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蓝泽羲有所成就的时候,那就是我可以离开这个公司的时候了。助理就这么想着。

当两件事情都完成了,那么我就去数着总裁,我就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拿着总裁的骨灰,我就和总裁蓝泽瀚过一辈子。

蓝泽雨、池旭彬、曲亦竹和鱼石溪,这四个人同时发现,助理是不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当然的,这四个人都在想,这当面被人拒绝了,这被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假冒的总裁给拒绝了说不喜欢助理,说不想和这个助理一起工作,说助理怎么又怎么样不好,当然会生气,当然会伤心,当然会无话可说。

看着助理一脸的悲伤的样子,这四个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谁叫助理本来就这个样子的?

就这么凶神恶煞呢?所以这个假货的总裁才会不喜欢和这个女人一起共事。

再说也不可能喜欢这个冷冰冰的女人。虽然这个假冒的总裁蓝泽雨本身也是冷冰冰的一个人。

蓝泽雨发现这个助理不高兴了,发现助理有些悲伤了,蓝泽雨反而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所以就想了想,看了看自己的表弟,又看了看这两个女孩子,似乎发现他们三个人的脸上都有无限后悔的表情,发现,他们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些同情助理的表情。

所以蓝泽雨也就看着助理说道:“冷助理,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些话的,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真的不想当这个总裁,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真的不想和你一起做事情。”

我更不想进什么属于公司。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我只适合当一名服务员,我只适合为餐馆里面。

“闭嘴!”

冷千风听到蓝泽雨说话,一下子从自己的思绪里面回到了现实当中。在这个时刻,不应该想起这些事情的。

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思念自己曾经爱的这个人。不!不是自己曾经爱的这个人,还是自己永远爱的这个人。

这个人永远会停在自己的爱里面。永远都是自己要接受的一个人。

只要把这两件事情完成了之后,那么就会离开这家公司。就会离开这里,所有的人。只是想找一处地方可以隐藏起来,可以让我和总裁可以永远在一起。

带着总裁的骨灰盒,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非洲王者手游公司。

冷千风完全不想暴露自己内心的这些想法。完全不想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心中的这些脆弱的感觉。

这个女人在外表上是强硬的,也是冷酷的,更是冷漠的。

只不过在内心的深处,有那么一个地方,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这个女生有一个非常深沉的理由,让自己要走的工作。

有一个非常深刻的理由,让自己要管理好这些人。

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但公司上到了,但公司会还的,但公司可以离开人了,但这个大小姐有成就了,那我就可以离开这家公司,就可以带着自己心爱的人永远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家公司。

“蓝泽雨!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喜欢你的。”

我不会喜欢任何一个人的。而且你说的话我已经知道了。

不过你说的话没有一句是正确的。在这个地方,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就不算是公共场合的地方。

合约是我给你签的,当然要听我的。合约,虽然也签上了大小姐的名字,但是你知道的,现在管事的人是否。

所以我说了算。我有对这个合约的解释权。最终解释权是我知道吗?我是怎么叫就怎么叫。

我就叫你的名字,我就叫你的名字,所以你不要老是拿这一点来威胁我。不要老是拿这一点来嘲笑我。

我不是你可以嘲笑的对象。我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公司!

“冷助理——”

蓝泽雨还来不及说话,还来不及狡辩,还来不及解释,这种地方就是公共场合。在这里就不能够叫我的名字。

而且教这个助理应该注意场合。来不及解释,这些来不及说话。这个助理又转向了自己的表弟,转向了这两个女孩子。

然后指着这三个人说道:“你们也注意点,你们不要再打打闹闹。你们不要在车上那样动来动去。”

一定不能够再出现今天这种状况。你们也知道,作为公司里面的一位高级管理者,作为公司里面的高层,最担忧的事情就是生怕,你们出事情。你们不要以为这个闹着玩就很好玩。

我给你们说一句实话,如果你们一个人出事了,我就没有办法向公司交代。

也没有办法向你们的家人交代,所以拜托你们以后不要这样毛毛躁躁。特别是这几天在外面集训,当然了接下来就会是大雨的天气,所以会在室内搞一些学习活动。

但是也有些互动活动。希望你们要注意了。

注意这些情况。

还有鱼石溪,你的腿还没有好,虽然现在打了石膏,现在你可以借助这些辅助工具可以站起来,但是你知道吗?还是坐在轮椅上比较好,这样就不会摔跤。

你也知道一旦摔跤之后,又要重新再打石膏,那样好起来就有点慢。我希望你注意点自己的腿。

鱼石溪听了之后,感觉到像是有一种清风吹过了一下如此的凉爽。这个助理关心人来的时候,其实也不错的。

谁说助理冷冰冰的?其实助理,有的时候还是知道关心人的。鱼石溪居然看透了这一点。

只不过这个女孩子的闺蜜,却是那种一点,确实在嘀嘀咕咕。好像觉得这个助理一直在教训人一样。

不过助理的口吻确实非常的不好听。助理的语气也是非常的强硬。似乎在命令别人做什么事情一样。

似乎在命令这个女孩子要休息好一样。也是我在命令这个假货的总裁不要老是耍威风一样。

曲亦竹只是憋着一股气,不好意思讲出来而已。也不是不好意思,只是……

池旭彬一直听着助理说话,脸上一直在笑,笑得非常的谄媚。然后心里却在想,助理果然是会做人。

首先骂了别人,甩下了自己的微风,最后又教育了别人,留下了自己咄咄逼人的态度,没有人敢对这个助理怎么样。

没有人敢反对这个助理,也没有人敢反抗这个助理。威风甩在这里,然而威力也甩在这里,这种威慑力也甩在这里,这种气场也丢在这里。接下来就是安抚你这些人。

就是用主导来克服你这些人,就是打一个巴掌再给个甜枣。

这是高层的机制吗?

这是高层的最理想的管理方式吗?

池旭彬终于慢慢学会了管理,终于慢慢地跟着这个女人在学习这些管理方式。

果然先要耍自己的微风,然后再给别人一个提早出去。这样才好呢。这个男人是不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

是个误导了一些人生道理。

似乎已经悟到了一些商场的道理。

已经领悟到了生意人之间的一种相处方式。

业务到了那种高层与员工之间的那种相处之道。这个男孩子只是在心里暗自高兴。

然后表面上,就是小的非常常被,看着这个助理。不停点头。像是听懂的助理说的话一样。

助理没有一点点笑容,依然是拿着一张脸,连说话的时候这么爽喝的时候也没有一点点笑。

鱼石溪听到助理说这些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条腿,这条腿已经打了石膏,而且接住了拐杖,能够下来行走。

其实是很累的。干了这么久最近够累的。所以现在就想着回车上去。但是看看这个车子乱七八糟的,就觉得不知道住在哪里。

但这个时候,总裁,不!

这个假货的总裁,立马走了过来,然后对鱼石溪说道:“鱼石溪,你的这个车子肯定是不行了,这个样子,坐上蓝泽瀚总裁的这个车子吧?”

我想总裁的这辆车子多一个人坐也没有关系的。

这一点我这个假的总裁也可以做主。

蓝泽雨说完,就伸出了手,想去搀扶鱼石溪的手臂。

鱼石溪条件反射一样,一下子甩开了这个假的总裁的手。

然后非常的怀疑看着这个假总裁,不过发现这个假的总裁还真的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鱼石溪在想,蓝泽雨这是脑子进水的吗?

明明和自己不对付,不喜欢自己,讨厌自己,却要对我如此关心?!

难道是为了表现给助理看的吗?

难道是想好好表现吧?

这也不太像呀?!

如果说要讨好这个助理的话,就不会和助理对着来是吧?

鱼石溪真的不知道怎么判断这个假总裁的用意。

但是绝对不能够让这个假总裁扶着自己!

——

蓝泽曦来到猎言当投,只是想了解,是不是白晋鹏真的派人撞死了哥哥蓝泽瀚。

蓝泽曦来到这个公司的时候,其实这个学科已经不是很早的。具体说,女孩子已经迟到了很久。

不过对于男人来说,女孩子我能迟到多久都没有关系。

因为在男人的心目当中,等任何人都不愿意,但是等女孩子却是非常愿意。女孩子是一个特殊的人。所以无论等多久都可以的。男生一直在楼上等着。

只是很想见到女孩子,这个是什么原因,男生的心中自然知道。

然后大小姐一点都不知道。大小姐,不知道男人特意在等待自己。

蓝泽曦将车子开到了公司的门口。抬起头看了看,这一家公司。据说这家公司在这个城市里面混得非常好。

这家公司的老板,也就是自己爸爸曾经的好朋友,曾经和自己家里走得比较近的这个男人,就看得这么一家最大的公司。

最关键的是这家公司的性质不同。这家公司是一家投资公司,这家公司在这个城市里面都有一定的地位。

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就这么一家公司的。当然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总裁是谁。

所有人都知道这公司的总裁是谁。然而,大小姐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蓝泽曦在楼底下的时候,最顶层的这个总裁趴在窗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