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边的动静,旁边队列的一众卫士都转头往这边看。

“都给我转过头去,继续整理队形!”

被称作小赵的中年负责人冷冷呵斥了那帮手下一声,眼神凌厉的扫了向南天一眼,手下没停,已经将腰间皮套上的铁口打开了,手扣在漆黑的枪上,作势要往外掏枪,但是未等枪掏出来,他身子突然猛地一颤,眼中陡然间涌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眨也不眨的盯着向南天,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很显然,这个赵负责人认识向南天,但是在他认为,向南天已经死了,所以此时看到一个容貌神似向南天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他自然惊诧万分,不敢置信。

“你……你是何人?!”

赵姓负责人颤声对着向南天问道,眼中光芒颤动不已。

“小兔崽子,不过区区十年的时间,连自己的总负责人都不认识了?”向南天扫了他一眼,眼睛微微一眯,语气中颇有些感慨。

当年这个赵姓负责人不过是他底下的一个小小的负责人而已,没想到现在都升职了,十年前向南天受了伤,两人便再没相见。

“你是向……向……”

赵姓负责人颤抖着声音张了张嘴,随后猛的摇摇头,不可置信道,“不可能,总负责人他十……十年前就已经……”

“是啊,十年前我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向南天神色一黯,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句,接着面色陡然一凛,沉声道,“不过现在,我向南天又站着回来了!”

他特地强调了一下“站着”两个字,满怀的傲然。

赵姓负责人扫了向南天一眼,眼神忽明忽暗,突然间目光一冷,啪的掏出手枪对准了向南天,冷声喝道:“说,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冒充战神向南天,你来此到底有何目的?!”

步承见状面色陡然一变,手中突然间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作势要动手,但司向南天突然一伸手拦住了他。

向南天知道,一个死了十年的人突然回归,任谁一时间也接受不了,所以他也没跟赵姓负责人多做解释,只是笑着说道:“你左肩有一处猛虎刀留下的戳伤,右腿外侧有一处特殊伤痕,当初你还凭借这次任务荣立了二等功,没错吧?”

赵姓负责人听到这话身子猛的一颤,手中的枪缓缓的落下,满脸震惊的望着向南天,眼中蓦地涌起了一层泪水,颤声道:“总负责人,真……真的是您?!”

他身上的伤口只有向南天和几个卫士知道的如此详细,所以在听到向南天这话之后,他立马便断定,眼前的这个人是向南天无疑!

向南天看到小赵如此激动,饱经风霜的脸上也不由涌起一丝动容,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到自己的老总负责人,整个信息搜集部的精神象征,战神向南天还在认识,赵负责人心中狂喜,泪水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但他还是隐忍住内心的情绪,赶紧走过来啪的打了个敬礼,面容坚定无比道:“总负责人,欢迎您归队!刚才我以下犯上,罪该万死,请您责罚!”

“行了!少来这套!”

向南天用以前惯用的语气冲小赵摆了摆手,接着扫了眼场地中间的人群,皱着眉头冲小赵问道:“这帮W国人来了?”

赵姓负责人神情一动,急忙点头道:“报告总负责人,他们一早就来了,高级总负责人和高级总负责人正在接待他们,您稍等,我这就去禀告高级总负责人!”

他说话的时候欣喜不已,向总负责人回来的可真是时候,信息搜集部的人都知道W国人这次来者不善,所以向南天的到来,绝对能给信息搜集部上下吃一颗定心丸!

话音一落,他便转身要去汇报。

“慢着!”

向南天立沉声喊住了他,皱着眉头说道,“先不用急着汇报,等我看看这帮W国人耍什么花招再说!”

赵姓负责人微微一怔,接着立马点了点头。

作为一个负责人,他自然能意识到,“死了”近十年的向南天突然重回信息搜集部,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所以他也没敢多问,只是按照向南天的吩咐行事。

“一会儿是怎么安排的?”

向南天望了眼远处训练场场地中间,已经在主席台位置落座的信息搜集部高层领导和剑道宗师盟等人,沉声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倭方只是说想见识见识我们信息搜集部的训练,所以总负责人便带着他们来了训练场!”赵负责人如实汇报道,“据说他们的人也会进行一些日常训练项目的展示!”

“嗯。”向南天点了点头,知道倭方是想来刺探信息搜集部的虚实,转头冲赵负责人说道,“一会儿给我们也安排一个位子!”

“是!”

赵负责人立马点头,抬眼看了看,见他们中队的人基本都已经走到训练场旁边事先划分好的场地坐好了,便赶紧叫着向南天三人去了他们中队,随后让人腾出了几个方凳。

本来他要让向南天坐最前面的,但是向南天怕太显眼,所以就带着林羽他们坐在了第二排。

此时整个训练场上已经坐满了信息搜集部的负责人,不过因为信息搜集部人收人十分严格,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积攒,新老人都在,此时训练场上总公也不过才百十号人。

不过训练场最末端,坐着十数位身着W国自卫队制服的人,显然是剑道宗师盟的人。

周围的一众年轻负责人都好奇的往这边打量,不过他们虽然都听说过向南天的名字,但是却没有见过向南天,唯一看过的几张照片还是向南天年轻时候照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认出来,而且向南天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也压根没有人往这上面联想。

“都瞎看什么呢!这位是我们信息搜集部以前的一位老总负责人,都放尊敬点!”

赵负责人冲这帮手下呵斥了一声,随后坐在了向南天的身旁,讨好的说道:“总负责人,我们这里条件可能不太好,您委屈一下,我这就去给您弄点水和水果!”

“不必了,你现在就把我当成你的一个兵就行了!”向南天摆了摆手,接着目光如炬的朝着主席台那边望了过去。

林羽此时也已经好奇的望向了主席台,只见主席台上总共坐了有十个人,其中几个身着制服的中年男子毫无疑问就是信息搜集部的高层,这些人中自然有赵负责人所说的高级总负责人和高级总负责人。

不过林羽根本就没见过他们,所以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而另外几个身着西装和W国和服的男子,应该就是W国剑道宗师盟那边的人。

不出林羽的意料,那天去他医馆闹事的那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和那个尖头W国人也都在。

老人紧靠着信息搜集部的一众高层领导,可见他在剑道宗师盟的地位很高,而他旁边坐着一个光头老人,小鼻子小眼,满脸堆笑的样子像极了W国小电影里的猥琐老头儿。

至于他俩旁边坐着的几个W国人,林羽并不认识。

而带头去医馆闹事的那个尖头W国人此时手里抱着一把刀正穿着一身蓝色的花纹和服,手里抱着一把倭刀站在一旁。

林羽仔细瞥了眼他手里的刀,认出来这就是那天他在医馆门口切裂路沿时用的倭刀。

此时尖头W国人高昂着头,神情傲然,一副十分欠扁的样子。

“没想到啊,这次连德川这个老儿都来了!”向南天望着那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冷哼了一声。

“向老,您认识他?”

林羽好奇的问道,“他是什么人?”

“何止认识,我们还交过手呢!”

向南天冷哼一声,眼中精芒四射,“他是剑道宗师盟三大长老中的二长老,德川长信,是W国江户川时代幕府将军德川家康的后人!”

林羽面色一怔,果然他猜的没错,这个老人果然是三大长老之一!

“这个老小子,阴损着呢,换句京城的老话说,就是蔫坏蔫坏儿的,所以这次W国派他来,绝对是有用意的!”

向南天冷哼了一声。

他们说话间,主席台上的信息搜集部高层例行公事的进行了一番演讲,大致意思是热烈欢迎W国剑道宗师盟来我们这里进行交流切磋,促使双方共同提高进步。

等信息搜集部高层讲完后,德川长信也站了起来,代表倭方进行了讲话,同样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

不过不得不说,他的中文非常的流利,如果不看他的衣服,可能任何人都无法分辨出他是个W国人。

等演讲完之后,他转头望着身旁信息搜集部的高级总负责人胡海帆笑道,“胡先生,我这次来特地给贵处带了一份厚礼,算是作为我们剑道宗师盟和信息搜集部两方友谊的一种见证!”

话音一落,坐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助理便抱着一个很长的深紫色锦盒快步走了出来。

德川长信亲自走过来将锦盒打开,只见锦盒里放着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倭刀,样貌与尖头W国人手里抱着的那把无异。

“胡先生,我先前跟您提到过我们的东洋第一刀您还记得吧?”

德川长信笑呵呵的说道。

众人闻言不由一怔,莫非这锦盒中的就是东洋第一刀?!

而这德川长信竟然要将他们剑道宗师盟一直引以为傲的东洋第一刀拱手送给信息搜集部?!

就连胡海帆在内的一众高层也是满头疑惑,不可置信。

林羽也满心好奇,转头望了向南天一眼,只见向南天也是眉头紧锁,似乎也不知道这个德川长信搞得什么鬼。

德川长信特地笑着顿了片刻,环视了四周一眼,笑呵呵的说道:“这锦盒中的刀,正是用东洋第一刀炼制剩下的边角料制作的宝刀,仅有两把,我愿将其中一把,赠予咱们华夏信息搜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