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慧英以为,自己停下问题,两人暗中的交锋就算停止了。然而,胡孝民突然问了个令她措手不及的问题。

胡孝民突然问:“焦一诚对我没意见吧?”

顾慧英愣了一下:“他……,我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胡孝民一边熟练地切着牛排,又随口问了一句:“最近你很忙,要不要帮忙?”

这句看似无心的话,是胡孝民精心准备的。看似关切,实则是告诉顾慧英,已经注意到了她的行为。

顾慧英嫣然一笑:“都是些私事,我能处理好。”

心里却暗暗警惕,胡孝民能抓魏生凡,不会对贺佐临下手吧?

胡孝民叮嘱道:“那就好,最近外面不太平。”

第二天上午,顾慧英与贺佐临接头时,她发现被跟踪了。不是焦一诚安排的人,而是范桂荣的手下。

情报处的人,顾慧英都是认得的,她当作没发现。毕竟,作为一名内勤人员,她不能有如此敏锐的观察力。

只是,她没与贺佐临接头。

做完头发后,顾慧英去了趟五福公司,继续支取胡孝民的分红。

这个行为是正常的,毕竟,以她的薪水,不足以在上海随意购物和做头发,更加不能任意买进口的包包和香水,以及其他昂贵的化妆品。

当然,现在她去五福公司,更主要的是与焦一诚见面,商量他们的工作。

顾慧英知道范桂荣的手下不会到五福公司来,所有人都知道,特工总部的大佬,每个季度都要在五福公司分红的。更新最快

电脑端::/

“魏先生有消息了吗?”

“没有,胡孝民那边有消息吗?”

“他最近有些奇怪,今天,还派人跟踪了我。昨天晚上,还问起你是否对他有意见?”

“我对他快忍无可忍了,如果他再有下次,我会向南京或日本人举报。与其被他不断敲诈,不如一拍两散。”

“看来他是感觉到了,我怀疑,魏先生失踪跟他也有关。”

顾慧英笃定地说:“我仔细分析了,魏先生的失踪,应该跟钱有关。你不能把经费都给他,五万美元,谁见了都会心动。”

她突然想到,魏生凡的失踪,不会跟焦一诚有关吧?五万美金,足以让任何人动心,也足以让任何人冒险,哪怕是杀人,杀的还是上峰。

焦一诚说道:“我已经派人去重庆报信,今天接到了电话,重庆会再派一个特派员来上海。”

重庆也与魏生凡失去了联络,虽然每隔一天还是会发来电报,可从来没有回音。

胡孝民确实每隔一天都会在晚上八点半,准时收到重庆发来的电报。可他没有回,也能回。如果回信了,重庆很容易相信焦一诚的辩解。只有不回,焦一诚才解释不清。

重庆要派特派员的事,他也知道,可他没有回复。因此,重庆也没有告诉他特派员来上海的时间,接头暗号。

中统的特派员,对胡孝民没有影响,反倒是焦一诚,怕要麻烦缠身了。

下午,顾慧英回到情报处时,发现胡孝民自在开会布置任务。她没有参加会议,但会议纪要却看了,她现在有这个权力。

这是晚上抓捕地下党的行动,地点就在江苏旅馆。

顾慧英很焦急,也很疑惑。

焦急的是,看架势,特工总部真要对地下党动手。

疑惑的是,胡孝民对**的同情去哪了?

顾慧英找到胡孝民,向他提出请求:“我想去永安百货看看,听说来了一批最新款的巴黎时装。”

胡孝民没有犹豫:“可以。”

顾慧英突然说道:“另外……,能不能别派人跟踪了,我在外面没人。”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不要生气,这只是例行的考察罢了。”

顾慧英如果不知道被跟踪,那才怪了呢。

顾慧英下午去永安百货,当然不是为了购物,她只是想尽一个**的职责。她不知道胡孝民吃错了什么药,但自己的职责一定要完成。说不定,这就是**对自己的一次考察呢。

顾慧英脸上露出不愉之情:“如果要考察,你自己就行啊,何必假手于人呢?”

出去之后,顾慧英发现,身后确实没有尾巴。赶到永安百货,她顺利与贺佐临接了头,也告诉了他这个紧急情报。

贺佐临眉毛往上扬了扬,吓了一跳:“什么?江苏旅馆?”

这个地方,正是他经常与振业贸易公司的人见面的地方。如果特工总部发现了这里,说明他们确实发现了什么。

顾慧英看着贺佐临的神情,也很意外:“江苏旅馆真是我们的交通站?”

她更意外的是,胡孝民怎么会拿到这样的情报?如果这是假情报,她一点都不担心。之前看胡孝民的几次抓捕行动,哪次不是以失败收场?

贺佐临缓缓点了点头:“对,我们与新四军军工部的同志,经常在江苏旅馆见面。”

贺佐临并不知道,胡孝民的目标可不止江苏旅馆,还有大马路的振业贸易公司。

晚上,在公共租界巡捕房的配合下,76号突袭了振业贸易公司,也抓了一批人。可惜的是,抓到的人与**没什么关系,在振业贸易公司的仓库,也没搜到违禁品。

顾慧英回到家后,一直在等着胡孝民的消息,等他回来后,马上问:“晚上的行动顺利吗?”

胡孝民坐到沙发上,以手抚着额头,很是沮丧地说:“不知道是有人走漏了消息,还是**能未卜先知,要抓的人一个都没抓到。”

他的真正对手可不是**,而是眼前这个娇艳女子。中统的回门计划,能否取消,顾慧英会不会转变对自己的态度,都撒于自己的表演。

顾慧英坐到旁边,关心地问:“有没有可能是情报有误呢?”

胡孝民摇了摇头:“不可能,这次的情报是我亲自抓的,不可能有问题。”

顾慧英安慰道:“早点休息吧,说不定明天就会有收获。”

胡孝民站了起来:“对,中统这几天有个特派员要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魏生凡要搞什么动作。这次中统的特派员要是再落到我手里,可不会再跟上次那么轻松了。”

胡孝民的话,让顾慧英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