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被这一脚踢的怒火中烧,要是换做别人,他早就一个大耳刮子打回去了,不过念在这是何瑾祺的弟弟,而且又是个孩子,所以他便没直接动手,转身走到正在一边低声交流的两个何家女婿跟前,冲二女孙培杰婿说道:“你好,昌昌是你的儿子是吧,麻烦你好好的管教管教他!”

孙培杰扫了林羽一眼,满脸的厌恶,冷冷道:“管我儿子?我儿子怎么着你了?!”

“嘿嘿,抓不到我,大笨蛋!”

此时昌昌再次跑过来踢了林羽的小腿一脚。

林羽特地没有躲避,故意让他踢中,接着冲孙培杰说道:“你看到了吧?”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不过就是踢了你两脚嘛!”孙培杰冷哼一声,说道,“孩子踢的能有多疼啊,你一个大人,跟个孩子计较什么啊,真他妈的有意思。”

“我告诉你是想让你管管他,要是这么放纵下去,他早晚会吃亏的,如果你不管他的话,可能就得我帮着你管管了!”林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你他妈什么意思啊,怎么,你还要打我儿子啊?来,你打一个我看看!”孙培杰顿时怒火冲冲的说道,显然料定了林羽当着这么多何家人的面儿不敢动手。

但是他话音刚落,林羽突然猛地一脚踢了出去,正中跑来跑去的昌昌的身上,昌昌立马被踢的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整个身子陡然间滑出去了数米远,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脸色苍白。

其实林羽踢他的时候刻意注意了下力道,并没有伤到他,昌昌之所以哭,主要是因为吓的。

“昌昌!”

孙培杰有些不敢置信的猛地一惊,随后立马跑到了儿子跟前,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急切的问道:“儿子,你没事吧?!”

“哈哈,活该!”何瑾祺看到这一幕,立马幸灾乐祸的说道,“这小子就是欠收拾,踹轻了!”

孙培杰立马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何瑾祺一眼。

“好啊,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跑到我们何家的地方来闹事!”何家大女婿曹谆见状也面色一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冲自己小姨子何妙喊了一声,“小妹,有人打你儿子!”

“啊?谁?!”

何妙回头一看,见儿子哭的满脸泪水,面色一变,立马跑了过来,将儿子抱在怀里,连声哄着,同时转头厉声问自己丈夫怎么回事。

“被这野杂种踢的!”

孙培杰面色阴沉,猛地站起身,挽起了袖子,就朝林羽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到了跟前,二话没说就开始动手。

作为一个没什么力气的办公人员,他自然也打的软绵绵的,在林羽看来,威胁性和他儿子差不多。

林羽随意伸手一抓,就抓到了孙培杰的手腕,紧接着猛地一扭,孙培杰的身子被迫往回一转,同时呲牙咧嘴的喊道:“啊!啊!疼,疼放开我!”

“你个杂种,放开我老公!”

何妙看到自己丈夫如此不堪一击,心里暗骂了声窝囊废,接着立马抬头冲旁边的大哥和三哥喊道:“大哥,三哥,你们就这么看着外人欺负我们自家的人吗!”

何自钦和何自珩见状立马走了过来,何自钦沉着脸冲林羽冷声道:“何先生,这里不是你逞能的地方,你请回吧,我们不欢迎你!”

林羽这才将手收了回来,淡淡笑道:“其实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有些人顶着手足至亲的名头,内心却打着禽兽不如的算盘,恨不得何二爷立马咽气,这种丑陋的嘴脸,真是让人厌恶不已!”

说罢他瞥了眼何珊何妙姐妹俩,颇有些嗤之以鼻,接着转头往电梯间走去。

“小杂种,你说谁呢,你给我说清楚!”何妙似乎听出了林羽话有所指,立马冲林羽怒吼了一声,接着猛地站起身,冲林羽怒气冲冲道:“小杂种,你说,你凭什么骂我?!”

“骂你?我什么时候说是骂你了?怎么,难道你承认你想让何二爷咽气,也承认你自己禽兽不如了?!”林羽冲她面带微笑的说道。

周围的一众负责人听到这话不由掩嘴偷笑,其实他们刚才也听到了何妙和何珊的话,也觉得是在咒他们的何总负责人快点死,所以心里也都对她们姐妹十分的不待见,见林羽替他们骂了出来,反倒是感觉心头无比的畅快。

何妙看到周围的人哄笑,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厉声道:“你个无父无母的小杂种,竟然敢这么骂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话音一落,她立马张牙舞爪的朝着林羽扑了过来,但是还没等冲到林羽跟前,走廊另一头立马传来一阵怒吼声,“混账!还不给我住手!”

何妙听到这个声音身子猛地一顿,接着回身一望,便看到自己的父亲正拄着拐杖,被人搀扶着朝这边走了过来,跟在他旁边的,还有几个医生。

“爸!”

何自钦眼睛猛地一睁,立马快速的跑了过去,赶紧扶住自己的父亲,急声道:“爸,您怎么来了?!”

“我儿子都快要死了,我能不过来吗?!”

何庆武说话的时候面色严峻,表情毫无波动,但是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他最疼爱的儿子现在命悬一线,他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

“您……您都知道了?!”何自钦面色一变,其实二弟受伤这件事,他特意隐瞒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就是害怕他们担心,但是没想到父亲还是知道了。

何自钦有些疑惑的扫了自己的三弟一眼,以为是三弟说的,但是何自珩立马摆摆手,脸上也满是诧异,示意他绝对没有走漏半点风声。

“你们以为我老了,不中用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吧?!告诉你们,我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何庆武冷哼了一声,显然对何自钦刻意隐瞒这件事十分的不满。

“爸,我不告诉您,其实没别的意思,只是怕您担心……”何自钦立马一低头,有些怯懦的冲父亲说道。

何自钦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害怕自己这个老子。

“爸,你来的正好,这个小杂种竟然敢打您的外孙子!”何妙看到父亲后满怀欣喜,立马跑了过来,哭诉道,“爸,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她知道,她爸可是跺一跺脚,京城都要震三震的人物,只要他爸放句话,那林羽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给我滚!”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何庆武竟然看都没看她,冷冷的冲她吼了一声,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何妙听到这话身子猛地一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无比诧异的冲自己的父亲说道:“爸,您,您说什么?”

“滚!马上滚!带上你的全家给我滚!”

何庆武头都没回,声音低沉无比。

何妙闻言目瞪口呆,接着眼眶一红,满是委屈的瘪嘴说道:“爸,您这是怎么了啊……我怎么得罪了你……”

“妙妙,行了,我们快走吧,没看到老爷子生气了吗?!”孙培杰见自己的岳父生气了,吓的浑身一哆嗦,赶紧过来拉住着妻子的手拽着她往电梯间走。

“二哥是他亲儿子,我就不是他亲女儿了吗?!”何妙抹着眼泪无比委屈的说道,心头怒火滔天,她知道她父亲偏袒他的儿子,顺带着也偏袒这个长得像他二哥的小杂种!

她对她二哥的恨意不由再次加深,恨不得她二哥现在立马断气!

“行了,小妹,没看到老爷子在气头上吗,你还在这里闹,也不看个时间场合!”何自钦立马冲自己的妹妹呵斥了一声,接着摆摆手道,“听话,你们先回去吧!”

何妙这才指了指林羽,怒声骂道:“小杂种,我跟你没完!”

说完她牵着儿子的手转身离去。

“何先生,你别见怪,我妹妹就是那么个脾气!”何自珩走过来冲林羽歉意的说了一句,“要不您也先离开……”

“何先生是我的贵客,谁敢让他走!”

已经走过去的何庆武听到这话突然回头瞪了自己的三儿子一眼,随后面色一缓,冲林羽说道:“何先生,麻烦你稍微一等,我一会儿有事要跟你说!”

“好!”

林羽微微一怔,实在有些意外,印象中这还是头一次何老爷子主动跟自己说话呢,不过他心里不由有些纳闷,不知道他叫自己留下来是做什么。

“老总负责人!”

此时先前的那个人看到何庆武后快步迎上来,啪的打了敬礼。

“总负责人好!”

其他几个人也立马跟在后面打了个敬礼,一脸的严肃。

“嗯,你们几个小子倒还是老样子!”

何庆武扫了这几个鬓角微微泛白的负责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在场的一众负责人听到他这话不由一惊,但是旋即又觉得理所当然,对于何老爷子而言,这几个负责人,确实都是毛头小子,可能这几个负责人还在他老人家手下当值呢。

那几个负责人也立马点头恭敬道,“您老也还是老当益壮!”

“自臻是为了执行任务受的伤,对吧?”何庆武浑浊的双眼突然闪过一丝哀戚,转头望向监护室内躺着一动不动的儿子,喉头不由动了动,枯瘦的手猛地抓紧了手里的拐杖。

“不错!”其中一名男子点点头,叹息道,“老总负责人,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自臻……”

何庆武摆摆手,沉声道:“我儿子顶天立地,不需要任何人照顾!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他就算粉身碎骨,那又如何!”

何庆武这话说的豪壮不已,不过他的眼中已经隐隐泛起了一层泪水。

“爸,您别着急,二弟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问题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何自钦看到父亲如此伤心,不由心中一痛,急忙宽慰他道。

“刚才我上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赵忠吉,结果我已经看过了……”

何庆武说这话的时候身子猛地打了个摆子,宛如风中的一秉残烛,随时可能会熄灭。

“您看过了?!”何自钦面色一惊,急忙问道:“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