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把胖大叔一脚踢开,便动手要抓此时站在原地的女子。黑衣人眼看着自己就要得手,从他渐渐长大的眼眸就可以看出,他是有多么希望把这个少女给抓起来。

可是偏偏在自己即将抓住女子的最后一刻,突然从旁边打出了一掌,将黑衣人的手给推开。

黑衣人随即就和来人对上了七八掌,然后被对方强劲地功法给推开。

他好像十分地不明白,然后往后退了几步。

有些惊愕地说道:“六大派的残余,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林峰却根本就不和对手瞎比比,他急忙对身后的少女说道:“赶紧扶着胖大叔到那边去,这里交给我对付。”

少女这才从惊恐中反应了过来,看了一眼林峰的背影然后就扶起了胖大叔,朝着林峰他们先前歇息的地方走去。

黑衣人本来想着追上去,可是林峰随即就散发出了强绝的气势。那样的波动足以有能力对他们几个照成危险。所以几个杀手,相视了一眼决定还是先将面前的人给解决了再说。

一道道强绝的气势,逐渐地从几个黑衣人的武器中散发出来。却根本就感觉不到他们周身所散发的气势。林峰知道这一定又是荒刹境的功法,于是更是下定了决心,要让面前的几个黑衣人血债血偿。一夜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的正道人士死在了他们的手中。

正道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这足以影响到人间境的格局。

林峰运转起自己的灵力,和黑衣人交起手来。

之间黑衣人,一连朝着林峰挥出了几刀。林峰也不停地招架,掌心运起了功法和黑衣人交手了起来。

林峰的身法极其的好,只见他一掌就打在了一个黑衣人的小腹上,随即一个扭转躲过了另外一个人挥出的一刀,立马在这个人接近自己的那一刻,就是一道劲道的掌力重重地打在了这个人的手腕上。手中的一把铁青色的剑随即就落了下来,林峰见势一掌拍出正好打在了这个人的胸口。

来人被打掉了手中的宝剑,又被林峰紧跟地一掌给打在了胸腹。随即连着倒退了好几步然后口中溢出了一口鲜血。然后他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急忙坐在了地上调息了起来。看来林峰这一掌,着实够他消化得了。

黑衣人当中,见到自己有人已经受到了重伤。于是向着林峰更加猛烈的进攻了起来,林峰依然是你来我往,掌与剑之间来回交打,根本就没有留给对方任何的机会。

此时的吴法也和魁梧的黑衣人,打的不可开交。吴法祭出了自己的龙魄宝刀。这是当年在击败敖家军的时候,从敖胜手里得得到的。

他得到此把宝刀之后,在刀里面存留的刀气之中领悟出了敖胜的独门绝技地阶刀法狂风。

只见一阵浩荡的气势,从宝刀中激荡出来,一股极强的旋风涡流以粉碎土石之力向着面前的黑衣人呼啸而去。涡流所过之处,境界变得一片狼藉。

黑衣人不敢轻视,举起手中宝剑散放出一股淡蓝色的剑芒,仿佛聚集了极强的冰寒之力。没有过多久,剑芒与刀芒碰撞在了一起。随即四周的空气也开始急剧地动荡,吴法却没有放松自己的进攻。

只见他打手一挥,手中的宝刀就随着他的身形跃向了天际。此时的吴法手持着宝刀,宛如一只从天际直扑而下的猎鹰。周身都散发出极强的气势,仿佛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猎物一般。

只看见他的身形向疾风一样轰落,化作了一道血芒朝着黑衣人劈砍了下来。大刀从上而下斩出,刀刃之间携带着强绝的劲道有无数的能量在其中流转。

黑衣人措不及防,只能够持剑横着一挡。吴法的这一记鹰击长空,直接斩落到了黑衣人手持的长剑之上。剑与刀交汇之际随即绽放出无数的辉芒,只觉得这样的辉芒在触及这把剑刃的那一刻。却并没有造成想象中的效果,宝刀与长剑撞击到了一起然后黑衣人随着剑与刀触碰之际,向着前方一挥。吴法把借着这股推力退到了地面。

吴法心里一惊,根本就想不到之际几乎使用全力的这样惊鸿一刀。黑衣人只是仓猝地横档了一下,就把他这动荡空间的致命一击给彻底地化解了。

想到了这里,吴法原本就认真的神情现在变得更加专注了起来。他紧咬着自己的牙关没有丝毫地松懈。

此时的黑衣人,总算是发出了笑声。看他得意的笑声里透露出来的高傲与不屑,就好像是一支利剑刺在了吴法的胸口让吴法愈加地难受。

黑衣人是荒刹境的高手,他们的功法特点就是将能量内敛于其中,几乎很少有过多的表现,尤其是他们喜欢在交战的时候,将武器中的能量波动压制到最低。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的剑锋之中没有多少的气势,以为对方随意地在跟自己挥砍,从而放松了警惕。当自己平常地抵挡了一下却迎来的是对方极强的一招,可以想象得出会是怎样的结果。

吴法此刻的遭遇也是这样的原因。黑衣人在和吴法交手之际,就已经开始不断地向着自己的手中的宝剑中灌输着能量,由于能量的运转极其隐匿,所以吴法只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则是在暗中不断地朝着宝剑中汇集,直到汇集到了某一刻已经充满了强绝的能量。

估计就算是吴法不连着使出这样霸道的两套功法,估计在下一刻黑衣人就要对吴法出手了。因为其力内敛,吴法很容易就忽视了剑刃之中暗藏的杀机,从而让对方有机会攻击到自己。

到时候就不是白白消耗了多少内力,而是即便是释放了多少内力去抵挡可能都晚了。

两人分开相持之际,一股漫天的黄沙扑向了四周。在苍茫的大漠见激起了一道沙尘。

吴法与黑衣人相持之际,林峰这边已经打死打伤了多名杀手。

现在的林峰面前,只有三个还能勉强一战的人屹立在了原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说,吴法就有多么的不强。

照成这样的一个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吴法面对的黑衣人是其中最强大懂得一位,也许还是这帮杀手的头领。

吴法命不好,恰恰就抽到了最狠的一个。

而林峰此时,依旧还没有祭出自己的镇妖剑。他还是怀着一种悲悯之心,来应对着对手。在他看来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杀意浓浓,那又与眼前的这群屠夫又何区别。

可是往往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屡次被人算计。但是林峰却依旧坚守本心,坦然地面对一切磨难。

只要本心不变,天道自然公允。

胖大叔带着妹纸已经来到了先前的岩壁下,此时他从灵马上的包袱里取出了一壶水。

“给,妹纸。看你这一路被人追杀向来是脱水严重。”

胖大叔说话的时候,想到了对方先前是因为体力不支跌倒的样子。他很难想象得出这样娇柔的女子,是如何从这帮黑衣人的手中逃脱出来的。又是如何顺利地出现了在自己的眼前。

这一切是不是过于的巧合了些,胖大叔如此的疑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是幻音阁的分舵主,行事必然要周全小心一些。

所谓小心能驶万年船,这一点道理胖大叔还是能够知道的。

妹子伸出素手,接过了胖大叔递过来的水壶。对着胖大叔礼貌地一笑,看起来一副知书达理的大家风范。

妹子接过了胖大叔的水壶以后,便咕噜咕噜地大口地喝了起来。几口清水下肚,妹子的娇容也渐渐地舒展。

“小女子多谢大叔相救。”

声音很是温润,就像是一汪潺潺地清水给人一抹淡淡的智雅之气。

胖大叔面对着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子,也是有些不知所以。连忙轻咳了两声,他现在还有没有多余的气力腾出来和妹子说话。此时此刻的胖大叔身上受到了不小的伤,需要立刻进行调息,可是此时此刻他就是连调息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强行运功经脉受到了反噬所以只要稍微运功,胖大叔的伤势就会再此加重。

于是他就这么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目开始休息。希望林峰他们打完了,能够回头救自己。

就在这一刻,却感觉到后背有一股轻盈的能量,如同香气四溢的淡淡暖流,又像是触发了某处的清泉。这股能量就像是有着极强的生命之力,开始朝着胖大叔的体内流转不息。

胖大叔恢复了一点气力之后,才发现先前的妹纸再身后给自己运功疗伤。

一股极强的淡青色能量辉耀,宛如清新淡雅的生命清泉如沐春风般朝着胖大叔的身体里传输,其中饱含的生命精元之力是那般的纯粹不染。没有半点的污浊,与浑噩仿佛是这世间最为纯洁的能量,这是一切生命的本源。

胖大叔见到妹纸正在给自己疗伤,脸上泛起了以沫羞红。这本不是他这岁数该有的羞意,可是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涌现了出来。

胖大叔是历经大小市面的舵主,阅人无数,当然不是对妹纸起了什么心肠。此时此刻他之所以如此,其实是因为觉得羞愧难当。

想着他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竟然让一个被人一路追杀自身都极为虚弱,还要这般的不顾一切来救治自己。

思念及此,才有了现在的这般尴尬。

妹子用她那清雅秀丽的嗓音,对胖大叔说道:

“你不要动,此时我正在用圣光术结和碧华灵池之水给你疗伤。你当定下心来,伤情才能够加快好转。”

没有过多久,胖大叔便停止了内心的挣扎,可是心里却微微一振。

这个妹子到底是何等的来头,碧华灵池水是巨木族的天池中的灵水,有着对生命极强的修复之力。

传说只要一息尚存之人,浸泡在碧华灵池之中都能够被彻底地治愈,只不过碧华灵池的水是有限的,一旦用完就不可再生。

即便是有那么一些增长也是需要数以万计的灵木吸收天地精华之力,通过自身的分解与转化才能够在一年的时间制造出一小盏碧华灵池水。而一池的灵水,则是数以万年才积蓄到如今的成果。

胖修士想到,碧华灵池水是何等的珍贵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有。然而圣光术是凤凰崖独有的治愈之法,非掌门亲传弟子不可习得亦是不能私自传授。

胖修士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心里面便有了一些底子。

这绝妙的治愈法术再配合一小滴碧华灵池之水,其中的治愈之力可想而知。此时此刻,无穷的生命精元之力开始在胖大叔的体内,不断地对其伤势进行这修复。胖大叔的经脉也得到了好转,生命之力不仅仅是修复了胖大叔的身体内的伤害,还将他体内的污浊与毒素都尽数地运输到了起,最后将通过肠道一起排出胖大叔的体内。

生命精元之力毕竟是在修复胖大叔的伤痕,而且因为纯度已经到了极致,所以坏死的机体也开始得到了重生。那些伤痕就像是被修复了一般,充满了新的活力。

胖大叔就感觉自己就像是年轻了不少,在心里对她进行着感激。

而此时此刻的林峰,在三个敌人的结阵攻击之下,终于爆发出一抹强劲的怒火。一股极强的旋风在自己的周身流转,急剧地流转之下形成了强劲地风之力场。挡住了黑衣人的所有进攻,并通过对其能量的反噬,将面前这几个被打的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黑衣杀手形成了致命一击。

三个人同时受到了强大的能量冲击,尽数冲倒在了沙地之上。口中相继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失去了生机。

和吴法相持不下的魁梧男子,见到了如今的场面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形势已经对自己不利,掌中激荡起了一团黑色的能量彷如夜幕一般。能量掷出,随即在面前化为一片黑雾。

待到黑雾消散,魁梧男子已经消失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