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宁远没急着说话,冲小范秘书伸伸手,小范秘书立马拿了一个文件夹过来递到林羽的手中。

林羽好奇的接过来,接着翻开文件夹一看,见里面是一封挑战书,落款是高丽国医疗协会,该有红色的大印,同时还签有会长朴尚俞的名字。

“要对我们发起挑战?!”林羽看到挑战书里的内容不由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上次自己让崔金国代表的韩医学丢尽了脸面,高丽国医学协会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看来他们见无法招安自己,便想到了上门挑战这招,意图把面子找回去。

“不错,时间定在了年后,说是由高丽国医圣朴尚俞亲自出马,看来他们这次是来势汹汹啊!”郝宁远面色凝重的说道。

他知道,其实之所以这么早就下了战书,高丽国方面主要是想提前造势,好让两个国家,甚至世界上的人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为的就是要让中医颜面扫地,显然他们这次是抱着极大的信心来挑战的。

林羽看着挑战书上翻译成中文的内容细细的沉思了一番,没有说话。

“怎么样,小何,有信心吗?”郝宁远笑着望着林羽问道。

“这个,我不敢说……”林羽笑着摇了摇头,出于一贯谨慎谦虚的态度,他没敢一口咬死。

毕竟中医博大精深,虽然他的祖上学识通贯古今,但是也难免有涉猎不到的地方,所以他不敢轻易的夸下海口。

“不管有没有把握,你可都得应战啊,人家这上面可是点名要你出战啊。”郝宁远笑呵呵的说道,说实话,他对于林羽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你也不要太有压力,毕竟时间还早,还可以准备准备。”

“我尽力吧。”林羽突然想起流落到朴尚俞手里的天圣铜人,眼神不由变得犀利起来,这次挑战,无论如何他也要全力以赴,争取把国宝赢回来。

“还有一件事!”

郝宁远再次让小范秘书递给林羽一叠文件。

林羽赶紧接过来一看,惊讶道:“您这是要成立中医协会?”

“不错!”

郝宁远点点头笑道,“虽然现在我们不缺少个人或地方组织的中医协会,但是并没有全国性的中医协会,所以我便想要建立一个,前几天我已经请示过了,上面已经批示了,嘱咐我一定要大力支持中医的发展,官家拨助的专项资金很快也会到账。”

林羽一听顿时激动不已,这样的话那就是对中医极大的肯定啊,而且能够极大的调动年轻一辈学习中医的积极性,那中医的发展必将掀开一个新的篇章,中医的复兴定然也会指日可待!

“我代表中医感谢您!”

林羽猛然起身,郑重的冲郝宁远回鞠了一躬。

“哎呀,何医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为中医贡献我的一份力量,这不也是我应该做的嘛。”郝宁远笑呵呵的说道,“至于这第一届的中医协会会长,我推举你来担任。”

“啊?”

林羽微微一怔,急忙推脱道,“这可使不得,我来当难以服众啊!”

既然是这么一个医疗协会,林羽知道自己的身份。

“有我支持你,谁敢不服?!”郝宁远一挺胸膛,气势威严道。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再次感谢您对中医所做出的一切!”林羽恭敬的说道。

从卫生管理组织出来之后,林羽还未从刚才的喜悦中走脱出来,虽然这次中医协会的成立,也不能说是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他就好似厚厚的云层中奋力照出的那一束亮光,让人看到了希望。

中医的振兴任重而道远,但是他会一直坚定的走下去。

“家荣,晚上一会儿陪我去买菜吧!”叶清眉见林羽回来了,捏了捏酸痛的肩膀说道,“家里没多少菜了。”

林羽主动走到她身后帮她按起了肩头,他娴熟的手法配上体内灵力的渡入,叶清眉顿时感觉浑身的疲劳一扫而空。

“好啊,晚上你和颜姐想吃什么?”林羽笑着问道。

“你颜姐不回来吃了,说晚上医院要接待什么高丽国外宾,把她也给叫过去了。”叶清眉说道。

“高丽国外宾?”林羽皱了皱眉头,听到“高丽国”这两个字就有些厌烦。

其实在医疗技术代表巅峰的京城,各国的医学专家过来参观学习是十分常见的,瑞典、英格兰等国也有很多医学专家在京城的医院随处可见,林羽对此并不排斥,中西医交流,对医学界是个好事,但是林羽偏偏讨厌高丽国,讨厌这些无耻小人!

“她去下馆子,凭什么我们就要在家里吃啊,走,学姐,我也请你下馆子去。”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那多麻烦,在家里吃点就得了,我减肥……”叶清眉摇摇头说道。

“学姐,你都这么瘦了,还减什么啊,我看着都心疼!”林羽手轻轻地放在叶清眉纤细的后背上。

叶清眉面色不由微微泛红,心头不由一荡,想起昨天林羽窒息时她帮林羽做人工呼吸的事情,脸就红的更厉害了。

晚上林羽果真要带着叶清眉和窦辛夷出去吃饭,给江颜打电话的时候,江颜得知他们也要出来,便强烈要求他们来自己医院所在的饭店,林羽便答应了下来。

因为京大一院这次接待的外宾是来医院考察投资的,所以他们的接待规格很高,将酒店定在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林羽带着叶清眉和窦辛夷到达之后江颜他们医院的人还没到。

“来,学姐,辛夷,尽管点,想吃什么点什么!”林羽把菜单推给她们,豪爽道。

“来一份龙虾汤东星斑,一份伙食海神,一份鹅肝……”

叶清眉和窦辛夷两个人低头商量着点菜,现在的林羽对她们俩而言就是大款,所以她们俩点菜的时候毫不客气。

这时林羽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袭来,随后一个靓丽的身影便踩着高跟鞋走到了林羽身后,一双玉手在他肩膀上捏了捏,温柔的声音传来,“怎么样,今天累不累?”

“还行,左边点,哎,对,右边点……”

林羽自然知道是江颜,闭着眼昂着头,故意显摆的冲江颜发号着施令,江颜很顺从的在他肩头捏来捏去。

“行了,颜颜,你别惯他了!”叶清眉白了林羽一眼。

“就是,师母,我师父这人越惯越完!”窦辛夷哼了声,也打趣的说道。

“那我就惯他一辈子呗……”江颜柔情似水的说道。

“江颜!赶紧的!”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朝这边扫了一眼,沉声冲江颜喊了一声。

“好的,马上到!”江颜赶紧抬头应道,随后低头冲林羽他们说道,“你们先吃,我就在里面的包间,一会儿就过来!”

她之所以让林羽他们来这边的酒店,就是想要敬完酒后过来找他们吃饭。

其实她们医院定的桌虽然是包间,但也不过是多了一道镂空的屏风而已,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的人,听到他们的交谈之声。

他们医院一共定了三张桌子,连同外宾,总共有二三十号人。

江颜进去后跟一个女同事一起坐到了最外围的一张桌子上,最主要的外宾则坐到了中间的桌子上,陪同他们的是几个医院里主管后勤和外联部的几个领导。

刚才催促江颜赶紧过来的,正是外联部的负责人齐守义。

几个来投资考察的高丽国人是高丽国最大的医疗器械公司的高层领导,年龄都在四十岁左右,举手投足间满脸的优越感。

他们之所以这么傲气,是因为这次投资的金额是以亿为单位计的,京大一院自然得好生招待着。

齐守义陪着他们几个喝了几杯酒后,坐在最中间的一个叫邱在中的会长在江颜完美的身材上扫了一眼,拽了拽自己脖子前的领带,冲齐守义说道:“齐负责人,你们医院接待外宾,连个敬酒的美女都没有,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啊,有,当然有!”

齐守义早就注意到了邱在中的眼神,赶紧转身冲江颜说道:“江颜,还不赶紧过来陪邱会长喝一杯!”

身为外联部的负责人,他自然知道美女对于谈生意的作用,这也是他为什么死活要把江颜叫来的原因,因为放眼整个京大一院,江颜都是那个最瞩目的存在。

江颜微微一怔,因为齐守义早就跟她打过招呼,所以她也没有犹豫,端着酒起身走过来,冲邱在中说道,“邱会长,我敬您一杯!”

说完江颜轻轻的把杯子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呵呵,怎么,这位大美女跟我喝酒杯子都不干,是看不起我吗?”邱在中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跟我们会长喝酒,还没有人敢不干杯呢,你给我全部喝了!”

邱在中身旁的一个助理冷声指着江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