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姓老者身上至少断掉两三根肋骨,气息异常紊乱,战力只剩一半不到。

这还是因为叶凌峰原本有伤在身,催动的玄极掌法只能发挥出七八成的功力。

否则,对方的下场会更加不堪。

当然,这一招过后,叶凌峰也已经快到强弩之末的程度,气息同样极度紊乱。

不过,他并没做丝毫停留,一个翻身从地上窜起来后如同猎豹一般向马跃辉的方向冲了过去。

“小子,你敢!”

一旁的方浩弘沉声一句,催动全身功力砸向了叶凌峰的后背。

只是,叶凌峰压根没理会他的攻势,快冲到马跃辉跟前时,一掌朝对方的脑袋轰了过去。

咔嚓!下一刻,便听马跃辉脖子处传来一道脆响,正处于昏迷中的马跃辉双腿一蹬,当即没了气息。

嘭!与此同时,方浩弘那蕴含狂暴能量的一拳毫无阻碍的轰在了叶凌峰身上。

方浩弘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圆满境,加上叶凌峰有伤在身。

因此,防御罡气被瞬间破开,强劲的力道如高压气波般撞在了叶凌峰身上。

噗!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叶凌峰朝前栽了好几步后倒在了地上,气息同时萎靡下去。

“他已经不行了,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这时,不知哪位公子哥喊了出来,接着朝自己的贴身护卫挥了挥手。

呼!呼!呼!随着他一声高呼,不少公子哥和大小姐的护卫纷纷发动,将叶凌峰围了起来。

“小子,下辈子做人记得低调点!”

其中一名老者说完后,抬手便朝叶凌峰一拳砸了出去。

咻!就在这时,一道寒芒如闪电般斩了过来,老者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便见自己一条小臂齐肘而断掉落在地,鲜血狂喷而出。

“啊…”老者发出一道惨叫声,同时一屁股跌坐了下去。

“谁敢再动,死!”

浑身已有不少伤势的冷冽伸手接住旋转回来的弯刀沉声道。

随后,看向叶凌峰:“峰少,你怎么样?”

“还好!”

叶凌峰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接着从身上掏出两粒凝气丹,每人一颗服了下去。

围在四周的一帮老者,在感应到冷冽身上那股窒息般的杀意后,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一个个脸上都是无尽的忌惮之色。

“纪老,动手!”

这时,柳承翊转头看向自己的护卫沉声道。

“收到!”

早已蓄势待发的纪姓老者沉声一句,身形跨出两步,抬手便砸出了两道狂暴的劲风。

老者同样是大宗师小成境的修为,出手之间没有丝毫留手,势在一招收了叶凌峰的性命。

而其他那些老者看到他出手了,底气再次足了起来,一个个跟着攻了上来。

“佟老!”

一旁的秦语嫣显然没想到柳承翊会突然插手,赶紧看向身旁的老者:“快拦下他!”

佟姓老者虽然不明白大小姐今天为什么会如此反常,但并未犹豫,赶紧跟了上去。

只不过,已经慢了,就在他刚动身之际,纪姓老者的攻势已经砸了出去。

轰!就在这时,一股恐怖无边的滔天气势犹如龙卷风般朝一帮人呼啸而来,大有一副排山倒海般的气势。

嘭!嘭!嘭!狂风过后,那名纪姓老者连同后面的一群人,如同电影大片里的镜头一般纷纷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全是人影。

咚!咚!咚!一个个飞出三四十米的距离后,重重摔落在,除了纪姓老者之外,其他所有人脑袋一歪尽数昏死过去。

纪姓老者的情况也好不了太多,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后,身上的气息变得异常紊乱,瞳孔中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

静!整个大院都陷入了一阵死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这也太强了,一招之下,将那么多强者尽数拍飞了出去,而且里面还有大宗师境的高手!恐怖如斯?

“什么人?”

不一会,纪姓老者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门口沉声道。

“贫道,无尘!”

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响起之后,无尘道长漫步走了进来。

“道长,你怎么来了?”

叶凌峰和冷冽两人同时看了过去。

“蓝丫头知道你来这里,放心不下,让贫道过来看看。”

无尘淡淡的开口道:“事情办完了吗?”

“嗯!办完了!”

叶凌峰点头:“谢谢道长!”

“既然办完了,那就走吧?

贫道刚托人弄了瓶好酒,陪我回去喝几杯?”

无尘道长开口道。

“好啊!”

叶凌峰耸了耸双肩。

接着,转头看向柳承翊,嘴角一扬:“翊少,不好意思,你今天可能杀不了我了,下次再会哦!”

说话的同时,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柳承翊今天对他动了杀念,这个事他算是记下了。

紧接着,叶凌峰三人视若无人般往庄园门口走去。

“这位朋友,如此行径,是不是太不把方家放在眼里了?”

此时,那名胡姓老者高声开口。

“你如果有意见欢迎随时来找我算账!”

无尘道长头也没回继续往前走去。

“真是狂妄,就算明知不是你的对手,我也要领教一下高招!”

胡姓老者怒声说完后,抬手便要冲出。

“胡老!”

方浩弘沉声道:“让他们走!”

“是,大少爷!”

胡姓老者停住了自己的身形。

三分钟后,叶凌峰三人驱车往盛世雍庭而去。

经过这段插曲之后,梅林山庄的生日宴会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方浩弘直接宣布了宴会结束,众人纷纷告辞而去。

哐当!待所有人离去之后,方浩弘两兄妹以及胡姓老者走进别墅大厅,方浩弘一脚将一个名贵的花瓶踢成了粉碎,双眼寒芒。

对他来说,生日宴会被人打脸是小事!重要的是,错失了击杀叶凌峰的最佳时机!他之前一直都在退让和示弱,目的就是为了让叶凌峰引起公愤,以便让大伙群起而攻之。

包括胡姓老者跟叶凌峰的对战,也是有意放水,如果胡姓老者真的全力施展的话,两人肯定不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他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把柳家和秦家一起拖进这件事里面来。

那样一来,叶凌峰如果真的被杀,就算有人要追究责任,他方家也可以把责任推给他人。

这个计谋,就差那么一点点便可实现了!如果后面没有出现那个莫名其妙的道士,纪姓老者的那一掌就算不能杀掉叶凌峰,也一定会让他重创。

到时候,其他人再群起而攻之,叶凌峰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活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这种功亏一篑的感觉实在特么的难受!“马上安排人去查一下,那个道士到底是什么人!”

来到沙发上坐下后,方浩弘点燃一支雪茄深深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