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子看到林羽后面色剧变,满是惊骇之色,怎么也没想到林羽竟然也在这里。

他眼睛滴溜一转,二话没说猛地把李千影抛向了林羽,随后迅速转身,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林羽右手一把揽住李千影的腰,同时左手已经多了一根银针,身子一转,将李千影身上的力道卸掉,牢牢抱在怀里,与此同时左手一弹,银针闪电般飞出,寒光一闪,便没入了玄清子的左腿弯儿。

玄清子此时已经跑到了院子里,只感觉左腿一疼,一软,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巨大的惯性推着他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噗通一声栽到了假山下面的水池里。

“千影!”

关晓珍吓得惊叫一声,一步跨到林羽跟前将李千影抱住,怒声冲林羽说道:“你做什么?!”

“伯母,我什么也没做啊,是他把李小姐扔到我怀里的。”林羽有些无奈的笑道。

关晓珍微微一怔,板起脸没搭理林羽,抱着李千影扶到了沙发上。

“大师,大师,你没事吧!”

杜夫人听到玄清子落水的声音第一时间跑了出去。

“噗!噗……”

玄清子刚才落水的时候呛了好几口水,满是狼狈的瘸着一条腿从水池子里爬了出来。

杜夫人赶紧跑过去扶住他,见他身上湿漉漉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情,跟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走,快去开车,走!”

玄清子见自己左腿用不上劲儿,便叫着杜夫人往外走,想开车逃跑。

“大师,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害怕啊?”杜夫人不由有些纳闷,这玄清子见了林羽怎么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

“玄清子大师,这么着急走干什么啊?”

没等玄清子开口,林羽背着手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玄清子看到林羽脸上的笑容,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想起他师兄玄震被林羽虐的体无完肤的样子,他心里惊慌不已,一把甩开杜夫人,转头就瘸着腿往外跑。

虽然他一条腿用不上力,但是速度还是比平常人快,不过对林羽而言便太慢了,林羽稍微加速便冲到了他身后,一脚踹在了他屁股上。

玄清子顿时一个狗啃泥抢到了地上,脸与坚硬的地面瞬间来了个亲密接触,额头和鼻子顿时满头鲜血。

“哎呦……哎呦,杀人了!杀人了!”

他自知逃不出林羽的手心,索性捂着脸躺在地上装起了死。

“你做什么?!”

杜夫人冲过来狠狠的推了林羽一把,冷声道:“你凭什么打人?!”

“对,你为什么打人?!”

关晓珍也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怒声质问林羽道:“你知道这是在哪里吗?这是我家!”

“夫人,出什么事了?!”

这时院子四周的保镖也都迅速的跑了进来,足足有七八个之众。

“这个人随意打人,给我把他抓起来,报警!”

关晓珍冷声道。

“不用报警,我表弟在公安部任职,他就住在附近,我这就打电话把他叫过来!”

杜夫人也怒气冲冲的说道,说着便掏出手机打给了她表弟。

林羽也没阻止,冲几个保镖摆摆手,沉声道:“你们不用动手,我不会走,不瞒你们说,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玄术大师,他是个恶贯满盈的通缉犯!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他记得听韩冰亲口说过的,这玄清子属于信息搜集部的重大通缉犯之一。

关晓珍和杜夫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互相看了一眼。

“不可能!你这是污蔑!”

杜夫人怒气冲冲的指着林羽说道:“这是位德高望重的风水大师,怎么可能会是通缉犯?!”

“你不是打电话给你表弟了吗,一会儿他来了让他查查不就行了。”林羽不以为意的说道。

说着他给韩冰发了个短信,告知她自己已经抓到了玄清子,让她派人来抓走这老小子。

虽说杜夫人已经报了警,但是他害怕普通的巡查人员制不住他,半路再被他跑了。

韩冰很快回了短信,说她在外地,会派自己的手下过去,让林羽先帮忙把人控制住。

“你们别听他胡说,这小子练的是巫术,明明是他害了很多人,反而在这里倒打一耙,我以前跟几个正道之人收拾过他,所以他一直怀恨在心!”

玄清子眼睛滴溜一转,立马编了个谎。

“好啊,你竟然恶人先告状,看一会儿巡查人员来了怎么收拾你!”杜夫人望着林羽冷冷道。

她打心眼里不相信玄清子是通缉犯,毕竟她还要跟玄清子一起合谋骗李家的股份呢。

“你们给我盯着他,如果他有异动,立马把他制住!”关晓珍也立马冲一种保镖吩咐道。

几个保镖一听顿时谨慎了起来,领头的保镖掏出一副手铐冲了林羽,如临大敌道:“你要是不想我们动手,就乖乖把手铐戴上,等巡查人员来!”

“好。”林羽也没拒绝,任他将自己的双手铐在了背后,反正这副手铐对他而言形同虚设。

“杜夫人,这小子跟我有仇,说不定想会伺机报复我,我们还是先走吧。”玄清子冲杜夫人使了个眼色,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

有李家的保镖阻拦着林羽,他倒是有逃走的希望。

“玄清子大师,您不能走啊,您还没帮小女驱除邪崇呢。”关晓珍立马急了,“您放心,在我李家,我绝不会让您出任何意外!”

玄清子顿时苦不堪言,有个毛的邪崇啊,自己只是想趁机占李千影的便宜而已。

“是啊,大师,咱不用怕他,我表弟一会儿带人就来了!”杜夫人也安慰了他一句,她还想着今天趁热打铁,把股份的事给落实了呢。

玄清子心里暗骂了一声,心想巡查人员来了老子更跑不了了。

他懒得理这两个女人,摸了摸发麻的左腿,准备再次逃跑,结果这时杜夫人的表弟带了七八个巡查人员匆匆的赶了过来。

玄清子面色一变,立马躲到了杜夫人的身后。

“表姐,怎么回事?谁杀人了?!”

领头的一个黑瘦男子沉着脸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他,就是他!”杜夫人指着林羽冷声道,“他无缘无故的出手伤人,要不是我们阻止,我朋友可能已经丧命在他手里了!”

她故意把事情说的夸张了一些。

“给我逮起来!”黑瘦男子瞥了眼林羽,冷声道。

“你们不应该抓我,而应该去抓他,这穿长袍的小子是个重刑通缉犯!”林羽急声道。

黑瘦男子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转头望向玄清子,皱着眉头打量了他一番。

“表弟,你别听他胡说,这是我朋友!”杜夫人立马反驳道。

“是不是你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林羽沉声问道,“他叫玄清子!”

“小张,赶紧打电话给档案科打电话,查查是不是有这么个人!”黑瘦男子谨慎起见,冲身边的一个小巡查人员吩咐了一声。

小巡查人员掏出手机给玄清子拍了一张照片,随后便给档案科传了过去。

“你们别听这小子胡说,他才是通缉犯!”

玄清子说话的时候心虚不已,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自己受伤的左腿,想把银针拔出来趁早逃走。

“报告吴督察!档案部那边回话,通缉令里没有这个人!”

刚才的小巡查人员接到回复后立马汇报道。

“小兔崽子,敢骗我,给我把他抓你们局去!”吴督察一听这话顿时勃然大怒,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

“没有?!”

林羽大感意外,不应该啊?莫非信息搜集部的通缉档案跟公安部的通缉档案不是一体的?!

“怎么样,被戳穿了吧!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杜夫人气势汹汹的说道,心里不由长出了口气。

“何先生,真没想到,你人品这么差!亏我女儿还把你当朋友,你就是这么对朋友的?!”

关晓珍对林羽也是又怒又恨,他竟然污蔑唯一能救她女儿的人,可见这人心地多险恶!

玄清子一听这话立马喜出望外,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没上公安部的通缉令,顿时来了底气,指着林羽骂道:“我就说了他污蔑老子吧!大家注意,这小子不是常人,身手过人,而且会巫术,我建议立马将他击毙!”

他恨不得林羽立马死在他面前,以解他心头之患。

几个巡查人员闻言顿时谨慎了起来,“哗啦哗啦”掏出了手枪,对准林羽,冷声道:“小子,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否则我们立马让你变成筛子!”

玄清子看到这种场面,嘴角顿时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这时院子外面突然疾驰过来几辆黑色的轿车,接着车上下来十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领头的是一个脸部轮廓分明,留着短发的男子,穿着一件发亮的皮夹克,看到吴督察等人正拿枪对着林羽,面色一狞,怒呵道:“给我把枪放下!”

林羽看到这帮人,面色顿时一喜,知道多半是信息搜集部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

吴督察看到短发男等人后不由满是敌意,冷声道。

“我们是什么人你无权得知,立马把人放了!”短发男沉声呵道。

“我无权得知,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吴督察昂着头,神情颇有些狂傲,“京城警务督察科吴奎贤!”

他特地加重了“警务督察科”几个字的音量,以凸显自己的身份。

“这么大的官,也敢在我面前显摆!”

谁知短发男听到他这话之后不禁没有害怕,反而嗤笑一声。