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见陛下!”

看到洛尘率领一众人走了出来,在场的文武也是纷纷躬身行礼,洛尘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轻声道:“诸位卿家平身!”

听到洛尘的话,一道道人影才站了起来,轻声道:“恭贺陛下,喜得龙子,续我国运!”

洛尘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朕没想到,竟然得天眷顾,天降祥瑞,白鹿一只,与小公主有缘!”

“朕今日,在文武百官的见证下,为我皇儿祈福!”

“袁天罡何在?”

听到洛尘发话,司天监袁天罡连忙站了出来,恭敬道:“陛下!”

“可曾看出什么?”

袁天罡面色一肃,朗声道:“陛下,今日一早,皇宫之中的龙脉震动了一下,随之我朝国运大幅增长,护国龙气升腾百丈,只是下官推算之时,一片模糊,听到陛下传召,才知是龙子降世!”

洛尘顿时嘴角一抽,这老神棍可还真能扯,护国龙气升腾百丈,为何朕没有看到?

果不其然,魏征第一个站了出来,朗声道:“袁大人,不知你所说我朝国运护国龙气是何物?”

袁天罡脸上带着一丝淡笑,轻声道:“人有气运,国有国运,与天灾**,君王臣子,国朝命运息息相关!”

“此乃你之片面之词,如何见得?”

魏征追根问底的道。

袁天罡笑吟吟的道:“看来,魏大人是不太相信本官的话!”

“方士术法,向来无根无据,仅仅凭借一面之词!”

看着魏征脸上正气凛然的样子,袁天罡哈哈一笑,“看来诸位大人对其方士之术确实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既然如此!”

“陛下!”袁天罡对着魏征拱了拱手,低声道:“臣愿意沟通我大夏龙运,让诸位大人开开眼!”

洛尘闻言,也是面色微怔,淡淡的道:“爱卿可有把握?”

“臣有把握!”

“于我大夏可有害处?”

“并无!”

洛尘这才点头,笑吟吟的道:“好,既然爱卿有把握,那便让朕和诸位大人一同开开眼!”

“遵旨!”

袁天罡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陛下,还请您和诸位大人随我一同前往太曦殿!”

洛尘想了想,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那就一同前去看看吧!”

“母后,明妃,你们也跟着!”

说着,一同朝着太曦殿之中走去!

走到太曦殿前,袁天罡让司天监的人摆出一个小小的祭坛,又是焚香,又是做法!

洛尘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终于,一切准备就绪,只见他双目站着丝丝精光,低声道:“大夏司天监正,袁天罡,奉大夏天子命,显化护国龙运,宗室在上,若有冒犯之处,愿以折寿报之!”

“天眼,给我开!”

一声低喝,只见袁天罡双手作法,祭坛之上猛地绽出一道精光,朝着太曦殿的上空升腾而去,一瞬间,那一缕淡淡的光宛如击中什么一般,刹那间,太曦殿的上面金光大绽!

“那是……”七号

“天啊!神迹显化!”

“那是一条金龙??”

“嘶!”

就连魏征的眼中都是写满了震惊,那金龙直冲霄汉,竟然有百丈之高,只是光芒并无那日洛尘登基之时昌盛!

“陛下!”袁天罡拱手解释道:“此乃我大夏的护国龙运,这金龙抬头越高,光芒越盛,意味着我大夏国运越强,反之,若是龙气稀薄,护国龙运变小,则是意味着国家衰败,久而久之,当护国龙运衰败到一定程度之时,便有亡国之危也!”

“没想到,竟是如此神奇!”

魏征有些双目失神,喃喃自语!

“袁大人,不知我大夏的国运如何?”

说话的是苏洵,一脸疑惑地问了一句,只见袁天罡笑吟吟的道:“下官曾有闻,先秦帝国,国运最为昌盛之际,护国龙运可高达一千五百丈,而我大夏如今的护国龙运也有五百丈之高!”

“诸位大人可知,三年前,我大夏的护国龙运不过高达一百五十余丈!”

听到袁天罡的话之后,一众朝臣的脸上尽是惊叹之色,只听洛尘笑吟吟的道:“今日,朕便在我大夏护国龙运面前,为我皇儿祈福!”

袁天罡瞬间眉头微皱,沉吟道:“陛下,想要祈福怕是需要召开祭祀大典,否则的话,怕是难有回应!”

洛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来袁天罡是担心自己拂了面子,提前给自己打个预防针,如此一来,就算是没有什么回应也不至于大失颜面!

“哈哈!爱卿放心,朕心中有感,此事可成!”

“系统,使用龙气!”

“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朕在此为吾儿祈福,愿得天庇佑,一世平安!”

看到洛尘只是拱了拱手,说了一句话,就算了事,不只是袁天罡满头黑线,一众朝臣也是有些无地自容!

这是祈福的样子吗?

先不说要不要设坛做法,但是至少也要行个三跪九叩之礼吧?

“咳咳!”

袁天罡轻轻咳嗽一声,正准备上前为洛尘解围,突然看到上面一朵金色祥云飘落而来,直接停在了太曦殿的上空!

片刻之间,直接化为一道气运金龙,直接朝着明妃怀中的婴儿冲了过去!

明妃顿时花容失色,洛尘不动声色的站在她的身后,笑吟吟的道:“不慌!”

金龙入体之后,洛尘脸上带着一丝淡笑:“我儿得上苍庇佑!”

“将来必成大器!”

听到皇帝陛下开口,一众朝臣也是纷纷点头:“俗话说虎父无犬子,陛下乃是真龙天子,皇子殿下自然是有龙凤之姿啊!”

“是啊!皇子殿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将来必定是相貌堂堂!”

“皇子殿下聪明伶俐,又得到上天的眷顾,我大夏后继有人啊~!”

“百年之内,我大夏必定成为中原最强国!”

听着一道道马屁声越来越离谱,洛尘眉头微皱,对着礼部尚书苏洵说道:“苏相,将这些溜须拍马的官员全部都给朕记下来!”

苏洵顿时面色一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微微颔首:“遵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