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来到季沫身边,翅膀剧烈扇动,把两边的雪又扫落很多,然后望着季沫。

季沫道,“因为这山脉中……”话刚说到这里,她眼睛忽然一凝,然后一把推开了站在她身前的石头,就在石头身子刚刚偏移时,一直巨大的鳞爪突兀的出现在他刚才头部的位置。

季沫心有余悸,刚才她要是稍微慢那么一点儿吗,石头就被这一爪子给抓死了。

石头此时也反应过来,迅速变为兽身,转身就要去找那鹏鸟算账。

不过千荒比他更快,已经一爪子按在了那鹏鸟的颈项之上。

因为鹏鸟刚才一爪子没能抓到石头,恼羞成怒,直接朝着季沫的脑袋抓去。

幸亏千荒速度够快,及时压制了他,不然的话,季沫恐怕也得脑袋开花。

那彭年被千荒摁着脖子从天空中直直的掉了下来,千荒变回人身,脚掌踩在那鹏鸟脑袋之上。

“放开我,你想死吗?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那鹏鸟被踩在脚下后,还在尖锐的叫嚣着。

季沫回过神来,低头去那只鹏鸟,长的跟书上所说的金翅大鹏似的,只不过这鸟不是金色的,是几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属于杂毛。

他体型差不多有四五米长,看起来倒是很威猛,眼中闪烁着凶厉的光。

“快放开我,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们竟然敢闯进来,就是我们的猎物,一会儿我的族人们杀过来,你们今天就是我们的晚餐。”

听到他这些话,季沫脸色有些发黑,直接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在他脑袋上。

“闭嘴,现在都成阶下囚了,怎么还这么嚣张?”

那鹏鸟被季沫用石头砸的嚎叫,头上立刻肿起一个大包,他阴冷的盯着季沫,朝着她大叫。

“一个雌性而已,竟然敢打我,你在找死。”

季沫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对着他的脑袋又是一脚。

“谁在找死?

你要是再敢这么对我们大呼小叫,你会先成为我们的晚餐。”

季沫说着,弯腰把自己的藏刀拔了出来,在那鸟的眼前晃动了一下。

“我有话问你,你要是再敢跟我这么大呼小叫,不肯配合的话,我现在就跺了你。”

那鹏鸟很不屑,尤其是季沫手中的那把刀,那么细长,能跺掉他?

简直是可笑,他是兽人,而且是鹏族,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小刀剁掉。

“你这个雌性还真是胆子大,你知道我是谁吗?

敢这么跟我说话,我……”鹏鸟说到这里,忽然哦呜一嗓子惨叫起来。

因为就在他又对着季沫叫嚷时,千荒脚掌用力,差点儿直接把他的脖子踩断。

“让你配合就配合,如果不配合,那要你没用,你就可以死了。”

千荒声音不高,也不像季沫那样拿着刀威胁,他只是那么平淡的开口,俯视着他。

在千荒话音落下时,那鹏鸟竟然真的没敢再叫,甚至于眼中的凶光都减弱不少。

他朝着季沫动了动鸟喙,随后又忍不住翻白眼,因为千荒的脚掌再次用力了。

那鹏鸟大惊,赶紧大叫。

“不要,不要再踩了,再用力我脖子就断了。”

石头站在季沫身边,忍不住在鹏鸟身上狠狠踹了一脚。

“我阿姐让你配合就配合,否则的话,就凭你刚才偷袭我,想要杀我,我就肯定不会放过你,就算不会把你当猎物给吃掉,也会杀了你。”

那鹏鸟被石头踹的一条腿都断掉了。

凄厉的惨叫出声。

季沫皱了皱眉,他们是外来的,现在这么对一个生活在山脉中的兽人,怕是会引来麻烦。

可是面对这片刚被清理出来的地方,季沫实在有些舍不得,她朝前方山脉中看了看,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用再嚎叫了,你的族人应该没有多少留在这里吧?

就算再引来一些,你也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而已。”

千荒忽然淡淡的开口。

那鹏鸟的眼中忽然闪过几分慌张之色,虽然在极力掩饰,但是季沫却捕捉到了。

她不由惊讶的看了千荒一眼,随后又看向那个鹏鸟。

“我问你,你们山脉中现在有几个部落?

人数都有多少?

性情怎么样?

不会都跟你一样好战,暴戾吧?”

说到这里,季沫又问。

“还有,藤族是植人部落吗?”

季沫问完这句话,那鹏鸟忽然用力挣动他的脑袋,一双眼睛充满愤恨之色的瞪着季沫。

季沫被他的眼神弄的有些发懵,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了?

藤族跟你们有仇?”

“啊!你给我……”鹏鸟兽人大叫,竟然扇动翅膀想要奋力飞起来,然而却根本无用,在千荒一只脚的压制下,无论他怎么挣动都无用,反而用完不停的挣动而让自己受了伤。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赶紧放开我。”

千荒沉声道,“先回答刚才的问题,不然我现在就杀掉你,你想去求援,恐怕要去不了了。”

季沫跟石头都不解的望着千荒,那个被他压制的鹏鸟却忽然眼神震惊,一双刺目的眸子盯着千荒。

“你……你说什么?”

看到他慌乱的样子,季沫心思百转,不由问道。

“他这是要去求援?

为什么呢?

他的部落出事了?”

千荒对着季沫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的部落可能在跟什么种族开战,而且他们处于下风,这个鹏鸟是要去找援军,刚好撞到了我们手中。”

石头闻言脸色当即更加难看,在鹏鸟的另一只脚上也用力踹了一脚,只听到骨头咔嚓一声,鹏鸟一声惨叫。

“你去求援竟然还敢嚣张的跟我逞凶,一看就是平常嚣张跋扈惯了,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还别人,你这样的东西死不足惜。”

鹏鸟不断惨叫着,整具身体都在剧烈颤抖,一是疼的,而是吓的。

因为从千荒身上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气息,那种气息让他的灵魂都忍不住忌惮跟畏惧,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他们的种族足够强大,是拥有金翅大鹏血脉的,况且一般兽人间很少有什么血脉压制,因为他们是兽人,不是兽,只有兽类才会有强大种族压制一般兽类的情况。

可是现在,今天,就在这里,他第一次感受到灵魂的悸动,因为这个看起来极其渺小的兽人。

他金色的眸光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他,却就让鹏鸟觉得畏惧,他觉得,这个兽人绝对比那些藤族要厉害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