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答案不对

何止输了三分。

在华国古代,两军交战前必先有高手交战一番。

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气势!

胜者一方不说无往而不利,却绝对会气势高涨。

而像人族与月族还未正式开战,太子就被人擒走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本以为太子是临阵脱逃,没想到……”

牟元等长老痛心疾首,早知如此他们就不应该提前离开,而是冒死救出太子。

否则也不会陷入这般被动境地!

“他们恐怕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现在若是去,绝对是自寻死路。”

林须之眯起眼睛:“为今之计只能绑走谭昌,用此人换太子殿下!”

给了十六位长老一枚玉简,上面记载着谭昌所在地。

“唰”

十六人化作流光消失。

林须之背负双手看向海棠山,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徐来,谭昌,我与你们的战斗开始了。”

……

此刻。

远在不知道多少海里的某块礁石之上,季归正瑟瑟发抖站着。

因为四周是数十条鲨鱼,他身上有大量被鲨鱼牙齿撕裂的伤口。

幸好曾经身为金丹境,皮糙肉厚,否则季归恐怕已经葬身鱼腹中。

“你们大胆。”

季归又怒又慌又急道:“我可是月族太子,将来月族降临地球,我一定要把你们全族杀了。”

“对,夷九族!”

季归的威胁对于未启灵智的鲨鱼群而言,没有任何用。

只是愤怒之际的话语,却不料被其他人听到了。

远处海面上有一道速度极快的白色流光,仔细看去竟是一条足有三十丈长的电鳗鱼。

而电鳗头顶。

则站着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眼眸狭长,嘴角盈笑,像是一朵盛开着的红色玫瑰,等待有缘人的采摘。

东海海域附近共有七座海城,统辖海城的自然是妖王,实力恐怖。

七位妖王中唯一的女性,是一只电鳗海妖。

叫做元嫚。

便是眼前的女子。

元嫚脚尖轻点,脚下的庞大电鳗停下前行的身躯,她努了努下巴。

电鳗瞬间游到季归站着的礁石边。

刹那间。

数十只鲨鱼感应到危险,全部吓跑了。

季归还未来得及庆幸,就瞳孔一缩,因为他看到了那庞大的电鳗,以及……

电鳗头顶的女子!

“你刚才说,你是月族太子?”元嫚唇角扬起。

明明站在十数米高的位置居高临下望来,可并没有给季归任何不适,反倒有种如沐春风的温暖。

但季归知道。

女人是很危险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所以季归不打算回话。

元嫚眯起眼睛打量着季归,眼神很温柔,可却让季归毛骨悚然,有种被深渊凝视的错觉。

他不由冰冷道:“女人,我劝你别玩火,你现在离开,我既往不咎!”

“呵。”

元嫚笑了。

却没有让季归觉得丝毫不舒服,反倒是神色一滞,好漂亮的女子。

若是能收入宫中……

季归猛地一甩头,将脑海中那杂七杂八的念头甩掉,他神色无比凝重。

好可怕的女人,仅一眼就差点让他沦陷。

“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回答,后果自负哦。”

元嫚红润的唇轻启,说着软绵绵没有丝毫杀伤力的话。

只是看到季归冷眼望来,元嫚也不再询问,脚尖轻踩庞大电鳗的脑袋。

后者心领神会,伸出尾巴将季归给束缚住。

“放开我!”

季归慌了:“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你竟敢囚禁于我,你——啊啊啊啊!”

没等说完,束缚季归的电鳗尾巴渐渐用力,身体近乎要被碾成粉碎。

“我说!我是月族太子,啊……松开,快松开,我要死了!”季归歇斯底里的惨嚎着。

“男人啊,总是不听劝。”

元嫚淡淡道:“早点说出来,何苦承受着一切呢?”

季归眼前发黑,他觉得意识一点点涣散。

这时候。

就听到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一万减一千六百八十三是多少?”

“妖精,我可是月族太子,我父王亦在地球,你若是……”季归意识消散前还不忘记威胁。

“可惜,答案不对。”

“滋滋滋”

一股恐怖的电流从庞大电鳗的尾巴上传来,瞬间将季归电清醒,也去了小半条命。

金丹碎裂,境界全无。

现在的季归比普通人还虚弱,根本承受不住这一切。

“一万减一千六百八十三是多少?”

元嫚又问了一遍。

“八千……”

季归忍痛计算着,过了足足十息时间才喊出声:“八千三百一十七!”

“真棒。”

元嫚微笑道:“那再减去一千一百二十九呢。”

“……”

季归绝望道:“你杀了我吧!”

杀。

自然是不会杀。

只是脚下的庞大电鳗会不听话的释放出电流而已。

季归绝望。

他不知道眼前这陌生女人为何如此针对折磨他,二人明明是第一次相见。

“你父亲他啊,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

元嫚笑容和善:“可惜啊,他转眼就不肯承认了。”

季归茫然道:“我不知道这件事。”

“没关系,他知道就可以。”

元嫚漫不经心道:“算出来了吗?八千三百一十七减去一千一百二十九是多少,只有五秒钟哦。”

一整个夜晚。

这片陌生海域都在响彻男人那绝望的哀嚎与求饶声。

……

……

时间慢慢流转。

眨眼就是两天时间过去。

这几天的华国与武道界十分安静,一片岁月静好。

让徐来有些意外的是,今天他居然没在幼儿园附近看到谭昌,要知道往日这家伙会在暗中护佑着依依的。

当然。

以徐依依金丹境的实力,早已不需要谭昌的保护,可是后者倔强的认为‘一诺千金’十分重要。

说护佑徐依依十年,就必须是十年。

少一月一天,甚至一分一秒也不行。

“爸爸,怎么啦。”

徐依依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没事。”

徐来微笑,看向挽着他手臂的阮棠:“老婆,一会你上台演讲吧。”

“不要。”

阮棠美眸一白。

今天可是520,她特意给公司所有人放了两天假,本来打算与徐来过一下二人世界。

结果竟然要来幼儿园讲育儿经……

光是想想她就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