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说正事,昨晚回去我打听了一下,这事还真是柯老四那个蠢货授意的,听说是在外面欠了赌债,被他老婆知道了,忙着填窟窿呢。”

“他是怎么找上杨希的?”身份地位阶层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怎么扯上关系了?

“这还要从一个女人说起……本来就是,你打死我这也是事实。”

“……”曲孟良和罗家文默默的递给他一个兄弟威武霸气的眼神,屁股下的椅子却悄悄拉开了距离。

“我说真的,这柯老四,结婚之前也算是我们一个圈子里混的,区别只在于这小子敢做不敢当,偷偷摸摸的,我们是光明正大……”

“捡重点说。”给祝丰丰夹了个小煎包,温靖轻飘飘看了潘金一眼,对方立马坐直身子,恢复了一本正经。

“柯老四以前交往过一个小模特,以前有柯老四保驾护航,混得还不错,后来柯老四结婚,以他老婆家里的权势,他小子敢拈花惹草藕断丝连,那就是找死,正好那段时间翠玉轩做活动,生意火爆,杨希就算只是个店长,也是人模狗样的,就被小模特盯上了。”

“圈子里都知道,做模特的,大多数都放的开,杨希那种木头,哪里经得住,一来二去,这两家就牵上线了……小嫂子你放心,小侯爷柯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

“用你说?!”他什么人,小姑娘还能不知道?

“……”有什么好嘚瑟的,他这人都睡了不知道多少了,温靖他一个黄瓜老男人,有什么好嘚瑟的?

别问他怎么看出来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但是,不得不说,小侯爷好定力啊,美眷在怀竟然还能忍得住……

“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尽管开口。”

“暂时不用……帮我找个合适的铺面,要那种有格调的,就当是柯国斌给的赔礼。”

“……”有见过自己点名要赔礼的吧?小侯爷的威名是用脸皮换来的吧?

“行吧,这事交给我们,小嫂子有空常来玩……今年是不是毕业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们哥几个还能组建一个超级无敌玉树临风帅气逼人伴郎团。”

“还在商议,定下来告诉你们。”从下楼到现在,小侯爷总算是露出了一个笑容,那一副爱卿有见识的模样,都没眼看了。

“我没有那么多女性朋友可以做伴娘。”

身边数来数去也就柳霞、霍家姐妹,最多在加一个高中同学、大学校友闫妍,好像还是不匹配。

“到时候再说,先回去,正好你三哥最近在帝都,你们可以见个面,我已经给老头子说了,宴会就定在一星期后,让你的人尽快把衣服送过来。”

“一星期,太赶了吧?”温靖的意思她明白,趁着温家宴会,让她穿工作室的衣服亮相,打小广告,可一星期,纯手工制作,未必能赶上。

“你不可能一直帮她们,如果机会放在面前都不懂得珍惜,那就是她们的命了。”

“我尽量。”在面对人情世故的时候,温靖总有一种超乎寻常人的淡漠,就好像,所有人、所有事,在他眼里都无关紧要一样。

然后,说好的毕业旅行从魔都又跑到了帝都。

而且,这次苏小三在家,祝丰丰就不能继续住在隔壁了。

“三哥,你这是,到底怎么了?这都是拍戏弄得?”

穿着衣服什么都看不见,晚上祝丰丰下楼接水,看到苏洛铭房间灯亮着,过去才发现,他扭着身子给自己上药,而他不同于其他男星的瓷白后背,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疤,在明亮的灯光下,看起来更恐怖。

“没事,前两天摔了一跤……”苏洛铭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放下了身上的宽松背心,却挡不住祝丰丰担忧的眼神。

“摔了一跤,那你可真厉害,摔得这么错落有致的,没去申请个技术摔跤奖?”

他那哪里是摔的,明明就是被人有规律打成这个样子的,多大的仇怨,舍得对着这样完美的背下手?

“真摔的,拍戏需要,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剧组还有一个女明星,为了拍一出中了寒毒的戏,硬生生把自己冻僵了。”

“……”那你们还真是敬业。

“衣服掀起来,我帮你上药。”

“不用了,都上过了……你别告诉爷爷奶奶啊,爷爷知道了肯定又要折腾大伯了,我这已经熬出头了,可不想再被人说是靠家里……”

“靠家里怎么了?不偷不抢,他们想靠还靠不上呢,更何况,这是天赋的问题,靠家里能靠出天赋吗?你要是那么在意别人的意见,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折腾了,人红是非多,以后还有更恶毒、更无稽可谈的言论,你都在意,累不死你。”

“嘶……小妹你这么狠心,温靖受得住吗?”

臭丫头,手上的劲儿可是一点都没收着,不知道你三哥是伤患吗?

“为什么受不住,我又不会这么对他。”

“……”噗……噗噗……这扎心的,是谁说的,有哥哥的妹妹都软萌可爱的?是谁说的?!这哪里软萌可爱了?简直就是蛇蝎美人!

“你现在也毕业了,打算什么时候跟温靖结婚?你们这么一直在一起,虽说结不结婚也没什么区别,女孩子,该有的保障还是要有……”

“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我们俩的事情,不用你担心,就算他真的看上别人了,中途劈腿了,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潇洒惬意,你就不一样了,据我所知,二哥最近红鸾星动,你做好被奶奶逼婚的准备。”

“不会吧?怎么可能有女人看上二哥?!嘶……”

一着急,忘了肩胛骨上的伤,疼的他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都皱起来了。

“什么叫怎么可能有女人看上二哥?我二哥怎么了?差哪儿了?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苏家二少爷,有自己的产业,二哥现在是黄金单身汉好吗?”

虽然在家的时候每天不怼苏二哈就浑身不舒服,但是,别人嫌弃二哥,不行,三哥也不行。

“我没说二哥差哪儿了,他压根就不需要女人好吗,你看看这么多年,他有跟哪个女生密切接触过吗?”

“怎么没有,只不过是被某些不要脸的家伙用美色勾搭走了。”

“……怎么说话呢?”有这么说三哥的吗?没大没小!

“实话实说喽,美人三哥,晚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