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可不要吓巧儿呀。”巧音在报告了喜讯之后就一直等待着杨晨东的反应,可是她发现少爷就像是傻了一般的站在那里,也不喜也不悲,一时间她是着急了起来。“少爷,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好,毕竟大姐姐还没有孩子,我却已经有了,这实在是不应该。如果,如果少爷不高兴的话,那巧儿不要就是。”

说着说着话,巧音已经哭了起来。也不怪她如此的激动,实在是胡嫣做为正室夫人都没有孩子呢,他这个小妾就先有了孩子,这在很多大家族之中都是不能允许的,甚至为了保护嫡出的地位,她这个孩子是不是能保住都要两说。

哭出了声的巧音,终于把杨晨东从幻想中叫醒,当他看到巧音竟然哭了,还直说自己的不是,又说起胡嫣的事情时,他就一把就将其搂在了怀中,“我的好巧儿,你这是说什么话,你有了孩子其它几位姐妹都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可能会生气呢?在说了,以后她们也会有孩子的,这原本就没有什么好妒忌的。”

“啊!真的吗?”巧音毕竟只是丫环出身,不是什么大门嫡女,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只是道于听说而已,并没有那么深的恐惧感。现在听到杨晨东说没有问题,那自然就是没有问题,当即是破泣而笑。

“呵呵,真真的,比真金白银还要真。”杨晨东轻拥着巧音嘿嘿的傻笑着。“对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多长时间了?”

“就是少爷上一次迎娶托娅妹妹的时候,第二天晚上,你不是来了我和香娘子妹妹的房间吗?算算日子,也就是那个时候,赵大夫说了,现在孩子还小着呢。”巧音说起这些的时候,又是满脸的幸福。

“哦哦,好,好。”杨晨东喜的只剩下了不断的点头。当初找两位夫人的时候,十分的卖力,因为又给她们找了一个姐妹,心中多少有愧,没有想到,努力的一夜还真有就有了成果,好,太好了。

的确是太好了。巧音有孕,这不禁是杨晨东的喜事,更是整个杨系的喜事。

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寻常百姓尚且如此认为,更不要说像是杨系这般的大势力了。可以说杨晨东有没有子嗣,这已经关系到了国本之说。

要说杨晨东这个人是什么都好,在整个杨系中也享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就是关于子嗣这一块会被人诟病,毕竟没有孩子一旦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么大一个体系要怎么办?要何去何从?

好在杨晨东还很年轻,到现在也只是二十四岁而已,尚还可以在等上一等,看上一看。不然的话,怕是那些老夫子们就要考虑着送他好好检查一下了。现在好了,巧音怀孕了,这足以说明杨晨东本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样一来,大家那高悬的心终可以慢慢的放下来了。

杨晨东回来了,二夫人怀子的消息也迅速传出。之前巧音不让说,一来是想自己给少爷一个惊喜,二来也是想看看六爷的想法。如果杨晨东顾虑胡嫣的感受,那她绝对做得出拿掉孩子的决定。几位夫人中,巧音是把杨晨东看成比自己命还重要的存在,只要少爷好,她就高兴,至于自己的想法反而是无所谓了。

现在杨晨东回来了,也表明很喜欢这个孩子。那消息自然就传了出去,当下无数的电报从始城中发出,无数的官员排着队来到杨府之外,请求相见,道上一声恭喜。

杨二也是第一个赶了过来。别看他是杨家的家丁,可是当少爷不在的时候,他没令也不敢随便的来到内院里,男女有别,或许少爷不会说什么,保不齐有人就会在此事上做文章。

“少爷,恭喜恭喜。”一入院中,看到了杨晨东之后,杨二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同时眼中流下了泪水,那是激动的泪水、高兴的泪水。做为杨晨东身边的人,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少爷能快些有子嗣,他有一个小主人,甚至是一群小主人。

“好了,起来吧,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杨晨东有感于杨二的忠诚,心绪激动的将其扶了起来,然后就哈哈大笑着,“少爷以后也会有孩子了,怎么样,高不高兴。”

“高兴,高兴。”杨二连连的点头,没有一点做作的说着。

“好,那我就说一件让你更高兴的事情,卸下后勤师师长的职位吧,把工作交给杨六,你以后继续跟在少爷的身边。”杨晨东拍了拍杨二的肩膀,脸带感慨的说着。用惯了杨二,即便是杨四和杨六的工作做的也很不错,始终感觉还是差了一点什么。

“好。”杨二猛力的点了点头,虽然说后勤师长做的威风,谁见自己都要先讨好三分,但相比于能跟在六少爷的身边,那些都是狗屁。

“嗯,你另外去告诉仇五和刀啸他们,守住院门,告诉那些要来恭喜的人,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少爷就会很高兴了,应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对了,警卫队的规模也应该扩大了,现在人手足够,你让两位队长挑些最好的,扩建卫队。”杨晨东想到警卫人数只有一百,一些小事可以应付,但是遇到大事的时候还是显得力量薄弱了一些,这便借着这一次练兵中精锐极多的机会好好挑选一下。

“是。”杨二兴奋的答应着,这件事情他已经考虑了好长时间,只是少爷不发话,他实在不好说些什么。“少爷,那您看扩编到什么样的规模合适?”

“一个警卫队就五百人吧,一千人的力量应该足以保证平时的安全了。对了,你去和江萍商议一下,内院的安全也要增加保卫力量,具体需要什么,需要多少人看她如何说。”杨晨东想到巧音怀子,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那夫人的安全也必须要重点的保护起来,女兵人数也要增加。

杨晨东即将有子,事情很快传扬出去,整个始城都连续的热闹了好几天。随后一切的一切都渐归于平静之中,而此刻安全局送来的一个消息,打断了这分平静,不仅如此,整个后勤师的俘虏营中是一阵阵的哀嚎哭泣之声。

脱脱不花死了。

死在了逃亡之路上,中了瓦剌首领也先的埋伏,他包括三千精骑以及蒙克将军全数战死。

听目击者称,也先上一次失误之后,这一次足足派出了三万骑兵。但就算是以三万战三千,也依然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战死万余人,其它两万人几乎身上尽数带伤,最终是打了三天三夜硬是把所有人都给耗死,脱脱不花本人最终也是死于乱刀之中,听说仅是伤口就不下五十道之多。

随着脱脱不花之死,鞑靼部也即将成为了草原中的一个历史,由辉煌转入到了衰败期。

脱脱不花虽然死了,但他的精神依然还在。后勤师中的俘虏们一直想着的就是有一天大汗可以杀回来,如此他们就有了用武之地了,现在希望破灭了,他们不少人开始消极怠工,甚至还有些极端的人开始绝食,一幅要与大汗同生死的模样。尤其是送入医院的两千伤病,更是要起身找也先报仇,差一点大闹医院,若非是雇佣军出现的及时,怕还真的会出大问题。

俘兵之中,鞑靼兵的数量可不少,他们这一闹的事态自然也不会小了。下面的军官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这就把情况汇报到了杨晨东这里。随后不久,杨二亲出,从俘兵营中把忽孛儿带到了杨府。

杨府独属于杨晨东的院子里,假山之前的凉亭中,杨晨东正与忽孛儿对面而座,他们面前的石桌个,还冒着袅袅烟气的茶水正摆放于正中间,一旁的杨二带着第一警卫队长仇五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忽孛儿,以防他跃起行凶。

“把脚镣手镣去了吧。”杨晨东一边展示着茶道的工夫,一边很是随意的向着一旁的杨二下着命令。

“少爷,此人实力不俗...”杨二还想提醒着什么。只是接下来杨晨东以不容质疑的口气说道:“怎么?是少爷长时间不动,你们对少爷没有了信心了吗?”

这般一说,杨二方才想起少爷的变态强大,这便走上前去,用钥匙打开手镣脚镣,给了忽孛儿一个自由。

去掉了枷锁的忽孛儿先是双手摩擦着手腕,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是忠胆公亲砌的茶,那一定很好喝了,哈哈哈。”

说着话,拿了一个茶杯,原本还带笑的脸色突然就是一变,接着茶杯被打碎,一道锋利的瓷片落在了他手中,迅速向着杨晨东的身前划了过来。

“嘭!”

一道身影突然飞出,不等杨二和仇五等人反应过来,忽孛儿的那魁梧的身影就此飞了出去,砸落到小院之中,一脸的泥土。

杨晨东依然还如之前那般的座在那里,手端着一个茶杯,缓缓的品着香茗说道:“茶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