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千影的房间很大,布置很温馨,跟那些将屋子装饰成红色、粉色色调的女生不同,她的屋子从窗台、化妆桌到床,整个都是白色加淡绿色的基调,看起来简单大方,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我需要洗……洗个澡吗?”

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关上门的刹那,李千影的脸上还是不由的发红。

毕竟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这样,多少有些难为情。

“不用了,躺下就好,全身放轻松!”

林羽听到李千影的话,感觉空气中的氛围有些异样,也不由紧张了起来,但还是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不过他没敢转头看李千影,只是低着头自顾自的摆弄着针盒里的银针,缓解自己的局促。

李千影点点头,随后缓缓的将衣服脱掉。

林羽很快取出银针,走到她身旁,面色也陡然间变得严肃起来,依据上次归藏八卦的阵型再次在李千影身上针灸了起来。

起初他神色还是十分淡然,但是扎到李千影穴位的时候,他示意李千影将腿伸直,随后他脸上不由再次感到一阵火烧般的感觉,拿针的手不由微微颤抖,不过很快便屏息凝神,重新调整好了状态。

李千影反倒面色坦然。

对于她而言,能跟林羽待在一起便是幸福的,不管以何种方式。

因为李千影这次与上次濒死前的情况不一样,所以林羽这一套针法完成的也早,不出二十分钟,他便把针收了起来,随后笑道:“可以了。”

“啊?这么快啊!”

李千影此时正在回味着自己与林羽从飞机到酒吧相遇时的一幕幕情形,一下被林羽的话把思绪拉了回来,颇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么快便结束了。

“你的体质继续这么保持下去,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过三个周我再帮你施针一次,记住,要注意饮食健康,多运动,记得保暖。”林羽冲她笑着嘱咐了一句,随后赶紧开开门走了出去,好让她穿衣服。

李千影望着他的身影不由有些失落,忍不住撅了噘嘴,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差劲吗?

其实林羽是不敢看,出门之后他的心也不由噗噗狂跳。

从李家出来之后,林羽便直接回了医馆。

“家荣,你刚才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叶清眉正在药房里挑拣药材,看到林羽后她探头出来纳闷的问了一句。

“奥,我刚才想让你去李家帮我来着,距离上次给李小姐施针已经很久了,我想再给她施一次。”

林羽一边说一边拿着医药盒进了药房。

“不好意思,我手机刚才没电了,那要不我现在跟你过去?”叶清眉冲他问道。

“不用了,我已经给她施完了。”林羽随口答道,把药盒里的药挑拣了一些拿出来。

“施……施完了?”

叶清眉身子猛地一怔,满脸惊讶的望着林羽,“怎么施的?他们家有人会认穴吗?还是说你……”

林羽这时心里猛地一沉,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心跳不由陡然间加快了起来,不过他还是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说道:“奥,我自己来的,上次因为闭着眼,感知太差,以气运针特别吃力,所以才内伤到吐血,这次便谨慎了一些,没敢再冒险。”

林羽睁眼说着瞎话,其实这次施针的难度压根没有上次那么大。

“奥。”叶清眉见他这么说,不由理解的点了点头,接着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低声冲林羽嘱咐道:“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要跟颜颜说啊,要是被颜颜知道你看过李家大小姐的身子,以她的脾气,后果不堪设想……”

她的语气中满是担忧与关切,非常的替林羽着想。

看看!

这就是他的学姐!处处为他考虑的学姐!

林羽感动的都快要哭了,眼含热泪的冲叶清眉点点头,郑重道:“我本来想坦白的,但是这次我听你的,学姐。”

没过几天便是冬至,这天叶清眉特地提前回家包了饺子,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虽然温馨,但是相比较往年一家人在一起的情形,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江颜吃过饭便给家里挂去了视频,江敬仁和李秀琴也包的饺子,特地把秦秀岚和佳佳叫了过去。

“你们在京城过的怎么样啊,吃饭还习惯吗……”

“孩子们,现在天冷了,记得多穿点衣服啊……”

“家荣,你的棋艺怎么样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杀遍小区无敌手……”

“阿姨,叔叔,你们在那边要保重哦!”

听着电话那头一声声的问候,林羽心头感觉酸酸的,自己现在也算是在京城站稳脚跟了,回头买个房子,等老丈人和丈母娘退休后就把他们接过来。

元旦前一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林羽正在医馆里坐诊,韩冰突然赶了过来,没有说话,冲林羽招了招手。

林羽见状心头一动,赶紧让窦辛夷替他坐诊,走过来面色凝重的冲韩冰说道:“怎么了,那个会玄术的杀人凶手抓到了?”

“没有。”韩冰摇摇头。

“没有?”林羽眉头一皱,“没有你冲我招什么手啊?”

“我叫你走啊,今天是由老爷子的八十六岁大寿,你忘记了吗?”韩冰纳闷道,“你不是答应了要去参加的吗?”

“对,对!”

林羽这才想起来,赶紧拿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棵野山参随着韩冰赶往了由老爷子的寿宴。

因为老爷子不喜欢去酒店,所以寿宴便选在了家里,还没到由会堂家,林羽老远便见由会堂家大门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圆桌,总共有二三十桌,显然是打算在外面过寿宴。

好在今天天气晴朗,没有风,在外面吃饭倒是也不太冷。

不过圆桌的外围还是用防风布围了起来,以达到保温的效果。

此时圆桌外面一多半已经坐满了人,正磕着瓜子喝着茶水聊天谈论着什么。

林羽注意到一点,这些人坐着的时候腰杆基本都挺得笔直,而且这么多人在嗑瓜子,地面上却非常的干净,没有一丝一毫的瓜子皮,显然是长期自律的人。

而林羽随意的瞥了一眼,竟然从角落一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张奕鸿!

林羽冷笑一声,果然,他今天也来了。

不过张奕鸿只顾着跟他的同事们说话,并没有注意到林羽他们。

韩冰和林羽下车后径直走到了由家的大院里,此时由老爷子正穿着一身红色的唐装,躺在院子的躺椅上笑呵呵的接受着几个小孩的磕头拜寿。

“祝祖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几个小孩有大有小,奶声奶气的说道。

“好,好!”

由会堂笑呵呵的把手里几十个红包全塞给了几个重孙子。

“由老爷子,祝您老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我代表信息搜集部给您祝寿来了,我们长官让我给您问好,他因为工作原因来不了,希望您老别介意!”韩冰赶紧给老爷子拜寿。

由会堂笑呵呵的点点头,说道:“好,好啊,好!”

“爸,人家是信息搜集部!”

由贵江有些无奈的冲父亲笑了笑,赶紧接过林羽和韩冰的贺礼,笑道:“对不起,老爷子耳朵不太好,今天在家门口办宴,委实有点寒酸了,还请二位见谅。”

没办法,这是由会堂的意思,他也不敢忤逆,毕竟是老爷子最后一个寿宴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叹了口气,冲林羽感激道:“何医生,多谢您的汤药啊,如果不是您,我父亲根本撑不到这天。”

虽然今日的父亲有些消瘦,但是面色很红润,精神状态很好。

“您太客气了。”林羽笑着冲他摆了摆手,“是老爷子洪福齐天。”

“我专门给信息搜集部留了位子,二位请先过去就坐,我一会儿就出来。”由贵江赶紧伸着手说道。

林羽和韩冰出了门口,便看到在中间有一张,写着信息搜集部牌子的桌子,二人径直走过去坐了下来。

不只是他们,其他桌子上也放了牌子,写有大家送的各种字样,不过各部门来的人都不算多。

“这小子竟然也在?”

张奕鸿不经意间回身一瞥,便发现了林羽。

“怎么,你朋友啊?”其他人冲张奕鸿询问道。

“没有!”张奕鸿想起那天林羽的话,不由心里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