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王笑其实并没有完全告诉秦小竺。35xs.co

他让孟朔告诉杜泽志的并不仅是要打下卢龙卫,而是要打下山海关。

“打下山海关,逼降秦成业。”

——孟朔只有用这个理由,才足以让杜泽志相信他,也才足以让杜泽志把所有心腹人马调动起来。

杜泽志信了。

他戍边多年,太知道清军有多强了。甚至他还知道,满清之强并不仅在清军的战力,而在于两代帝王锐意改革、励精图治,已建立了一个生机勃勃的王朝。

同时,他曾经收到过皇太极的亲笔信,字里行间有秋霜烈日之威、有春风和畅之情。

杜泽志坚信,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必将带着八旗铁骑入主中原。

而如今楚廷糜烂,清军与将成的伟业之间,只隔着一个辽镇秦成业。

显然,秦成业快撑不住了。

孟朔带来的消息证实了这一点:清军从古北口入塞再次兵围京城,同时派一支人马拿下山海关,隔绝辽镇。那么,秦成业不降也得降。

秦成业一降,或是今年、或是明年,清军铁蹄南下,必将横扫天下。

杜泽志想到那个封自己为伯爵的许诺,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忙了一天之后,太阳缓缓落下去,夜幕降临。

杜泽志结集起人马。

他让手下参将罗山领着那三十余清兵等在喜峰口,好将三千清军放入关塞。

他自己则要先往永平府,拔掉卢龙卫。35xs.co等清军攻打遵化的消息传出,他再出其不意拿下山海关。

“出发!”

~~

一间营房之中。

秦玄策被捆着丢在地上,很有些狼狈。

他脸上露出愤怒担心之色,心里却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对他而言,这种兴奋有趣的冒险才是他梦寐以求的。

一双靴子在面前晃了晃,有人捉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提了起来。

秦玄策目光看去,只见来人是个大胡子,一幅粗豪模样。

“你是王笑?”那大胡子道:“老子还以为能有多俊俏。”

“娘希匹,老子还不够俊?”秦玄策啐道:“你他娘又是谁?”

“老子乃蓟镇游击将军韩三。我听说你手刃徐乔功,手底下有两下子?”

“早晚让你见识一下。”秦玄策冷笑道:“你是杜泽志的人?”

“不错,老子乃杜总戎亲信。”

“那姓杜的去办事,为何不带上你?”

韩三大恼,狠狠在秦玄策头上一拍,道:“老子负责看好你们,这也是很重要的差事。”

“要我说,姓杜的就是觉得你没用,让你作条看门狗。”

“放你娘的狗屁!”韩三怒道:“等总戎回来,老子做了你信不信?”

“等他回来?所以杜泽志出发了?”秦玄策问道。

“关你屁事……”

下一刻,秦玄策猛然抬起头,重重磕在韩三脸上!

“嗷”的一声痛呼,韩三鼻血长流,心道:这小子好硬的头。35xs.co

他目光看去,却见那‘王笑’竟已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绳索。

这……女真人怎么绑的?这么松?

就这一愣的刹那功夫,便听一声刀鸣。

秦玄策猛然拔出韩三腰间的佩刀,狠狠斩了下去。

韩三“呃”了一声,缓缓倒在地上。

“这就是手刃徐乔功的王笑?果然有两下子……”

~~

是夜,喜峰口的城关被缓缓打开。

守关的参将名叫罗山,亦是杜泽志的亲信之一。

他此时正与孟朔站在长城上,满脸堆笑地道:“牛录大人,以后还请不要忘了小的……”

孟朔虽然带着帽子,却还是觉得光溜溜的脑门在夜风中有些冷。

这让他的心情有些许郁闷,反而冲淡了那种紧张感。万书楼

他的目光越过罗山的肩头,向长城下望去,只见一列列的骑兵已行到了城关外。

于是孟朔双手在罗山的肩山,用满语说了一句:“放心吧。”

罗山听不太懂,却也只好继续赔笑。

忽然,有守军喊道:“是楚军!”

“进来的是楚军……”

孟朔便用汉话大喊道:“是我们的人,扮成了楚军。”

“可是……这这就是楚军啊,有有……有头发!”

罗山一愣,脸色大变。

他转过头看去,只见月光下那一列列骑兵进到近处,果然是楚军!

“牛录大人,这……”

下一刻,一支长刀惯进了罗山的胸口。

罗山身子一颤,不可置信地缓缓倒下去,耳畔听着有人大喝道:“夺门!”

“夺门!”

厮杀声渐起,又渐起消停下去……

一杆‘楚’字大旗被高高扬起。

“怀远侯擒拿叛贼!缴械不杀!”

王笑策马穿过城堡,立于山巅之上举目看去,只见山下是一片营地,在夜色中泛着点点火把光亮,比城池还要广袤。

那里是三屯营,蓟镇兵马的驻地。但如今,这片巨大营房内的兵士已不能保家卫国。

所以,他必须来……

目前摆在王笑面前的选择有两个。

其一,去三屯营,摆出旗号,收服蓟镇官兵。然后再以大军迎杜泽志的兵马击之。

其二,直接趁着杜泽志还没反应过来,以三千骑马直插其腹背,出其不意。

王笑出发前计定的是第一种做法,这似乎更加稳妥。

但此时,他望着这片死气沉沉的营地,忽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王笑他看向张永年,正待下令,瞬间有些犹豫起来。

——蓟镇兵马堪用吗?若杜泽志反攻回来,自己能控制多少人?

张永年抱拳道:“末将请直攻杜泽志!”

秦小竺亦是道:“不错,机不可失。”

这是这两个为将者看到三屯营一刹那间的直觉,需要他当机立断。

王笑不再犹豫,他隐约能感受到那种战场上的一瞬即逝的灵感……

“全速前进,追击杜泽志!”

“是!”

三千骑兵速度极快,在夜风中呼啸而过……

~~

三屯营与卢龙县之间有一条河,名为长河。

长河古称黄雒水,滦河支流之一,发源于燕山山脉第三主峰都山。

王笑领着骑兵追上杜泽志部之时,他们堪堪行到长河西面,还未渡河。

月光下,人影绰绰,武器映着河水,泛起潾潾亮光。

没有犹豫,也容不得犹豫,王笑大喝了一声。

“冲锋!”

马蹄声如雷响起,三千骑将士高喊着,向河边的杜泽志部狠狠撞上去!

火铳声、厮杀声响起。

对面的阵列有一些慌乱。

事情进展到此时,一切都很顺利,杜泽志的心腹人马正准备渡河,王笑出其不意地直插背腹……

但下一刻,秦小竺策马过来,在王笑耳边低声道:“我大概点了一下,对方不是五千人……至少有八千人。”

王笑猛然变色。

~~

与此同时,秦玄策解下赵浩成身上的绳索。接着,絮絮叨叨地说着怀远候如何定计、要拔掉建奴插在蓟镇的这颗大钉子。

一身道袍的赵浩成喘息了几口气,脸色却愈发担忧起来。

“年轻人啊。”他喟然长叹道:“你们太小瞧杜泽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