大秦,更没有当年的那个赵国!”梦想

“这一世,白起因为长平一役自责了数十年,一直走不出来自己的内心,如今也是隐世不出,此生不再提剑!”

“你们都不愿意为大夏出战,朕尊重你们,因为你们是先人,更是尊者!”

“朕今日为你们设立一阁,名为春秋阁,没事的时候,三五成群坐下来,好好聊聊前尘往事,喝喝酒,下下棋,岂不快哉?”

“何苦为难自己?”

见到自家英明神武的陛下竟然如此客气的和一个人说这般话,郑和将头埋得很低,目光却是瞟向廉颇!

看到此人的第一眼就知道,此人乃是军旅之人,但是此刻细细查看,才发现,此人怕是已经年过五旬了,但是精气神却是比常人还要好上许多!

身上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仿佛活生生的站在那里便是一尊战场煞神一般!

而此刻,廉颇的脸色却是颇为复杂,沉默了许久,虎目之中绽着泪光:“我赵国四十万大军!”

“被这匹夫,活生生的坑杀了啊!!”

“四十万儿郎不是正面殒身于沙场之上,而是背着屠夫骗降,如此行径,岂是英雄所为?”

洛尘沉吟道:“廉公,若是你站在大秦的角度,会如何?”

廉颇顿时浑身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

洛尘轻声道:“白起并不是一个好人,却是一个好将军啊!”

廉颇沉默了许久,轻声道:“请陛下让我见一见他!”

洛尘笑吟吟的道:“不要急,郑和啊!”

“奴婢在!”

“传一道密旨,自即日起,我大夏之中,增设爵位一种为君候!”

“此爵位,只有朕一人可以册封,待朕百年之后,此爵位也要随之撤销,后世皇帝,一应不得重设,此乃祖训!”

“君候之位,位比国公,无封地,俸禄与一品同,可随时调遣三千兵马,对于三品以下的官员,可行先斩后奏之权!”

此言一出,郑和是彻底的震惊了:“陛下……此事是否要与朝中诸公商议一下?”

洛尘淡淡的道:“朕意已决,执行便是!”

“遵旨!”

郑和不敢忤逆,再次道:“那……不知陛下要册封何人?”

“无需册封,只要持君候令者,便为君侯!”

郑和微微颔首,连忙下去拟旨!

洛尘轻声道:“信平君,武安君,这些不只是尔等之荣誉,更是我泱泱华夏的骄傲!”

“廉公,朕送你去见白起!”

廉颇感动的热泪盈眶,深深一礼:“臣下何德何能,当得起陛下如此重恩?”

洛尘哈哈一笑:“朕意已决!”

……

魏征匆匆来到后宫门前,对着宫女道:“请通禀太后一声,魏征请求太后娘娘劝谏陛下,选秀一事!”

“此事事关国朝大统,皇家威仪,不容再拖啊!”

说着,对着宫门深深叩了三个头:“臣自知不得擅入后宫,所以在此还请诸位将本官的谏言传达于太后和皇后娘娘耳中!”

说完之后,拱手一礼,起身离去,此举倒是众目睽睽之下,光明磊落,丝毫不怕犯了忌讳!

此事传到凤鸾宫太后的耳中,苏静芸也是觉得此人有点意思,轻声道:“这位魏大人说的倒是有理!”

“倒也是哀家忽略了!”

“来人,摆驾御书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