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沁说话的时候林羽依稀能够听到她周围传来的呼喊和哀嚎声,环境也是嘈杂无比,知道那边一定出了很大的骚乱,他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儿,尤其是听到出了人命,他的心便不由怦怦直跳!

好在作为一名女强人,薛沁此时比绝大多数人要镇定的多,所以说话也很条理,能够以最短的时间把最有效的信息交代给林羽,得知薛沁她们所在的家具商场之后,林羽便迫不及待的朝着薛沁说出的地点赶了过去。

让林羽没想到的是,这片区域果真如薛沁所说,被官方全部给戒严了,而且离着家具商场还有上百米的路段,都拉起了警戒线,被官方给封死了,周围站满了身着制服的警员和荷枪实弹的人,皆都面色肃然无比。

可见这次事件可能十分的严重,也或者说死的人身份极其不一般,否则绝对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路段周围好多车都因为被堵在里面,车上的司机见一时半会儿都出不去,所以便索性跑下车,抽着烟看起了热闹。

而警戒线周围几个卡点都簇拥着一众人群,不停的冲卡点的人员肯求着什么,好多中年妇女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应该是被困在里面的人员的家属。

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的亲人被困在里面,他们自然担心不已!

林羽面色也是极其难看,想到江颜、薛沁和叶清眉三个柔弱的女生在里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心急如焚,急忙朝着其中一个卡点冲了上去。

“退后,都退后,我们说过了,他们暂时还不能离开,需要配合我们的调查,只有洗脱嫌疑后才能离开!”

前面的一个警队人员之类的黑壮男子一边跟大家解释,一边示意大家后退。

他们在接到报警之后迅速出警,将整个现场都严密的封堵了起来,所以此时犯罪嫌疑人也同样被困在了里面。

“我儿子不是坏人啊,长官,他在里面会有危险的!”

“长官,我女儿也不可能杀人的,她在里面上班!”

“长官,你让我进去吧!”

围观的众人自然也听出了这个黑壮男人话里的意思,皆都惊慌不已,要么替自己的亲人解释,要么要求让自己进去,好保护自己的亲人。

“任何人不得出入!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保证他们的安全的!”

黑壮男人一边伸手拦着想要往里冲的民众,一边冲他们大声喊道。

林羽听到这话面色一沉,听这男人和众人的对话,可以确认里面确实发生命案了,而且似乎现在凶手还没找到,那江颜他们在里面岂不是有危险?!

林羽听到黑壮男人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紧紧的握住拳头,赶紧朝着这个黑壮男人走了过去,沉声说道,“保证他们的安全?!我请问你,你们怎么保证?!里面的人你们已经一个一个的控制起来了吗?!”

刚才他跟薛沁打电话的时候能够听出商场里的人不少,而且场景嘈杂,显然大家都想往外面跑,那么多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一个个的控制起来,所以这个男人的保证可以说是毫无意义!

众人听到这话也顿时激动了起来,不停的大声对黑壮男人质问了起来,而且作势要往里面冲,好多警员赶紧冲过来,将人群拦住。

黑壮男人见林羽扇动起众人的情绪,有些恼怒的瞪了林羽一眼,沉声道,“至于怎么保证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我说过会保证大家的安全,就一定会保证大家的安全!”

林羽抬头望了里面的人一样,见里面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战士,知道自己要是这么硬闯的话,极有可能或造成更大的骚乱,甚至引得开火,所以他只好握了握拳头,强忍住想要硬冲进去的想法,接着转头望了眼那个黑壮男人,略一沉思,急忙走过去,沉声说道,“你好,长官,我爱人和朋友在里面,她们都是女生,在里面很危险,就算你不让她们出来,能不能先放我进去?!”

“不能!你哪儿来的给我回哪儿去!”

黑壮男人听到林羽的话之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林羽,而且声音分外的大,显然仍旧为林羽刚才说的那番话带有极大的怨气。

林羽咬了咬牙,心中恼怒,知道自己现在有求于人,也不能发作,为了江颜她们,他只能委曲求全,赶紧平复了下心情,语气软了几分,冲那个男人问道,“长官,请问您是哪个分局的?不知您是否认识西城分局的刘梦辉?他是我的好朋友,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跟他打电话确认下,烦请行个方便,我以后一定重谢!”

林羽情急之下想起来自己还认识刘梦辉,觉得不管是不是一个分局的,刘梦辉贵为西城区的头儿,肯定能多少有点面子。

但是让林羽意外的是,这个黑壮男人压根就不买刘梦辉的面子,冷哼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刘梦辉我认识,但他是西城区的,我是南城区的,我不归他管,这件事也同样不归他管!而且我们是依法办事,不卖任何人的面子,你认识谁都不管用,你抓紧给我推一边去,否则我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把你抓起来!”

“一边去,给我往后退!”

黑壮男人身边的手下看出了自己长官的不悦,急忙走过来用手里的警棍捅了林羽一下,示意他后退,另外两个人还掏出了电棍,噼里啪啦的打着蓝色的火焰吓唬着众人。

“妈的!”

林羽气的暗骂了一声,恨不得当场把这个黑壮男人放倒,但是这样一来事情会更加严重,他不由昂着头朝着家具商场的方向望了一眼,心急如焚,不知道薛沁和江颜她们在里面怎么样了。

他赶紧绕着警戒线周围转了起来,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防备薄弱,好趁机冲进去。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这次来的战士很多,几乎将里面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这么多枪要是同时开枪,就是他速度再快,也有可能被打成筛子!

“喂,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给我往后退!”

这时一个战士似乎发现了林羽行为的异样,急忙端着枪迎了上来,同时将黑洞洞的枪口朝着林羽指了指,厉声喝道。

林羽望了眼眼前黑洞洞的枪口,恨恨的咬了咬牙,作势要往后退。

“干什么呢,给我住手!”

这时一声冷喝传来,接着一个身着制服的身影快速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个战士看到走过来的人之后立马把枪收了起来,啪的打了个敬礼,高声道,“是,长官!”

说着他急忙退了回去。

林羽抬头朝来人一看,顿时面色一喜,惊讶道,“谭兄?!”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身着制服的人正是谭锴,他心中不由一喜,这下好办了!

“何少……何先生,你怎么过来了?!”

谭锴见到林羽也是极为惊讶,快步迎了上来。

“我爱人和朋友在里面!”

林羽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这么混乱的情形,三个女生在里面很不安全,谭兄,你让他们通融通融,好歹放我进去吧!”

“什么,你爱人在里面?!”

谭锴面色不由一变,接着蹙着眉头有些为难道,“何先生,我不是领队的,这个恐怕不好办,而且冰姐出差了,也没过来……”

“你不是领队的?!”

林羽闻言不由有些惊讶,谭锴可是组织的人啊,一桩谋杀案出动组织的人,就够让人惊讶的了,而谭锴作为组织的一个小头目,竟然还不是领队的?!

“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既然连组织的最高长官都来了,那里面发生的事情肯定不简单,林羽心怦怦直跳,担心的问道,“难道动手的是玄术方面的高手?!”

“这个倒不是!”

谭锴摇了摇头,冲林羽解释道,“应该就是一些普通的杀手,但是极有可能是一个杀手小队,最主要的是这次的死者身份很不一般,死的是一个西方国家的大使,所以上面接到消息后直接把我们给调了过来!”

“奥,如果是大使的话,确实身份不一般,但是也不至于把你们也调过来吧,有这么多军方的人就足够了吧!”

林羽蹙着眉头问道。

“这不是谨慎起见嘛!”

谭锴说道,“其实要是换作平常,这种事肯定不至于惊动我们,但是这不过段时间就是我们军方组办的一次国际性活动嘛,到时候会有很多国际上的军方人员和政要人员过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这种事,上头自然要格外小心!今天我们必须抓到这帮杀手!”

林羽听到这话对情况倒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不过得知里面的极有可能是一个杀手小队,他更加的心慌了,一把抓住了谭锴的手臂,急声道,“谭兄,这么说来的话,我爱人她们在里面可是凶险万分啊,不管是看在韩冰的份上还是看在我们往日的交情上,你都得让我进去啊!你也知道,要是那个杀手小队在发现没有逃脱的可能之后,很有可能是会劫持人质的!”

现在之所以还没有状况出现,很有可能是那帮杀手正在找寻逃走的路线,所以他们不敢暴露身份,要是被他们发现无路可走,那他们一定会劫持人质,到时候场面恐怕不堪设想!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故意卖了个破绽,就是为了让他们现身!”

谭锴冲林羽安慰道。

“不用担心?!”

林羽咬了咬牙,双眼赤红的望着谭锴,沉声道,“谭兄,试问里面的是你的父母妻儿,你会不担心吗?!”

谭锴眉头紧蹙,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何先生,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这次领队的人是袁江……”

“袁江?袁江是谁啊?!”

林羽眉头一蹙,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呃,就是袁赫的侄子……”

谭锴低着头,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袁赫的侄子?!”

林羽面色一沉,眯了眯眼,神情变了变。

这个袁赫的侄子林羽倒是也见过,只不过当时的袁赫还昏迷着。

当初袁赫和韩冰率队攻击千渡山,被离火道人重伤,治无可治,是林羽伸出援手救了他和韩冰等一众受伤的组织成员。

“虽然我与袁赫之间有着诸多纠葛,但是怎么说,我也救了他一命,他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林羽眯着眼沉声道,其实他知道,上次自己和袁奶奶被抓紧组织之后袁赫虽然跟自己赔礼道歉,各种示弱,但是袁赫表面上对他越是讨好,内心就越恨他!

所以林羽内心难免有些担心,不过他觉得袁赫是袁赫,袁江是袁江,不能混为一谈,更何况,自己毕竟救了袁江一命,就当时报恩,袁江也能卖他这么一个面子吧!

“何先生,我……我觉得你压根没有必要过去问,袁赫可能不会同意!”

谭锴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袁江可是袁赫的侄子,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在组织里,他肯定是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叔叔的!”

“我觉得他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吧?!”

林羽眯了眯眼,沉声道,“你带我去见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