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的手是颤抖的,心是慌张的。

半晌憋出颤颤巍巍的四个字。

“妖、妖怪啊……”

一个大活人biu一下就从那么大的大活人变成一只颜色艳丽的鹦鹉!

就在他眼皮底下!

正在吃饭的裴叶淡定说了句。

“建国之后不允许动物成精,但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封建迷信呢?”

主持人一行人与屏幕前的观众:“……”

感觉智商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观众还好,他们怀疑七彩少年大变鹦鹉是特效弄的障眼法,而主持人跟摄像师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也知道这根本不是节目提前弄的特效效果。因此,裴叶的话就过于敷衍了。

主持人扯了扯嘴角。

“但、但我刚才……明明看到,这里有一个这么大的大活人,他还会唱京剧唱黄梅戏……”

两手冲着七彩鹦鹉消失的地方比划了大圆圈。

那么大的大活人……

难道刚才那一幕都是他的错觉吗?

裴叶淡定坐着,打开包装盒,浓烈的蒜香夹杂着呛人辣味直冲鼻腔,霸道的味道一下子就将空间填满,勾得人口腔涎水分泌,食指大动。她夹起两块扇贝肉,一口咬下去,鲜嫩爽滑。

“……我看你们是饿出幻觉了,要不要来两块?”

裴叶一脸的平静,反而衬得主持人几个不咋正常。

主持人看看裴叶再看看鸟笼内那只颜色艳丽七彩的鹦鹉,正怀疑人生,却听七彩鹦鹉口出人言。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咬字清晰,字正腔圆,分明是刚才那名七彩少年的声音。

“咦,原来有这么一条规矩吗?怪不得我碰到主人才能变成跟主人一样的样子。”

它疑惑地歪着脑袋,感觉奇怪的知识点增加了。

“我听到它又说人话了!”

主持人惊惧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叫。

裴叶跟七彩鹦鹉都淡定地默默看着大惊小怪的主持人和怕得连镜头都没抗稳的摄像师。

七彩鹦鹉更是理直气壮,甚至还用翅膀做了个摆手的姿势,示意主持人别这么大惊小怪,怪丢人的:“我会说你们的话这不是很正常吗?聪明如我,这都是基本操作,勿慌勿慌!”

本该惊恐跳脚的主持人:“……”

屏幕前的直播观众也是类似的心情。

想想最近闹得沸沸扬扬、根本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罪环”,鹦鹉成精怎么就没可能了?

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打小就被各种天马行空的信息轰炸,对特殊事物的接受能力比年长者更强。排除特效这个可能,他们更加相信屏幕前的一幕是真的——鹦鹉真TM成精了!

隔着屏幕,冲击远不如现场大。

他们比主持人更快接受现实。

甚至有心大的观众忍不住发弹幕吐槽。

【正义的网友从不上街】:“我TM是被一只鹦鹉鄙视了?”

没一会儿便有粘好被震碎三观的观众回复他。

“楼上,注意你的措辞。这是一只能唱京剧又能唱黄梅戏,鼓词评剧手到拈来的鹦鹉。”

“跟人家比才艺,您配吗?”

网友们越发坚定自己是来世上凑数的。

主持人也反应过来。

目光死死黏在七彩鹦鹉身上,但又不敢靠近。

而是小心翼翼伸出手,将话筒递出去,尽可能靠近鸟笼。

“那……你真是筱苍先生的宠物?”

七彩鹦鹉目光怜悯地看着主持人。

人类太可怜了,这个问题前不久才问过呢,这么会儿就忘了。

“我是啊,我是主人最最最宠爱的宠物。”

七彩鹦鹉骄傲地抬起了头。

主持人:“……”

原来不是他以为的主仆PLAY,分明是人妖PLAY!

这会儿,他根本顾不上裴叶这位素人嘉宾了。

活了这么多个年头,第一次碰到成了精的鹦鹉,采访的手蠢蠢欲动。

明人不说暗话,他也想有这么一只鹦鹉。

裴叶扑哧扑哧吃着面,淡定看着主持人采访七彩鹦鹉。

七彩鹦鹉智商高,奈何这只鸟“单纯”,套路远没有主持人多,没多会儿就被套了不少话。

主持人还问了一个许多网友也关心的问题。

鹦鹉成精化成人形,相貌身材年纪是自己捏的,还是化形就固定的?

还是说,妖精都这么漂亮帅气?

家中有宠物的网友,纷纷将目光盯准了自家的狗、猫、兔、仓鼠……

七彩鹦鹉不解:“这很重要吗?反正都这么丑……”

主持人和网友:“……”

你怕不是对“丑”有什么误解。

在颜值即正义的娱乐圈,这只鹦鹉的人形太能打了。

毫不客气地说,七彩鹦鹉的人形是他们见过唯一能驾驭七彩毛发瞳孔还帅气的。

若是出道,不知会吸引多少妹子汉子为它打call!

人设都是现成的,传统艺术全能选手!

“不不不,你相当帅气。”

这下轮到七彩鹦鹉沉默三秒。

问主持人:“你们人怕是对‘帅气’和‘美丽’有什么误解……”

主持人:“……”

七彩鹦鹉痛心道:“我变成‘人’的样子太丑了!”

“人”实在是太丑了。

网友们:“……”

七彩鹦鹉嫌弃道:“没有艳丽的羽毛,浑身上下都肉秃秃的,你说哪里好看了?人是我见过最丑的生物之一,浑身上下只有脑袋还有中间位置有丑丑的黑毛。羽毛丑了吧唧也就罢了,走路居然还是用两条粗壮笨重的脚,干瘦无毛的手臂也无法带动笨拙的身躯飞翔……”

年纪轻还好,年纪大了光秃秃的皮就皱巴巴的,灰不溜秋的。

它是打心眼里同情这群一辈子只能在地上爬的生物,看着实在是太可怜了。

主持人:“……”

许是担心自己的话冒犯裴叶,七彩鹦鹉用翅膀冲着裴叶比划了个人类表达喜欢的爱心。

“虽然‘人’很丑,但主人绝对是‘人’中最好看的,爱你哦。(?′?‵?)。”

刚说完,一只筷子擦着它脑袋直直贯入鸟笼旁的窗帘。

“文明用语,别开车!”

吓得七彩鹦鹉扑腾着翅膀,委屈大叫。

“要死鸟了,要死鸟了,要死鸟了!”

主持人以及网友:“……”

围观“鹦鹉成精”的观众迫不及待要跟其他直播间子频道的观众分享。

巧了,其他观众也是这么想的。

从裴叶这个子频道出来的观众——

“夭寿了!鹦鹉成精了!”

从风长斋这边出来的观众——

“夭寿了!素人嘉宾他飞起来了!”

米修杰这边的观众也纷纷惊悚出逃。

“夭寿了!见鬼了!”

为了配合拍摄宣传,米修灵跟星星吃下妇联给予的特殊食品,身形能被凡间的凡人以及摄像头捕捉。于是,负责米修杰这边的主持人和摄像师差点儿被凭空出现的他们,一口气吓背过去。

三方观众撞了个四仰八叉。

《风景这边独好》立马就吸引来无数的观众,热度原地飞升。

网友闻风而来,根本不用节目组买热搜买宣发。

其他子频道的主持人发现他们的频道热度和围观人数正在快速下降。

金伯懋这边的主持人压下想要撸狗狗的冲动,暗中询问同组工作人员怎么回事。

热度骤减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若是《风景这边独好》综艺因为热度太低被腰斩,自己可要暂时失业了。

一番询问,主持人错愕地睁圆了眼睛。

“你说真的???”

其他直播间又是闹鬼又是闹妖精,还有现场表演抓鬼的……

正在给家中狗狗喂狗粮的金伯懋敏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温声询问发生了什么。

主持人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坦白了:“问了同事,说是其他嘉宾那边闹鬼还出现妖精了。”

“妖精?”金伯懋神情平静。

主持人道:“一只成了精的鹦鹉,可稀罕了。”

没有亲眼所见,持怀疑态度。

金伯懋淡淡地“哦”了一声。

主持人跟他闲谈:“你相信世上有妖精吗?”

金伯懋眼皮都没掀一下。

“我相信。”

因为他自己就是花了形的妖精。

主持人又开玩笑似得道:“如果宠物真的变成了人,兴许能看到现实版的白蛇传啊。”

金伯懋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丝反应。

“大概率不可能,动物和人的审美标准不一样。”

这就好比人类不会认为猩猩跟人一样帅气俊美一个道理。

特别是对有毛生物来说,人真的太丑了。

最重要的是——

“现在的人养宠物,大多都做过绝育手术。虽说化形能重新塑体,但有这么一段,大概率会患上X冷淡障碍……如果真有宠物化形了,宠物主人可要小心了。未必是报恩,也有可能是报仇。”

金伯懋右手掌慢慢挠着趴在他膝头撒娇的金毛大狗,后者喉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其他正在默默啃狗粮的狗狗也竖起了耳朵。原先活力四射的哈士奇更是无精打采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主持人听懵了。

“啊……会、会这样吗?”

听着有点儿惊悚,但逻辑上又说得通。

此话一说,不少希望宠物能化形成大美女、大帅哥的宠物主人歇了心思。

“也不一定,毕竟宠物主人的出发点也是好的,饲养之恩不敢忘。”

真正该担心、该辗转难眠的,应该是那些虐待动物满足内心低劣欲/?、望的卑劣人类。

金伯懋淡笑,温柔的眉眼让主持人升出一股说不出的冷意。

“伯懋听着很懂啊……”

笃定熟稔的口吻,仿佛他也是一只妖精。

金伯懋笑道:“我平日比较喜欢看小说,动物成精的话,套路差不多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